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引蛇出洞!
    蛇魔大尊的紫色魔血,如倾盆暴雨,洒落向炼魔禁地。
  
      他那数不尽的伤口处,繁星灿然而出,令蛇魔大尊数千米的蛇身,似蒙在神秘星光中,看着凄美,却极其残酷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蛇魔大尊痛不欲生,只觉得亿万星辰颗粒,拼命向其血肉钻。
  
      那些星辰颗粒,宛如利刃,蕴含着星辰法则,破坏着他的血肉筋骨。
  
      没有巨型化的聂天,不论和蛇魔大尊比,还是和炎龙阿加斯相比,都无比的渺小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下方炼魔禁地中,能看到他的那些人,却突然沉默,神色凝重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魔族!
  
      两位魔族大尊,原本没有在乎外界的战斗,主要的精力,依然放在炎龙族长巴普蒂斯塔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他们期待着巴普蒂斯塔,去和炼魔禁地的禁制对抗,好收获更多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聂天祭出星辰神域,突然伤到蛇魔大尊,立即惊动了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的,一位人族神域……”其中一位大尊,冷冷瞪着聂天,喝道:“小心一点!照看一下蛇魔大尊,别让他出了事!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不至于吧?”另一位道。
  
      炼魔禁地内,拼命挣扎的巴普蒂斯塔,忽地冷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一脸狐疑地,看了下邵天阳,其遍体鳞伤的庞大龙身,竟缓缓下沉。
  
      龙身沉落,承受的魔火侵蚀,反而轻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他又慢慢地将龙躯缩小一大截,在缩小的过程中,龙鳞下的部分伤口,已在缓慢愈合。
  
      “邵天阳,那位聂天……真能挡住蛇魔大尊?”他以魂念询问。
  
      魔火中,有丝丝缕缕的火焰流光,从他眼瞳飞离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邵天阳的魂影,于那火焰光球内闪烁不定,“我和他分开太久了,而且你我的力量,还被炼魔禁地限制着,感知不到他的真实力量。不过,你那幼子,应该暂时不会有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他神色复杂地,从那火焰光球中看向另外魔族大尊,“除非他们两个,忍不住出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阿加斯!给我回来!”
  
      禁地上空,聂天突地爆吼,抬手抓向那条炎龙。
  
      他的大手,骤然放大无数倍,如铁锚般,神奇地扣住阿加斯燃烧的龙躯。
  
      阿加斯嘶吼着,竟然拼了命地,想要冲向炼魔禁地。
  
      魔火燃烧的炼魔禁地,令聂天都生出一丝心悸不安,他和五大邪神暗自沟通,知道那禁地非同小可。
  
      不然,邵天阳和巴普蒂斯塔这两位,岂会被魔族区区中阶大尊所困?
  
      他们都被困,被魔火焚烧着熔炼,阿加斯冲下去,岂非自寻死路?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阿加斯的炎龙之身,如一道火焰流光,被聂天直接甩向星海另一端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!”阿加斯疯狂传讯,发出一声声魂念,请求他,将巴普蒂斯塔从炼魔禁地给解救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一旁静观其变就好,别碍事了。”聂天心念一动,魂念直达其灵魂深处,旋即低喝:“天木荆棘术!”
  
      肉眼无法看透的,蛇魔大尊的体内,诸多星辰流光,突生异变。
  
      流光,凝固为一截截晶莹树枝。
  
      树枝一成,竟突然汲取蛇魔大尊的魔族气血,疯狂地生长!
  
      一截截树枝,变成狰狞的荆棘,如利刃,穿透了蛇魔大尊的蛇躯,令其筋脉、骨头,都开始大规模的断裂。
  
      蛇魔大尊的惨啸,都变得断断续续。
  
      他内心充满了恐惧,他看向聂天的眼神,如看着妖魔鬼怪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感觉到不对劲,知道眼前这位人族的炼气士,非同小可,因为那蚕食他气血,急剧生长的荆棘,绝不是碎星古殿的炼气士能达成的。
  
      这种攻击方式,也不是碎星古殿的体系。
  
      蛇魔大尊心急如焚,已放弃追杀阿加斯,而是欲图重返炼魔之地,“只要能回去,借助炼魔禁地的魔火,定能炼化那些荆棘!我要回去!”
  
      他一活动蛇躯,充斥他血肉的荆棘,利刃刮骨般,痛的他死去活来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身影,悄然在他蛇眼处浮现,眼神阴冷地静静看着他,轻声说:“蛇魔大尊是吧?你敢从炼魔禁地走出,就别妄想还能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,是要看着他死吗?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目光,突盯向炼魔禁地,望着两位魔族大尊的位置,“嘿,是不是觉得躲在禁地里面,比较妥当一点?魔族,就是这类的胆小鼠辈?”
  
      “闭嘴!”
  
      两位魔族大尊,像是被瞬间引爆的火药桶,再也顾不得巴普蒂斯塔和邵天阳,咆哮着缩入孔洞。
  
      聂天,不过是一位人族神域初期者,有什么可惧的?
  
      “呼!呼!”
  
      两位魔族大尊,迅速从炼魔禁地飞出,一离开孔洞,纷纷令血脉返祖。
  
      “吾乃封天魔尊!”
  
      身披精美战甲的大尊,动用魔族不灭体,瞬间如山如岳。
  
      “吾乃紫镰大尊!”
  
      **着的上半身,天生魔鳞的大尊,狞笑着进行血脉返祖,并唤出一把巨型镰刀,遥遥指向聂天,“人族小子,敢来炼魔禁地撒野,你是活腻了。”
  
      炎龙族长和邵天阳,忽然发现魔火的侵略性,大大减小。
  
      旋即,就看到两位魔族大尊,脱离了炼魔禁地,竟在上空出现,迅速激发血脉天赋,魔体庞大化。
  
      “三位大尊啊!”炎龙族长发出一声低啸,“那聂天,占了便宜就赶紧走啊!带着阿加斯,立即远离炼魔禁地,将消息散播出去,寻求四大古老宗门的援助,兴许还有一战之力啊!”
  
      邵天阳也无言以对。
  
      聂天能伤害到蛇魔大尊,确实令他大为吃惊,不过联想其聂天的背景,他又觉得应该是某种神器,配合聂天血脉的功劳。
  
      可三位,都是中阶的魔族大尊,一起对付他,他能有一战之力?
  
      “好了,都出来了。”聂天点了点头,“缩在炼魔禁地,即便是我,想要轰杀你们,都会麻烦不了。既然出来了,那就好办了。隔绝他们的退路,别让他们有可能,重返炼魔禁地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聂天背后昏暗星空,突传来五个,诡异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下一霎,潜隐多时的五大邪神,轰然飞逝而出。
  
      他们直接就在两位魔尊的后侧出现,阴恻恻的眼瞳,锁定了从炼魔禁地刚走出的魔族大尊,“主人,他们回不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