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蓄满气血
    时间如梭。
      魔族三位大尊,如山般的尸身,随着血肉能量的消失,已缩小到十来米左右。
      不再有灿然魔光,从他们尸体内绽放。
      “哗哗!”
      聂天筋脉中,血液的流淌声,湍急无比。
      他释放出来的气血海,以其为中心,弥漫数千米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几艘魔族的星河古舰,历经漫长的星路历程,横渡星河,飞逝而来。
      突然,那些星河古舰上的魔族族人,注意到三位大尊的缩小尸身。
      他们嗷嗷怪叫着,正要传递命令,就见赤红血海,骤然弥漫而来。
      眨眼功夫,那几艘魔族的星河古舰,就被聂天的气血海吞没。
      所有魔族族人,古舰内运输的众多魔虫、魔兽,“蓬”的一声爆灭,凝为一缕缕紫色血雾,成为聂天气血海的一部分。
      聂天的气血海,宛如能吞没众生的血色深渊!
      “第五批了。”
      炼魔禁地中,邵天阳喃喃低语。
      他不再是以火焰光球的形态出现,也非神之法相,而是以本体的模样。
      众多火焰法阵,环绕其身,顽强地和魔火抗衡着。
      “这十来日,所有魔族的星河古舰,本该投入到炼魔禁地的魔虫、魔兽,都被聂天轰杀。”邵天阳的神色,极为难得的,出现了一丝轻松,“没有后续魔虫、魔兽的气血供养,没有那三位魔族大尊,合力增幅炼魔禁地的魔火威力,我们的消亡速度,明显迟缓了下来。”
      “是啊,总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。”巴普蒂斯塔的龙身,还沐浴在魔火中,可他敏锐地感应出,因他沉落在下方,没有触碰那些禁制,魔火对他的伤痕,弱了不知多少倍,“从我被禁锢于此算起,这段时间都是最轻松的。”
      在炼魔禁地,他们无时无刻都在遭受魔火侵蚀,而得不到补充。
      日积月累下,终有一日,他们的炎能、气血将耗尽。
      那时,便是他们的末日。
      以前,他们绝望地发现,末日是越来越近。
      然而,随着三位魔族大尊,被聂天轰杀,随着后续的魔虫、魔兽,都被聂天的气血海吞没,他们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倍。
      虽然他们的力量,还是被魔火侵蚀,可侵蚀的速度,已慢到他们能接受的地步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狰狞巨影,围绕着炼魔禁地,不断飞逝着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时不时地,炼魔禁地的上方,有青幽闪电一闪而逝。
      每当此刻,就有一尊邪神发出轻呼。
      ——那是魂念被魔火燃尽的痛感。
      “不行。”嗜杀邪神飞旋着,道:“炼魔禁地,果然不愧是墟界禁地之一。我们的魂念,都无法渗透到禁地之内。我们只能隐隐看到那位人族,还有那头炎龙,可想要沟通他们,一点可能性都没。”
  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沟通。”炎龙阿加斯说。
      “主人那边……”恐惧邪神皱眉,深深看了一眼聂天,说:“我感觉这趟主人,饱食三位魔族大尊的气血,有望令血脉蜕变。不过,炼魔禁地的巨变,也会引发魔族的动荡。可能,要不了太久,便会有魔族强者,无穷无尽的涌入而来。”
      “没错。”嗜杀邪神道。
      “要是,能够将底下的两位,从炼魔禁地解救出来。”狂怒邪神沉吟了一下,“有他们两个,再加上主人和我们,墟界就要掀起一场暴乱。魔族,举全族之力,想要平复这场暴乱,都未必有可能。”
      “禁地啊,禁地的魔火,连我们的魂念都能燃烧,我们的躯身,也承受不住魔火。”恐惧邪神深深叹息。
      又是数日。
      镇守炼魔禁地的,三位魔族的大尊,“呼”的一声,竟灰飞烟灭。
      三位大尊,尸身成灰烬,不存一丝痕迹。
      漂浮在聂天身旁的,那柄幽魂权杖,骤然绽放出青色神辉,耀的五位邪神,眉心的棱形晶体,都绽出奇芒。
      幽魂权杖上,其中一条绘刻的冥河,“哗哗哗”地流淌着。
      在那冥河内,似有数不尽的青色光团,一一爆发。
      “啊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眼睛,死死地盯着,那条刻印在幽魂权杖的冥河。
      他们的眼瞳,似透过那条冥河,看到了发生在暗魂域的异变。
      暗魂域。
      环绕着域界的,那条传言为天魂大尊主魂衍变的冥河,内部有众多青色光团,疯狂的爆炸开来。
      千万年来,被天魂大尊烙印的,种种精妙的魂之秘术,似被点燃引爆,不复存在。
      有众多参悟那条冥河,通过其中的魂之精妙,来修炼魂术的冥魂族族人,大惊失色,霍然而起。
      “我,我的魂念,竟然被冥河排斥了!”
      “我也是!我的一缕精魂,还在里面参悟一种魂术!突然间,我的那道精魂,竟然被甩了出去!”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条冥河,为什么突生巨变?”
      “鬼知道啊!”
      很多冥魂族的族人,都惶惶不可终日,因那条冥河的大变,四处奔走相告。
      冥河异变的消息,短时间内,就在墟界散播开来。
      几乎同时,所属魔族的各大魔域,也爆发出一个惊人消息。
      ——所有开赴向炼魔禁地的族人,都失去了联系!
      “炼魔禁地,恐发生了惊天巨变!”
      “难道,炼魔禁地没有困住邵天阳,还有那头老龙?不可能,即便没有三位大尊坐镇,以炼魔禁地的禁制,都能让邵天阳和那条老龙出不来?”
      “在炼魔禁地的威力下,他们只会死亡的慢一点,可死亡的结果,不会改变!”
      “去炼魔禁地!”
      魔族内部,众多古老的家族,纷纷被震动。
      与此同时。
      聂天慢慢睁开眼,伸手一抓,就将幽魂权杖握住。
      握住幽魂权杖的霎那,他的主魂,仿佛横跨虚空,突然感知到暗冥域的那条冥河。
      “咦!”他神色错愕,皱着眉头说,“暗冥域的冥河,向我发出的呼喊,似在哀求我,寻求我的帮助。”
      三位魔族大尊,一身血肉精气,被其以生命汲取吞没,令他的生命血脉,终再次蛰伏!
      他终于积蓄了足够的,冲击十阶的血脉力量!
      青色血气陷入蛰伏,不再渴望更多的气血补充,意味着在任何时刻,都可能完成血脉蜕变,直达十阶。
      这个时间,可能一霎,也可能数年,没个定数。
      “暗魂域的冥河,感知到我的存在,感知到幽魂权杖。”聂天暗暗深思,“那条冥河,也有天魂大尊残存意识……”
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又看向炼魔禁地。
      “主人,我追随你那么久,从未求过你什么。”阿加斯飞逝过来,“现在,我请求主人,能将我父亲,免受魔火的折磨,把他从炼魔禁地带出来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