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恭候
    墟界。
  
      一座白骨堆砌的城池,缭绕着浓郁的死亡之气,星空疾驰。
  
      城池中,一位高大的白骨族大尊,厉喝道:“虚空灵族余孽,也敢来我城池捣乱!”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  
      三根森白骨矛,犹如闪电,从那座城池飞离。
  
      幽暗星空中,裴琦琦的身影,骤然闪耀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血脉,虚空壁垒!”
  
      她神情肃穆,两手缔结玄妙印记,周身穴窍内,源自虚空灵族的血脉,如一座座深埋的火山,同时喷涌爆发。
  
      其虚空灵族血脉,已全面解禁!
  
      一层层,以其血脉构筑的晶莹空间界壁,瞬间凝结。
  
      三根能洞穿域界的骨矛,“噼啪”作响着,刺向虚空壁垒。
  
      层层空间结界,被骨矛刺透。
  
      但忽有空间缝隙绽裂,有诸多域外流光,如水银般灌注向破裂结界,将那结界在短时间内,再次修复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立在结界后,胸前悬浮着界宇棱晶,冷冷看向那位白骨族大尊,哼了一声,“缩在碎骨城中,算什么本事?你真有胆量和本事,就从碎骨城出来,堂堂正正和我一战。”
  
      碎骨城,乃白骨族重器,共有三座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座碎骨城的镇守者,乃白骨族的新锐战力陨骨大尊。
  
      陨骨大尊,虽然只是中阶大尊,可他的战力,并不逊色烬骨大尊太多。
  
      他的潜力,比烬骨大尊还要强大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是在前往炼魔禁地途中,偶遇那座碎骨城,主动发起挑衅,并深入到碎骨城内。
  
      结果,依托碎骨城力量的陨骨大尊,动用死亡丰碑,直接将她困在碎骨城,然后以死亡力量,一点点蚕食她的生机。
  
      她在绝境之下,突冲破血脉禁制,令虚空灵族的血脉爆发出来,借助界宇棱晶,从侥幸脱离碎骨城。
  
      见识了碎骨城的强大,那陨骨大尊的厉害,她就再没有深入城内。
  
  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她都是凭借着虚空灵族的血脉,还有界宇棱晶的玄妙,和陨骨大尊连番战斗。
  
      不入碎骨城,一旦局势不妙,她能瞬间脱身,陨骨大尊奈何不了她。
  
      缩在碎骨城的陨骨大尊,有白骨族重器死亡丰碑,有碎骨城来恢复死亡力量,裴琦琦的空间力量,也穿透不了。
  
      两人就在这方星空,交战数次,谁也奈何不了谁。
  
      血脉禁制破开之后,裴琦琦其实已经明白,她血脉的封禁,只是一个笑话。
  
      她自然就明悟,聂天消耗的众多生命精血,不明所以的消失,恐怕……都流向了虚空灵族祖地。
  
      她父亲裴御空,十有**还活着。
  
      她才进入虚空乱流地,就知道她父亲时日不多,也猜测出,裴御空是为了活命,才设下一个局,以她为诱饵,窃取聂天的生命精血。
  
      一边是濒临死亡的父亲,一边是聂天,她夹在中间,左右为难,情绪都要崩溃。
  
      从小缺失父爱的她,又知道裴御空窃取生命精血,只是想要延缓性命,想活下去,没办法冲入虚空乱流地,去兴师问罪。
  
      另一边,她又觉得对不住聂天。
  
      明明冲破禁制,她早就可以回归人界,回虚空灵族,可她没办法去面对,最后只能漂泊在墟界,和那位白骨族的陨骨大尊,纠缠在一块,想要通过一场场战斗,来消除内心的烦乱。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她看到碎骨城内,一巨大的白骨丰碑,从城池内高高升起。
  
      丰碑上,浮现出无数如雨般的印记符文。
  
      陨骨大尊看着那些印记符文,眼瞳骤然瞪大,“人族,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裴琦琦一惊。
  
      陨骨大尊没有理会她,挥挥手,喝道:“去炼魔禁地!”
  
      庞大的碎骨城,略艰难地调转方向,轰隆隆地爆鸣着,渐渐远离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“陨骨!你的对手,是我!”裴琦琦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我之间,战斗下去没有意义。”陨骨大尊忽然端坐在死亡丰碑上,回头看向她,“你精通空间力量,我无法杀你。而你,也没办法破掉碎骨城,没有能力伤害我。与其在你身上,白白浪费时间,不如去炼魔禁地,斩杀那位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在炼魔禁地?”裴琦琦心慌意乱。
  
      “他在炼魔禁地,杀了三位魔族大尊。”陨骨大尊冷笑,“现在,不止是魔族,连我们白骨族和冥魂族族人,都知道他在炼魔禁地。嘿,他想拯救邵天阳,还有灵界的那条炎龙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三族,集合了近四位大尊,已开赴向炼魔禁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单单是高阶大尊,就有三位之多!那聂天再厉害,也必须死在炼魔禁地,谁都救不了他!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碎骨城陡然加速。
  
      “近十位大尊!”裴琦琦脸色剧变,“他,他竟然闯入了墟界!炼魔禁地那里,我都不敢冒失过去,你偏偏要去!笨蛋,你来墟界干什么啊?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炼魔禁地。
  
      周边星海,三大奇族的星河古舰,浮空的域界陨石碎片,一位位九阶的族人,密密麻麻地显现。
  
      那些异族族人,都和炼魔禁地保持着适当距离,不着急攻击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眼睛,死死地瞪着禁地上方,米粒大小的聂天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收到了消息,知道三族的强者,已经达成了默契,将会出动众多大尊,将这位闯入墟界的人族,轰灭于此。
  
      有关聂天的消息,也在墟界的各方天地传荡。
  
      不仅魔族、白骨族和冥魂族,还有墟界本土的,其它一些弱一截,从没有过至尊诞生的种族,也都听到了这个名字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算魔虫、魔兽,就汇聚了千万生灵,九阶者,数十个,八阶血脉者,数万之多。”聂天以人形状态,虚空悬浮着,不时释放出生命探寻,感知着细微的气血波动。
  
      他是蓄意而为。
  
      “咦,还有别的种族生灵,气血也不弱啊。”
  
      他的视线,在一群陌生的异族身上,扫来扫去,“居然,还有大尊者到了。呵呵,很好很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人,那个人界的小子,怎么一点不害怕?”一位墟界海族族人,皱着眉头,“他好奇地,盯着我们看,我忽然有点心悸不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心悸不安,说明他能轻易抹杀我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