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诛魔!
    “什么?!”
      不止是两位魔族大尊,邵天阳和炎龙族长,也被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突然现身,如一记重锤,轰击在两位魔族大尊胸口。
      蛇魔大尊,还有他们两个,近期都镇守着炼魔禁地,对外界的消息所知不多。
      人界的种种巨变,他们更是一无所知。
      也是如此,待到他们出现,他们只是认为,不过是碎星古殿一位区区神域初期者,根本不足为惧。
      他们,对五大邪神的复活,还是毫不知情。
      突然间,看到五位冥气缭绕,狰狞可怖的冥魂族族人将他们截住,他们一下子想歪了。
      难道是冥魂族,背叛了他们?
      “不对,你们……”封天魔尊迟疑了一下,说:“冥魂族的大尊,我全都认得,你们五位为什么我没有印象。”
      紫镰大尊的魔躯,猛地颤栗起来,“你们,你们是天魂大尊的扈从!可你们,不是早就死亡了吗?”
      “啊!”
      封天魔尊和蛇魔大尊,听他这么一说,齐声惊叫。
      “轰!”
      与此同时,聂天骤然掀起狂暴的血脉波动,猛地膨胀起来。
      短短时间,他便高达九千米!
      蛇魔大尊的竖眼,忽充盈着恐惧,“你,你……”
      回应他的,乃是聂天一声沉喝:“生命汲取!”
      飞逝在蛇魔大尊血肉的,一截截晶莹的树枝,气血为之一变,吸力突生!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一缕缕,蛇魔大尊耗费数万年时间,辛辛苦苦凝炼的魔血精华,化作一束束血光,以恐怖的速度,离蛇魔大尊而去。
      他那庞大的蛇躯,明显变得干瘪,血淋琳的伤口,有魔雾生出。
      蛇魔大尊凄厉惨叫着,死死瞪着聂天。
      一股阴冷、潮湿的魂力,像是化作他的蛇信子,利剑般刺向聂天灵魂识海。
      “魂术?”
      聂天嗤笑着,不慌不忙地将幽魂权杖唤出,随随便便地,挡住眼前。
      “幽,幽魂权杖!”蛇魔大尊骇然失色,“冥魂族的幽魂权杖,为什么在你手中?你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      “什么人,都和你无关了。”聂天从容不迫,“反正你已经死了。”
      话音一落,他又唤出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轻喝:“裂域!”
      交织的血芒,网格般,将蛇魔大尊笼罩。
      蛇魔大尊的庞大魔身,如被千刀万剐,伤口顿时多出千倍。
      狂暴巨兽的血脉之力,顺势渗透,破坏着蛇魔大尊的骨头血脉。
      聂天的生命汲取则是全面爆发!
      浓郁无比,浩浩荡荡的血肉精气,在生命汲取的作用下,从蛇魔大尊的体内流失而来,融于他。
      一滴滴生命精血,迅疾地缔结出来。
      被虚空灵族坑害,消失在裴琦琦体内的生命精血,通过这位蛇魔大尊的死亡,被极快地弥补。
      蛇魔大尊,毕竟为中阶大尊,他漫长寿命凝炼的气血精华,足以弥补一切!
      很快,聂天耗费的生命精血,就全部恢复。
      新的血肉精气,被生命血脉吞没,助生命血脉向十阶蜕变,积累坚厚的气血能量。
      “逃!”
      封天魔尊和紫镰大尊,一看情况不妙,已向炼魔禁地飞离。
      可惜,他们只是中阶大尊。
      而五大邪神如今的力量,皆恢复到高阶的水平,而且五大邪神的躯身强悍程度,也并不逊色他们。
      炼魔禁地内,亿万魔虫、魔兽,咆哮声,尖叫声,渐渐平息。
      失去了三位大尊坐镇,那些魔虫、魔兽,九阶的魔族族人,没有继续向邵天阳、炎龙族长开刀,他们在默默等候。
      邵天阳和巴普蒂斯塔,则是呆呆看向井口般的穹顶口。
      他们看到五大邪神显现时,就知道局势骤变,可那种变化,令他们觉得匪夷所思。
      冥魂族大尊,为何听命于聂天?
      等聂天爆发血脉,瞬间九千米时,邵天阳和巴普蒂斯塔更是骇然失色,完完全全被聂天震撼。
      “这位,真的就是聂天?”巴普蒂斯塔喃喃低语。
      “碎星古殿,第七位星辰之子——聂天!”邵天阳每一字,都充盈着激动狂喜,“这些年,在他的身上,到底发生了多少怪事?才多少时间,他竟然,竟然能强大到如此地步啊!”
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巴普蒂斯塔醒悟过来,振奋道:“犬子主动飞出,就是他设计引诱蛇魔大尊出来!那五位明显和他关系匪浅的冥魂族族人,则是在暗中,等候封天魔尊和紫镰大尊!”
      邵天阳眼睛一亮,“不错!魔族大尊在炼魔禁地,他恐怕也没办法轰杀。离开炼魔禁地,不能依仗禁地的力量,他三位大尊的力量,自然就无法和他抗衡了。”
      “想不到啊,实在想不到。”巴普蒂斯塔不断感叹,“阿加斯那混账,居然找到了一个好主人!”
      蓬蓬血雨,从炼魔禁地的上空,不断抛落。
      抛落的血雨,大多属于蛇魔大尊,还有一些来自封天魔尊和紫镰大尊。
      禁地孔洞中,一位位九阶的魔族族人,悄悄走出,身形剧烈颤抖着,已不再去管巴普蒂斯塔和邵天阳。
      他们已经知道,三位镇守于此的大尊,都遭了殃。
      再没有一个魔族族人,胆敢冲出炼魔禁地,只能在魔火中,时而看天,思考着,该怎样对付聂天。
      体型如山的聂天,气血海展开,落入三位魔族大尊之间。
      封天魔尊和紫镰大尊,在五大邪神的合力攻击下,被撕咬的血肉模糊,尸首分离,一滴滴魔血如水晶般,滴溜溜旋转着,试图逃离。
      可五大邪神,联手布下一方青冥结界,令他们的魂念、精血,一概逃离不出。
      “三位,三位魔族的中阶大尊。”聂天嘿嘿低笑着,“我的生命血脉,炼化这三位大尊,兴许就能蛰伏,有突破到十阶的资格!”
      “呼呼呼!”
      浓郁的气血海,以他为中心,向三位大尊蔓延而去。
      在他的气血海中,有千万赤红血芒,灵蛇般,如电飞逝着。
      气血海,一碰触到三位大尊,那些赤红血蛇中,更细小的生命血脉的光芒,就爆发出来,将生命汲取的力量,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。
      “好磅礴的血肉能量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