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再见故人

      眼前的炼魔禁地,炼化的不是魔,而是人!
  
  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  
      条条赤红闪电,混杂着火焰法则之力,有火焰神文如炽烈星辰猛地明亮,将被魔火淹没的火焰虚影,忽照耀的清晰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就那么一下,聂天突然认出,那火焰虚影赫然便是神之法相!
  
      火宗之主,邵天阳的神之法相!
  
      从人界消失了许久许久的邵天阳,居然被困在炼魔禁地,不知道被魔族族人,以禁地熔炼了多久。
  
      邵天阳的神之法相,数千米高,可在那炼魔禁地的井口内,依然显得无比渺小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激烈挣扎了一阵子,邵天阳的神之法相,陡然收缩。
  
      收缩为,一个炽烈的火焰光球。
  
      火焰光球,在那炽烈的魔火中,渺小如尘埃。
  
      可其绽放的光芒,令任何人都不敢小觑!
  
      道道火焰法则,从那火焰光球内衍化出来,众多精妙的灵诀,火焰神文,欢快地跳动着,如一微缩的火焰域界。
  
      “杀!”
  
      千万道紫色流光,从不同的蜂窝孔狂飙出来,如闪电,射向火焰光球。
  
      紫色流光,乃魔族族人的魔血!
  
      聂天眯眼,凝神细看,忽然看到一个魔族族人,身披精美魔甲,从其中一个孔洞走出。
  
      他冷着脸,眸光阴狠无情,注意力放在火焰光球上。
  
      “大尊级别。”聂天轻喝。
  
      在他之后,又有一位没有进行血脉返祖的魔族高大族人,也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赤裸着的上半身,生长着碎小的黑色麟片,自身的气血海,吞没着千万死去的魔虫、魔兽气血。
  
      “又是一位大尊。”聂天哼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就见一条巨大的蛇魔,从另外一个洞口冒出,那蛇魔的血脉等阶,应该也是十阶级别,它的眼瞳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死死瞪着邵天阳所化的火焰光球。
  
      “两位大尊,都是中阶大尊,其中一个肯定是封天魔尊。那条蛇魔,血脉也是十阶,但比起两位大尊,气息丝毫不弱。”恐惧邪神惊讶了一下,“不过,以这三位的力量,也没有可能限制那位人族族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依仗的,乃炼魔禁地的力量,他们只是辅助而已。”嗜杀邪神插话。
  
      聂天东张西望了一阵子,也以生命血脉和灵魂感知,可并没有感应到裴琦琦,暗暗皱眉,“裴师姐,明明奔着炼魔禁地而来。可她,又不在周边。难道说,她在炼魔禁地里面?”
  
      他来炼魔禁地,主要目标还是担心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火宗之主邵天阳,只是一个意外收获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那些魔族,不足为惧。”见他没讲话,狂怒邪神又开口,“只要他们离开炼魔禁地,两个中阶的大尊,一个同级别的蛇魔,我们都能料理。可是,我们很难进入炼魔禁地,我们的血肉,承受不了魔火长时间的燃烧。”
  
      “炼魔禁地么。”聂天嗤笑一声,突然说道:“我倒是想要进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别!”五大邪神齐呼。
  
      也在此刻。
  
      从那魔火汹涌的井口底部,顿时传来一声,惊天动地的龙吟!
  
      “啊啊!”
  
      炎龙铠陡然飞出,并且不顾聂天的阻拦,突然以阿加斯的炎龙形态,在那炼魔禁地上方凝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父亲!”
  
      阿加斯的龙身,流转着道道火焰流光,他的龙眼,如要爆裂开来,死死盯着底下。
  
      炼魔禁地中,两位魔族大尊,还有那蛇魔,突然抬头,冷冷看向阿加斯。
  
      又是一声龙吟,从炼魔禁地传来,随后聂天就看到,一头巨大的炎龙,释放出无穷的火焰光芒,在魔火内挣扎着,疯狂地嘶吼着。
  
      他,似乎也感受到了阿加斯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“炎龙族族长,巴普蒂斯塔!十阶,高阶血脉的炎龙!”聂天再次吃了一惊,呆呆看向炼魔禁地,“一个邵天阳,一个巴普蒂斯塔,这两个家伙可是死敌啊!阿加斯,当年就是被邵天阳炼化,以血肉筋骨制作为铠甲,赐予烈焰神女!”
  
      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同样精通火焰力量的仇敌,居然被同时镇压在炼魔禁地,被魔族日夜炼化着。
  
      那条蛇魔,悄悄往后退去,退往蜂窝孔。
  
      聂天若能看到炼魔禁地的蜂窝口,就能看到蛇魔化作一道光电,在石洞内灵动无比地飞逝着。
  
      并没有太久,那条蛇魔就脱离炼魔禁地,在外面浮现。
  
      一出炼魔禁地,蛇魔就发出诡异的低鸣,其身如充了气般,以恐怖的速度膨胀,转眼间,就变得有七千米长。
  
      “噼啪!”
  
      道道黑色闪电,从蛇魔的蛇身绽放。
  
      “嘿,幼小的炎龙。”蛇魔似在怪笑着,忽奔着阿加斯而来,“真是没想到,这么弱小的炎龙,还敢在我族的炼魔禁地出现。绞肉场般的灭星海,你是怎么度过的?”
  
      “这魔兽……”聂天有片刻失神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,跨入到十阶,已经不能算魔兽了。”绝望邪神解释,“很多高等级的魔族,最初时,也是由魔虫、魔兽,一步步进阶而来。只要跨入到十阶,成就为大尊,就算是高等级的魔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尊,如果不是出自同样的魔族,而是由魔虫、魔兽,一步步进阶而来,算是开辟出一个全新的魔族支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条蛇魔,能视作魔族一支的缔造者。以后,它的血脉后裔,成就为大尊的可能性极高。它诞生的后裔,将不再是蛇魔,从出生起,就是高等级的魔族,具备非凡的智慧,再也不能视为魔兽来对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它的身上,有我父亲的气息味道!”阿加斯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看来它通过炎龙族族长,受益匪浅啊。”嗜杀邪神也说,“主人,它还没有感觉到你和我们的存在。它以为,只有一条炎龙而已。从炼魔禁地走出来,它就是自寻死路,我们要不要立即下手?”
  
      “嗷!嗷嗷!”巴普蒂斯塔的愤怒吼声,从魔火内响彻开来,他那绵延如山的龙躯,疯狂地扭动着,欲图冲离炼魔禁地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他越是狂暴地释放气血,汇聚向他的魔火,就愈发恐怖。
  
      聂天能看到,魔火已透过龙鳞,钻入他的血肉,从内部焚烧他的龙躯。他的咆哮,很快变成惨叫。他的龙息,龙之气血,也在魔火中消失。
  
      还在底下的两位魔族大尊,则是贪婪地,吸纳从他身上迸射出来的气血力量,去强大自身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