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降临消息!
    阿加斯追随聂天多年,对其有着盲目的信心。
  
      他并不知道,魔族的炼魔禁地意味着什么,不知其凶险恐怖。
  
      他只觉得,只要聂天肯出手,他父亲定能从炼魔禁地走出。
  
      殊不知,他父亲……乃炎龙族族长,十阶的高阶血脉巨龙。
  
      或许,在他的心中,聂天的战力不知不觉间,已超过他父亲。
  
      他父亲做不到,他认为聂天可以。
  
      “炼魔禁地,非同小可啊!”嗜杀邪神骤然紧张起来,他才不会在乎小小的阿加斯,以凝重的语气,向聂天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下面封禁着一位人族神域后期,一位炎龙族长。连他们的力量,处于炼魔禁地内,都摆脱不了禁地。”
  
      其余邪神,也纷纷劝说。
  
      他们诞生于墟界,在他们横行墟界的年代,炼魔禁地就存在了。
  
      连他们巅峰时期,也不会来炼魔禁地,在禁地中和魔族争锋。
  
      既没有必要,也极其不理智。
  
      阿加斯苦苦哀求,“主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垂头,俯瞰着禁地内汹涌魔火,端详着邵天阳和炎龙族长略显模糊的身影,道:“阿加斯,我答应你,会尽可能解救他们。你父亲也罢,邵天阳前辈也罢,和我都算是有渊源。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不能操之过急,我需要时间,去了解炼魔禁地。”聂天回应,“禁地中的魔火,很是古怪。我的气血,魂念,都无法渗透。而我的血肉躯体,也不想在这个阶段,就冲入魔火深处。”
  
      生命血脉还是九阶,还有潜力可以挖掘,尤其是积蓄充沛能量,有机会跨入十阶时。
  
      他不想太急躁。
  
      还有一点,裴琦琦居然并不在炼魔禁地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不在炼魔禁地,那去了何处?为了验证他的猜测,令空间血脉再次绽放,裴琦琦定要以身涉险。
  
      除了炼魔禁地,有没有别的地方,同样蕴满凶险?
  
      或者说,裴琦琦因为什么事情耽搁,还没有来到炼魔禁地?
  
      一连串的疑惑,流光般,从他脑海闪过。
  
      他静静思量着。
  
      许久许久以后,他突然道:“炼魔禁地,是不是除了魔族族人,别的生灵闯入,都会承受魔火的侵害?”
  
      “主人,有一点你错了。”恐惧邪神回应,“连魔族,也同样被魔火焚烧。只不过,魔火的力量,能帮助魔族淬炼体魄。当然,前提是要能承受魔火的焚烧。别的生命种族,所修的力量,血脉,和炼魔禁地一点渊源没有,被魔火不断侵蚀,有害而无益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主人!”嗜杀邪神轻喝,“相信我,曾经有体魄极为强大的白骨族大尊,进入炼魔禁地内,也被魔火生生熔炼至死。那位白骨族大尊,躯体之强悍,要超过下面那头炎龙!而主人你,血脉还未入大尊级别,万不可冒险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千万别胡来!”其它大尊纷纷劝阻。
  
      聂天顿时犹豫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,主人的那位执掌黑暗的同伴,有能力进出炼魔禁地。”犹豫了一下,嗜杀邪神说:“黑暗之王,乃魔族的至尊。他遗留的魔器,他的黑暗传承,有可能挡得住魔火的侵蚀。”
  
      “董丽?”聂天一怔,“远水解不了近渴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主人,我建议先离开炼魔禁地。”怨恨邪神开口,“三位魔族大尊死亡,炼魔禁地一定成为众矢之的。暗冥域的那条冥河,因主人的幽魂权杖,发生了异变,冥魂族的强者,应该也被惊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您继续留在这里,要不了多久,可能就会发现,已陷入重围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陷入重围?”聂天不惊反喜,“墟界三大奇族的顶尖强者,大部分在灭星海,只有少部分在墟界。如果我的存在,惊动墟界众多大尊,让他们不得不集中精力,来炼魔禁地对付我,那裴师姐自然就无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何况,她还持有空间至宝,能翱翔墟界!”
  
      这般一想,聂天忽地下定决心。
  
      就留在炼魔禁地,等候墟界三族,前来围击他!
  
      时间流逝。
  
      一艘艘魔族的星河古舰,陆续开赴过来,一接近炼魔禁地,就注意到聂天的踪影。
  
      “何人?”
  
      一位九阶血脉的魔族大君,屹立在战舰上,撕声厉喝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从人界而来,我叫聂天!”
  
      没动用五大邪神,没祭出神域,也没有将气血海释放,他就悬浮在炼魔禁地高空处,向那些魔族族人介绍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人界的,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竟然是那个煞星!”
  
      出奇地,这趟抵达的魔族族人,居然都听过聂天的名号。
  
      一知道来人是聂天,那一艘艘魔族战舰,居然下意识地掉头,赶紧远离。
  
      “撤!撤离炼魔禁地!”一位魔族大君,撕心裂肺地吼道:“是聂天进入了墟界!我们的族人,在人界和灵界,被他杀了太多太多!连白骨族的烬骨大尊,都被他轰杀在灵界!聂天,乃是目前人族第一人!”
  
      “难怪炼魔禁地出事!居然是他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他在,我们没看到蛇魔大尊,紫镰大尊和封天魔尊活动于炼魔禁地,这说明三位大尊,恐怕是遭了毒手了!”
  
      “赶紧禀告,增加强援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名字,像是恶毒的诅咒,使得千里迢迢而来的魔族族人,吓的魂飞魄散。
  
      炼魔禁地内,邵天阳和炎龙族长,能隐隐听到那些魔族族人的话语。
  
  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聂天,已强到如此程度?
  
      新来的魔族族人,单单只是听到他的名字,就恐惧成那样?
  
      这些年来,聂天在人界、在灵界,都大杀四方,连墟界的烬骨大尊,都被其斩杀了?
  
      被困的两位,简直不敢置信。
  
      悬浮着的聂天,冷眼看着一艘艘魔族战舰,从他眼皮子底下离去。
  
      他坐视不理。
  
      “去吧,去将我降临的消息,散播到墟界的每一处。”他嘴角逸出笑容,“我也想知道,为了我,墟界的三大奇族,会摆出什么阵仗来。我猜,连裴师姐应该都能很快地,知道我在炼魔禁地的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