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追杀者
    
  
      灵界,木族主域星空。收藏本站
  
      一米粒大小的光点,急剧膨胀着,扩为一条流光溢彩的甬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一道接着一道,共四位衣衫华丽,面容精美的男女,鱼贯而出。
  
      四人都有着湛蓝色的头发,眸如蓝晶,衣角有一缕缕光芒,宛如空间利刃。
  
      在那条敞开的甬道中,能看到有一条条银界蛇,试图穿越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灵界。”
  
      为首的男子,眯着眼,四处张望了一下,说道:“她应该逃亡到这里了,我们分散开来,一个个域界搜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其余三人点头。
  
      星空中,层层叠叠的空间波纹凭空出现。
  
      四位从空间乱流而来的虚空灵族族人,动用血脉秘术,令浩瀚无际的灵界,像是成为铺展在他们面前的一幕幕画卷。
  
      他们,以空间血脉,似在不同画卷中穿梭。
  
      魔域,冥域,木族主域,古灵族的一个个域界,都时而有空间缝隙绽裂,又骤然消逝。
  
      灵界广袤无垠,然后在虚空灵族族人眼中,再辽阔的域界天地,只要能动用空间血脉,都只是一瞬而至。
  
      天大地大,除了精通空间力量者,亦或者少数一些,能令空间都凝固的强者,他们不惧任何人。
  
      大不了,缩回空间乱流域便是。
  
      “六大魔域,残存的妖魔族族人,竟然被阎魔大尊收服。那位阎魔大尊,不是应该在灭星海战斗吗,为何突然来此?”
  
      “冥域,居然生出如此异变!五大域界,环绕着冥域,彼此以冥气溪河贯通!”
  
      “虚空灵族!”
  
      冥域本土,一位虚空灵族女性族人,从一道空间缝隙闪烁而出时,骤然惊动了恐惧邪神。
  
      恐惧邪神怒声咆哮,他藏身的域界深处,忽有滚涌的冥气疯狂的提炼,聚为一杆清濛的长枪。
  
      长枪,缭绕着恐惧力量,绽放出绚烂的光辉,条条气血还在衍化着种种灵魂精妙。
  
      这方天地,凌迟众生的魂力,随着长枪的出现,居然形成一张网。
  
      连空间,都差点被魂网捆住。
  
      “墟界,冥魂族逝去的恐惧大尊!”
  
      流光溢彩的空间缝隙处,那位虚空灵族的女性族人,骇然失色,连忙尖叫道:“我们只是来搜寻我族的一位混血族人,无意打搅前辈的静修!我们也没有料到,即将枯亡的灵界,还有你等存在!”
  
      话罢,也不等恐惧邪神发话,她就一头缩入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她知道,再迟一步,待到魂网完全笼罩,她是走脱不了的。
  
      冥魂族逝去的恐惧大尊,在久远的年代,也曾经参与过对他们虚空灵族的追杀,在他们族内的典籍中,对恐惧邪神的模样、气息、甚至是修行的魂术,都有着精细的记载。
  
      “恐惧大尊,还有一位……似乎是绝望大尊?”
  
      急匆匆逃离的她,从冥域周边另外一个域界,还嗅到一股可怕的魂力动静,这令她愈发不安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中州域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星辰分魂,脱离本体,却依旧掌控着星辰神域。
  
      其身,则是动用气血海。
  
      生命气息浓烈的气血海,被他释放之后,似乎要掠夺所有生机。
  
      只是,在场的几乎都是气血孱弱的人族,唯一的原木大尊,和聂天的血脉体系,还大有渊源,不受他生命气血海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千万细弱游丝的血芒,忽然从聂天的气血海飞离,如闪电般,猛地钻向裴琦琦,向她体内一个个封闭的穴窍渗透。
  
      每一个穴窍,都有空间异力,暗含空间结界的秘术,阻绝聂天气血渗透。
  
  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聂天不久前,动用各类力量,试图越过中州域地底的能量层,却被坚厚的能量层拦截,不能进入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站在,身上却电光飞溅。
  
      飞溅的电光,乃聂天的血肉之力,和她穴窍内封禁之力的碰撞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执掌幽魂权杖的主魂,相隔无穷空间,忽然感知到恐惧邪神传递的魂念,立即就知道有虚空灵族的族人,已经在灵界现身,并且四处活动着。
  
      根本不用多想,他自然立即就明白,虚空灵族的族人,是奔着裴琦琦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中州域!”
  
      域外星河,空间绽裂,四位虚空灵族的族人,接连闪烁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赵山陵和姬元泉两人,同时高呼:“他们来了!”
  
      得到生命古树授意后,聂天让赵山陵和姬元泉合力,将中州域这片天地的空间紊乱,至少让虚空灵族的族人,不能直接降临。
  
      不进入中州域,他们应该是没有可能,洞悉地底玄奥。
  
      “居然那么快,还是四位。”聂天眉梢一动,还是不慌不忙地,将一滴滴精血剥离,持续不断地去冲击,封禁裴琦琦血气的空间结界,“那四位,并没有十阶的高阶大尊。虚空灵族的族人,逃逸能力三界第一,真实的战力,并不能碾压同阶者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。”
  
      尹行天点了点头,挥动着破穹剑,如逆天而上的流星,飞逝到天外。
  
      之后,便是俞素瑛,血灵子,还有董丽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道道恐怖的光芒,突从中州域飞逝出来,令四位虚空灵族的来客,顿时惊住。
  
      “灵界的中州域,怎么会突然间,有神域级别的人族族人?”为首者脸色剧变。
  
      他对灵界,对中州域的了解,还停留在很久前。
  
  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灵界、人界的巨变,他也所知不多。
  
      因为虚空灵族族人,本就稀少,近期又忙于内乱,并没有将太多的精力,放在和他们无关的事情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?”为首者迟疑了一下,猛地看向姬元泉,“你,你是人族虚灵教的教徒?那,我们那位混血族人,可是在中州域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裴小姐?”姬元泉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就是她!”
  
      “她在中州域。”姬元泉表情有些古怪,盯着四位虚空灵族的族人,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,向董丽说道:“只有一位中阶的大尊,剩下的三位,该是初阶修为。这种力量,也就是裴小姐受了伤,穴窍被封闭,不然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杀他们,尽可能生擒,不能就放走吧。”突地,裴琦琦的声音,划破空间地,在众人之间响起,“他们只是授命而来。害我的,不是他们。我答应过父亲,不论如何,都要对同族手下留情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b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