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灵气浩瀚
    那枚碎星印记,越过条条雷霆神电,飞向巨尸腰腹丹田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印记如星,一落入其中,聂天的精魂就自然生出感应。
      巨尸,确实存在着丹田灵海!
      浩浩荡荡的能量潮汐,在其丹田灵海汹涌而动,其蕴藏着的能量,以天地灵气为主,并混杂着诸多怪异能量。
      那是,一片仿佛无垠的能量海洋!
      仅一霎,这枚碎星印记,似被那片能量海的力量排斥,又被挤了出去。
      碎星印记一闪,很快又再一次,出现于游奇邈、韩清处。
      聂天的一缕精魂,从中浮露,“你们的猜测是对的,他……真的有丹田灵海。而且,那丹田灵海并没有随着他的死亡,而缓缓耗尽力量。我先前的魂念,只在里面停留一霎,所能感受的能量,已……”
      “什么?”韩清奇道。
      “说起来有些惊人,我感觉那丹田灵海内,所含的能量,抵得上被撕裂巨兽掌控的浮陆。”聂天道。
      “浮陆?他的丹田灵海,所藏的力量,比得上超大型域界——浮陆?”游奇邈瞠目结舌,“聂天,你没有搞错吧?浮陆,碎灭战场,这类被星空巨兽潜隐的超大型域界,在人界、灵界都是极其稀罕之物啊!”
      “你们或许没在意,你们穿透的能量层,那浓郁的能量,应该就是从他丹田灵海泄露。”聂天解释,“按道理来说,人族的炼气士死亡,魂飞魄散了,丹田灵海的力量,终究将会散尽,而且会很快。”
      “取之天地,还之天地,说的就是人族炼气士了。”
      “他死亡以后,丹田灵海内的能量,虽然也消散了,可速度极其缓慢。那些从其丹田灵海流逸的能量,不知道怎么回事,又凝做一层能量膜,保护着它,隔绝着地底和中州域地表的连接。”
      “如果,其丹田灵海的所有能量,都散尽,那中州域怕是能在短时间,成就为一新的神奇域界!”
      想到这里,聂天都暗暗激动。
      游奇邈和韩清,更是眼睛一亮。
      天地能量,能造就出一切,各类天材地宝,灵丹妙药,都能通过丰沛的天地能量孕育而出。
      不久前,浮陆开启,依附于聂天的众强进入,就像是踏入神奇宝地,收获的盆满钵满。
      中州域,若能得到那巨尸丹田的所有能量注入,也会发生奇变,山川、湖泊、沼泽、森林,都将产生质变。
      兴许,灵界的各方域界枯竭而亡了,中州域还能反其道而行,大放异彩。
      “其他不说,既然他丹田灵海蕴满能量,那么,他就是人了?”游奇邈思索着,眸中放光,“中州域,又是人族的起源地。那,我们和他,会不会?”
  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们是他缔造的?就如生命古树,将木族造就?如天魂大尊,将邪冥族造就?”聂天一震。
      “可他,明明是死的啊!”韩清惊叫。
  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游奇邈眯着眼,深深凝视着巨尸,“或许,他是在造就人族之后,力量耗尽,或出了什么变故,才走向死亡呢?他如果是我们的缔造者,那么他至少是和生命古树一个等阶的存在,那么他想要蒙蔽生命古树,让生命古树探寻不出,也是合理的。”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也在此刻,另外一枚碎星印记,沉落向巨尸的眉心。
      印记一闪而入,可本该有的灵魂识海,则是空旷,虚无,没一丝残魂、意念。
      “魂魄,该是消散了。”聂天暗自想,“要么是魂飞魄散,要么……会不会离体了?就像是我的灵魂,从识海飞走,去了别处?”
      此念一起,他顿时一惊。
      第三枚碎星印记,“哧”的一些,朝着巨尸胸腔而入。
      胸腔处,那金灿灿的护心甲,金色神辉璀璨。
      金色辉芒,并没有攻击碎星印记,但那枚印记,也无法透过护心甲,查看这巨型人尸的心脏,看到心脏的细微状况。
      丹田,识海,心脏,可谓是人族族人至关重要的部位。
      丹田为灵力,各属性能量的源泉,识海,为灵魂的藏身之地,心脏,则是为躯身提供生机。
      对人族来说,心脏反而次于丹田和识海,不如异族那般重要。
      可那金灿灿的护心甲,还是庇护着心脏,令他免受额外伤害。
      三枚碎星印记,终再次汇聚。
      聂天的精魂,重新融为一体,再成那道灵魂虚影。
      “他的心脏,我无法探察,丹田灵海蕴满各类能量,识海,则是空空无也。”他的这道灵魂虚影,向游奇邈、韩清解释。
      同时,他的本体,也在中州域外,为董丽等人解惑。
      所说的话语,一模一样。
      木族的原木大尊,如青松笔直而立,一双绿幽幽的眼瞳,深处浮现的,赫然乃是生命古树的影像。
      生命古树,显然在密切地,关注着这边的一举一动。
      “巨尸,可能是人族,有丹田灵海,有识海。其丹田灵海的能量,无穷无尽,堪比超大型域界,亿万年的积蓄!”
      “我们,难道是他缔造的?”
      “他,又是从何而来?”
      更多的疑惑,纷至沓来,令董丽、尹行天一行人,不断热议着,却始终找不到答案。
      原木大尊则是始终沉默。
      “有人来了!”突然,赵山陵眉梢一动,变色道:“我封闭的空间阵法,竟被人为破开!”
      “谁?”聂天喝道。
      “不知。”赵山陵摇头,“能破开我的阵法,从大荒域抵达中州域者,必然精通空间力量。姬前辈人在这里,玄光羽……似乎又死了。那么,会是……”
      “裴师姐。”聂天忽松了一口气。
      他已经嗅到裴琦琦的气息。
      一条空间缝隙,就在众人之间裂开,消失了一阵子的裴琦琦,翩然而至,“你们为何都在这里?”
      “裴师姐,你?”聂天脸色一沉,“你的情况不太对!你的气血,衰败的厉害,你受了伤?是谁,是谁伤了你?”
      在别人眼中,裴琦琦只是面容略白,看不出她气血的异常。
      可聂天,曾经耗费一滴滴生命精血,助其淬炼躯体,令穴窍内的空间,一片片开辟。
      这让他对裴琦琦的气血动向,无比的敏锐,一眼就能看出,裴琦琦是经历过一场大战,且受了伤以后,才踏入中州域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ps:抱歉,今天就一章了,最近三天,夜夜失眠,缺觉,犯困,脑子混沌,真的是没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