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族变
    虚空灵族血脉极为特殊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的空间血脉觉醒后,浑身穴窍,都能用来储备血之精气。
  
      她的血之精气,含有空间玄奥,能够令一个个穴窍,如丹田灵海般,开辟出空间来,容纳更多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她的空间血力,分散在众多穴窍,而非血液和心脏。
  
      聂天当年借助一滴滴生命精血,帮助她将穴窍内空间,一一拓展开来,助其能储备更多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此刻聂天暗自感应,居然发现她的穴窍,似处于封闭状态。
  
      她心脏,躯身内,依然还有血肉精气,但是远不如和聂天道别时。
  
      她体内,至少九层的血肉力量,都在浑身穴窍。
  
      穴窍的封闭,意味着,她恐怕很难动用虚空灵族的血脉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眼瞳中,一道精芒闪过。
  
      他清清楚楚地看到,裴琦琦的丹田灵海,灵气依然氤氲浩淼,而且裴琦琦的灵魂识海,魂力也是依旧。
  
      “识海,丹田,乃人族修行之道。心脏为异族关键,而虚空灵族的血脉玄奥,则是穴窍。”聂天自语,“穴窍,既是储备血肉精气之处,也是激发空间血脉的关键。你的穴窍,为何会被封闭?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是被生父裴御空,从浮陆接走,要去虚空乱流域深处,接受虚空灵族的传承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,裴琦琦穴窍竟然封闭,还被人重创……
  
      “同族,内乱!”
  
      一霎后,聂天便猛地反应过来,“你父亲呢?我听撕裂巨兽说过,你父亲的状况很不妙。他能成为虚空灵族的族长,也一路荆棘。他接引你离开,让你得到虚空灵族的血脉传承,扶植你成为新族长,可是遇到了什么阻力?”
  
      众人目光,齐齐汇聚到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聂天祭出的星辰神域,星辰时而璀璨,时而暗淡。
  
      其星辰分魂,也分明萎靡。
  
      这意味着,因三枚碎星印记还在下方,因聂天的星辰分魂,需要沟通逸入的魂念,始终在消耗着魂力。
  
      “我父亲,令我得到虚空灵族的血脉传承,仅存不多的力量,几乎耗尽。”裴琦琦神色漠然,“推举我,替代他成为虚空灵族族长时,遭到了强力反对。我父亲,在族中内战中而亡,他临死前,送我重返人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回归人界后,依然遭受几位族人的追杀,通过界宇棱晶,不断进行空间穿梭,抵达大荒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是知道你,还有叶老,都是这里,才特意寻来。”
  
      叶文翰暴喝:“虚空灵族?就算是他们,也绝不能在我们人界乱来!我倒是没有想到,你的消失,居然是因为虚空灵族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脸色,也渐渐阴冷,“是整个虚空灵族,要对付你?这个种族,是什么实力层次,比墟界的三大奇族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对付我的,只是其中的至强者,他在我父亲重创,就要死亡时,理所当然地认为,他会成为虚空灵族的新族长。”裴琦琦解释,“他没有料到,我父亲会在临死前,忽然消失了一阵子。等我父亲再回来时,身边忽然多了一个我这样的女儿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父亲,让我接受传承,要扶植我成为新任族长,才激发矛盾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道出其中的隐情。
  
      在场的都是成精的老妖,她这么一说,众人全都明白了。
  
      “虚空灵族,精通空间力量,血脉奥妙无穷。”执掌着虚灵塔的赵山陵,脸色一沉,突然道:“你能勒破大荒域的空间秘阵,能从大荒域抵达中州域,那虚空灵族的族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,不必通过大荒域,只要知道裴小姐来中州域了,就能找来。”木族的原木大尊,忽然开口:“虚空灵族的族人,或许是真正能够,以最轻松姿态,来往三界的奇族。墟界,人界和灵界,都曾经有他们出没的影迹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事实上,极早之前,灵界和人界的诸多域界通道,空间缝隙,不少都是他们造就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?”聂天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嗯,那时人族尚未崛起,各族的强者,付出一定的代价,足够多的空间灵材,就能够请动他们,去造就域界之门。”原木大尊点了点头,“你应该也清楚,他们和墟界三大奇族,曾闹翻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墟界三大奇族,还追杀过他们一段时间。在那段时间,他们除了漂泊在虚空乱流地,还在灵界活动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族,曾有这方面的记载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的语调,骤然一变。
  
      他眼瞳深处,生命古树的影像,无比地清晰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聂天突然就知道,和他进行对话的,不再是原木大尊,而是第三代生命古树!
  
      “地底,那巨型人尸的来历,还没有弄清楚。那片苍茫空间,还充盈着可观的能量,下方的奥妙,需要时间才能解开。”
  
      生命古树说,“在这个期间,虚空灵族的族人,尽量别让他们久留中州域。他们,对独特的异空间,血脉天生敏感。只要是十阶血脉的虚空灵族族人,长时间逗留中州域,定能知晓地底的古怪。”
  
      “给他们知道了,他们要是有心,三界各族族人,都可能知道中州域地底异状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就有麻烦了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地底,有什么?”裴琦琦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穴窍,被封闭,空间血脉的威力,被大幅度消弱了。”聂天眉头一皱,突然又眼睛明亮,“以你的血脉力量,加界宇棱晶,或许能找到一条出路,进出那片空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在接受虚空灵族血脉传承时,被那人暗算,穴窍闭合。”裴琦琦眼神一黯,“我试了很多办法,都无法打破封闭的穴窍,令空间血脉复苏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能,我或许可以试试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身形一震,轻声道:“我来,其实最主要的,也是希望通过你,看能否破掉穴窍封禁。”
  
      空间血脉不能动用,她的战力消减大半。
  
      这,就是她回归人界后,困难重重,还被人打伤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她重伤时,脑海所想的就是聂天,她坚信聂天的生命血脉,能帮助她解除封禁,她不能破开的,聂天定然可以!
  
      她恐怕是天地间,对聂天的生命血脉,最熟悉的人。
  
      她,本身也是生命血脉受益者!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