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莽货?
    炼魔禁地中,魔火汹涌燃烧。
      炎龙族长的吼声,凄然至极!
      从他龙鳞内,不断有赤红气血流溢出来,化作一缕缕血芒,被那两位魔族大尊,贪婪地吸纳着。
      “喀喀!”
      两位魔族大尊,没有发动魔族不灭体,可他们的骨头,却传来清脆的声响。
      那是强大的气血,淬磨着骨节,令骨头坚固的声音。
      “巴普蒂斯塔!嘿嘿!”其中一位大尊,咧嘴大笑,“你在灵界 ,或许是龙族至高,可惜啊可惜,你偏偏想不开,来我们墟界胡来!”
      “还有一个小龙崽子,也敢来送死,便宜蛇魔大尊了。“另一位笑道。
      炽烈的魔火中,炎龙族长承受着一波波的火焰冲击,他嘶吼着,惨啸着,发出声声龙吟。
      龙吟,传递的只有一个讯息——快走!
      他在传唤阿加斯,希望他这个幼子,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,别沦为蛇魔的口中餐。
      他为高阶大尊,他都被镇压在炼魔之地,日夜遭受魔火的侵蚀,被炼化气血、炎力,被魔族长年累月地吸食着力量。
      他能承受的,他这个弱小的幼子,岂能承受?
      “走啊!快走啊!”
      他犹在咆哮。
      魔火深处,邵天阳化作的火焰光球内,忽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轻叹。
      火焰光球深处,条条火焰神文凝聚,化作邵天阳的一道魂影,他似静静地看着正遭受折磨的巴普蒂斯塔,“真是没有料到,你的幼子,居然能找到这里。”
      他以秘密的,唯有两人能感知的魂念,悄然交流。
      “炎龙族长,你那幼子,追随着聂天。他如果没有过来,始终和聂天一道儿,再过个千百年,未必没有跨入十阶的可能。当然,那时的你我,兴许都被炼魔禁地,将所有的余烬压榨了,该神魂俱灭了。”
      “但,你的血脉,至少能传承延续下去。”
      “他,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来墟界,不该来炼魔之地啊。”
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      炼魔之地的魔火,疯狂侵蚀着巴普蒂斯塔,这导致上方的魔火,变得稀薄许多。
      火焰光球中,邵天阳的那一道魂影,仿佛能透过稀薄的魔火,看到上方的场景。
      他看到,那位由蛇魔,一步步进阶的大尊,摇头摆尾地,已经到了炎龙阿加斯旁边。
      阿加斯和那头蛇魔相比,躯体和气息,弱了一大截。
      “不是一个力量等阶。”邵天阳轻叹,“我曾经以阿加斯,炼制为炎龙铠,可也烙印了,我参悟的火焰真谛。阿加斯的血脉等阶,如果和那条蛇魔一致,当能在墟界,在此地和蛇魔一战,现在……”
      “阿加斯!”巴普蒂斯塔的龙眼,满是绝望,拼命挣扎着,想要冲离炼魔之地。
      他那巨龙之身,往上空才飞离一小截,汹涌数十倍的魔火,顿时汹涌而至,还有众多不知名的魔阵,齐齐爆发,恐怖能量施加在他龙躯上。
      仅一霎,他的巨龙之身,就血流成河!
      金红色的鲜血,一流淌出来,那两位魔族大尊,还有数不尽的魔虫、魔兽,顿时疯狂。
      所有魔族生灵,在炼魔之地内,仿佛都能蚕食部分,从巴普蒂斯塔体内流淌的金色鲜血,用其强化自身。
      “冷静啊!”
      邵天阳惊叫,火焰光球倏然一动,想要截住巴普蒂斯塔,“别妄图冲出来!你这样乱来,只会在短时间内,气血耗尽而亡!留在禁地中央,或许还能等到一线生机,冲击,注定要立即陨寂!”
      “生机,哪里还有生机啊?”巴普蒂斯塔惨笑,“禁地深处,也是被一点点割肉,早晚都要死去。冲离禁地,不过是瞬间死亡,结果没有什么不同。阿加斯没来,我还愿等待下去,等灭星海的那些家伙攻入,但现在……”
      炎龙族族长,丢了这么一句话,又剧烈挣扎,想要尝试着冲离炼魔之地。
      虽然,他也知道,这是求死之路,可他已顾不上了。
      “等,等等!”突地,邵天阳的惊叫声,直达巴普蒂斯塔的灵魂,“等一下!聂天,我看到了聂天!聂天竟然也在!”
      炼魔禁地上空,五大邪神依然隐匿着,聂天则是悄然浮现。
      “一个中介血脉的蛇魔,蛇魔大尊?”嘀咕了一句,聂天突然在阿加斯前方站住,挥手往下一扯。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    聂天的星辰神域骤然浮现,如一片璀璨绚烂的星河,冷不防地挡在蛇魔前方。
      “神域!碎星古殿!”
      身长七八千米的蛇魔大尊,头颅如山,一双竖眼开合间,竟有黑色闪电射出,“唔,神域初期而已!嘿嘿,连碎星古殿的季苍,都被困在墟界,区区神域初期的家伙,也敢来我们炼魔禁地!”
      “聂天,竟已踏入神域!”邵天阳的那道魂影,突然扭动,似发现不可思议的一幕,“太快了!那么短的时间,他凭什么跨入神域?糟,他的根基,定然不稳!怕是借助什么奇物,至宝,才勉强入神域。”
      他心中充满了惋惜,认为聂天的潜力,恐怕都被挥霍干净了。
      神域,应该就是聂天的尽头了,不可能再有更广阔的可能。
      “只有,只有他一个?”炎龙族的巴普蒂斯塔,因邵天阳的惊叫,终冷静下来,然而等他看清现状后,又黯然失落了,“我还以为,在他身边,会有碎星古殿,会有另外三大古老的神域强者陪同。”
      “只是他,来了又能如何?他的命运,将和犬子一样,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。”
      “哎,阿加斯挑选的这个聂天,空有惊人的天赋和潜力,可惜只是个莽货啊!”
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      突然,堵在蛇魔前方的星辰神域,化作道道瀑布般的流光。
      聂天脑后,天星花悄然浮现。
      无数刺目的星芒,从天星花的枝叶内飙射出来,注入那一道道流光,增幅着流光内的力量。
      邵天阳和巴普蒂斯塔忽张大嘴。
      他们惊奇地看到,道道流光内,似充盈着数不尽的星辰颗粒,星辰颗粒内部,居然还有数不尽的星辰法阵。
      “轰!轰轰轰!”
      被星辰流光击中的蛇魔大尊,居然瞬间皮开肉裂,蜿蜒的蛇身,被开了众多血孔。
      就这么一下子,蛇魔大尊的伤势,竟快要赶得上巴普蒂斯塔了。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炎龙族长巴普蒂斯塔,忍不住尖叫起来,“那聂天,分明只是神域初期啊!我看他的气息,跨入神域的时间,明明极其短暂啊!”
      “他,他是混血者!难道是……血脉?”邵天阳的眼睛,也猛地一亮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