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中止
    中州域忽然变得幽暗。
  
      天穹,光明迅速消退,一阵子后,整个中州域都似处于漆黑深夜。
  
      黑暗吞没着外界光源。
  
      一滴殷红的生命精血,宝钻般,钻向裴琦琦体内,“蓬”地爆开,化作数十道血之精芒,向穴窍渗透。
  
      “残害你的,就是他们?”
  
      聂天动用生命血脉时,还有闲暇轻藐一笑,“就凭那四位,想要对你的穴窍造成封禁,根本不可能。他们,还敢追杀你?”
  
      以其对裴琦琦的战力了解,区区那四位虚空灵族族人,便是大尊,也绝非对手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的血脉,被封禁了,不可动用,她借助界宇棱晶的力量,都有极大的可能性,重创那四位。
  
      他想不通,裴琦琦为何把自己搞的那么狼狈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只是被杜鲁迷惑。”裴琦琦解释,“杜鲁,在我接受虚空灵族血脉传承时,暗中捣鬼,才造成我穴窍被封禁。杜鲁借用的,还是虚空灵族的空间法器。杜鲁,和我父亲一样,也是高阶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杜鲁,为纯粹的虚空灵族族人,而非混血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四位,以前有一段时间,还是我父亲的麾下。他们追杀我,是误以为我父亲的死亡,和我有关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条条赤红血脉,夹杂着空间光刃,从她身上溅射开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又询问几句,就知道杜鲁本就负责族内的血脉传承,他在传承时做了手脚,使得裴琦琦穴窍封闭。
  
      裴御空得知消息,可因自身早已重创,不是杜鲁的对手,反而害得自己也死亡。
  
      杜鲁控制局势,诬陷裴御空的死亡,乃是裴琦琦造成,下令要虚空灵族的族人,追杀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外界四人,都是不明所以的家伙,又是虚空灵族族人,裴琦琦不想拼个你死我活,只能一味逃避。
  
      “唔,我明白了。”聂天醒悟过来,一道念头,透过界壁,直达天外,“生擒,或者逼退即可。”
  
      旋即,他的注意力,就再次落在裴琦琦身上。
  
      星空之外的战斗,他不再理会。
  
      他对董丽、尹行天一行人,充满了信心,就凭这四位,没高阶大尊的虚空灵族族人,绝不可能讨到便宜。
  
      一滴滴,他辛苦凝炼的精血,被他剥离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的生命精血,不要钱似的,注入裴琦琦穴窍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周身穴窍,如星璀璨,穴窍和穴窍之间,仿佛存在着神秘的联系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生命气血,如果重点向一个穴窍冲击,那穴窍的空间结界,会骤然牢固数十倍。
  
      也是如此,他冲击裴琦琦的穴窍封禁,反而是齐头并进的方式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静坐不动,一双明耀的眼眸,逸出柔和的色泽。
  
      她深知,聂天要凝炼出生命精血,也极其不易。
  
      一滴滴生命精血,就意味着一位位异族强者的气血精华,以聂天如今的血脉等阶,生命精血的极限,也不过一千滴。
  
      而聂天,为了帮助她冲击血脉的封禁,不知不觉间,就耗去三百多滴。
  
      还在持续增加。
  
      她心田,溢满感动之情。
  
      不断剥离生命精血,冲击那血脉封禁的聂天,微微皱眉,暗自嘀咕了一句:“奇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量汇聚向穴窍,冲入空间结界的生命精华,一部分似和空间异力消融,散逸于裴琦琦血肉脏腑,更多的,则是莫名其妙地,消失在穴窍深处,似被导引向别处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的穴窍,每一层空间结界,都严严实实地存在着,似没一点缝隙缺陷。
  
      可他冲击穴窍结界的生命精气,和空间异力抵消后,融入裴琦琦血肉脏腑的,只是少部分而已。
  
      更多的,去了何处?
  
      黑暗,逐渐褪尽。
  
      一身黑色裙装的董丽,脚踏着黑玄龟,妩媚动人的脸上,满是不情愿,“四位虚空灵族的族人,眼看不是对手,都逃离了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眉梢一松。
  
      “杀,又不给杀。生擒?对方可是虚空灵族,我们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。”董丽一肚子怨言,盯着聂天深深看了一阵子,突然说:“你的气血消耗极大。怎么,还没有破开封禁?”
  
      “没。”聂天坦然。
  
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尹行天,血灵子众人,相继从外域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看了看聂天,又看向董丽和裴琦琦,识趣地闭嘴,还悄悄远离这方片区,不想掺和进来。
  
      唯有原木大尊,很不识相地,就在一旁站定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你每一滴生命精血,都弥足珍贵。”董丽想了一阵子,说道:“如果你的生命精血,无法帮助她破开血脉封禁,就别浪费精力了。她的事情,可以让虚灵教想想办法。或者,让阎魔大尊,还有那五大邪神,帮助她破开封禁?”
  
      “同样是血脉力量,阎魔大尊乃高阶的大尊,他或许比你更容易破解封禁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苦涩一笑,道:“我的生命血脉,破除封禁时,不会有副作用。阎魔大尊的,可能会对她的穴窍,造成伤创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原木大尊低喝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聂天茫然扭头。
  
      一扭头,他就注意到原木大尊的眼瞳深处,只剩下生命古树的印记虚影,顿时明白和他对话的,乃生命古树。
  
      他的目光,和原木大尊对视的那一霎,玄妙的灵魂连接,突然建立。
  
      有丝丝缕缕,唯有他能感知的,暗含生命玄奥的波动,逸入其识海。
  
      他的面部表情,忽急剧变幻。
  
      “你自信抉择吧。”半响后,原木大尊丢下这么一句话,转身向第三代生命古树的方向飞去。
  
      还在抱怨聂天,为裴琦琦耗费太多生命精血的董丽,见他脸色古怪,愣了下,忙道:“我不是说,见死不救,不帮她破解封禁。我只是想告诉你,你如果长时间的耗费生命气血,都无法助她解除封禁,那可能只是浪费时间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与其如此,你还不如找别的人,如阎魔大尊的高阶大尊,去想想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,我确实讨厌裴丫头,可也不是不识大体。涤魂源液,我能得到一些,也是她从游奇邈手中得来,转交给我,我对没有太大的成见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  
      董丽明显是心虚,越解释,越尴尬。
  
      突然间,聂天不再激发生命血脉,不再为裴琦琦注入精血之力,“裴师姐,你没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