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杀大君如杀鸡!

  “只为杀你!”
  
  森屠大尊的最后一句话,落下的那一刻,炼魔禁地都轰然震动。
  
  神秘的炼魔禁地,仿佛在这一霎,呼应着他。
  
  聂天垂头,惊奇地看到,连那些魔火,都燃烧的猛烈了。
  
  邵天阳和炎龙族长,明显承受了重压,被迫向禁地深处潜隐,去躲避魔火的肆虐。
  
  在炼魔禁地待了一阵子,通过五大邪神的讲述,他早就弄明白了一个事实禁地越下面,魔火的威胁越小。
  
  越是尝试冲离禁地,遭受的魔火反噬,也会越可怕。
  
  邵天阳和炎龙族长的潜落,意味着眼前的这位魔族大尊,就凭借一句话,都引发了禁地巨变。
  
  这说明,他或许能动用炼魔禁地的力量!
  
  一念至此,聂天的神情,也渐渐严峻。
  
  他在内心默念,“生命汲取。”
  
  “嘭嘭!”
  
  心脏剧烈跳动,以炼魔禁地为中心,所有先前死亡的异族族人,尚未消散的血肉精气,如突然找到宣泄口。
  
  “呼呼呼”的一道道气血流光,彩虹般,延伸向他。
  
  森屠大尊眼睛猛地瞪大,震惊道:“原来,你不止是能够抽离血肉力量,融入攻击。还能以各族的血肉能量,去强化、淬炼自身,更快的恢复!连我,都只能通过魔虫、魔兽的死亡,炼化一部分同族气血!”
  
  他终意识到了聂天的可怕。
  
  “血脉,未踏入大君行列者,退到五百里之外!”他沉喝道。
  
  依照原本的计划,集结各族的力量,能一点点消耗聂天,聂天再强大,面对千万蚊蝇般的力量啃噬,也会露出疲态,会有气血耗尽的时刻。
  
  这也是海族、月族族人,都被调过来的缘故。
  
  海族月族的大尊,没有猜错,他们就是被三大族视为炮灰,就是去消耗聂天的。
  
  待到森屠大尊,勘破聂天血脉奥妙,发现聂天的血脉能融合各族血肉能量,强悍躯体、血脉,加快恢复后,果断改变主意。
  
  这样的聂天,用弱小的族人围击,只是白白赠送聂天额外力量,反而助聂天更强。
  
  “遵命!”
  
  心生恐惧的弱阶血脉战士,驱动着战舰,蝗虫般退避。
  
  转眼间,聂天周边数百里星海,再没有能随意抹杀的异族。
  
  剩下的,最弱的都是九阶大君。
  
  海族和月族的两位首脑,初阶的大尊,见森屠大尊给出新的命令,暗自松了一口气,示意弱小族人远去。
  
  他们两人,带领几位九阶大君,主动靠拢。
  
  “你的确够聪明。”聂天粲然一笑,因那些弱阶异族的远去,他再难轻易地,获取更多血肉能量补充,“不过在我眼里,那些九阶以下者,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。你这位森屠大尊,陨灭的价值,超过他们的总和!”
  
  “出来!”
  
 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如嗜血的长矛,闪电般飙射出来。
  
  骨头一浮现,赤红骨节中有密密麻麻地血脉晶链,彩虹般闪亮。
  
  星空巨兽独特的血脉天赋,随之爆发。
  
  在场的所有墟界异族强者,都敏锐地察觉出,他们的血脉隐隐受到了一点压制,连森屠大尊都不例外。
  
  “去!”
  
  聂天随手一掷,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就像是饥饿的凶兽,咆哮而出。
  
  骨头划破幽暗星穹,一头庞大到不可想象,只存在于墟界生灵梦魇中的巨兽虚影,骤然浮现。
  
  “我的天!”
  
  绝大多数连星空巨兽,都没听过的墟界大君,第一次看到巨兽虚影,只觉得连骨头都在颤栗。
  
  那些人,连战斗的勇气,都无法凝聚。
  
  “噗哧!”
  
  赤红骨头,如能洞穿宙宇,轻易的洞穿了一位位墟界大君的躯体。
  
  不论是魔族的不灭体,还是白骨族的不破身,在那截骨头的冲击下,都脆弱的如纸糊。
  
  骨头飞过,魔族和白骨族的身躯,“蓬”的炸裂,白骨族如白玉般的骨头,魔族紫色的鲜血,喷洒的到处都是。
  
  “九阶的大君。”
  
  聂天的视线,追逐着那截骨头,眼瞳深处,浮露出一抹感慨。
  
  犹记得当年,九阶的异族大君,还如山般高大,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  
  从魔域而来,欲图杀向陨星之地的血狱大君卡迪,就令他左支右绌,差点就糟了毒手。
  
  还好天尸宗的酆北罗出现,帮助他击杀了卡迪大君,不然陨星之地就会沦陷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
  而现在,他随随便便将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释放,都没有费什么力量,没有燃烧生命精血,就有数名墟界的大君,在他眼皮子底下爆灭而亡。
  
  那些墟界大君,以他如今的眼力来看,任何一个都不逊色卡迪。
  
  “曾几何时……”
  
  他轻轻眯着眼,气血海自然发动,然后就看到暴体而亡的墟界大君,血肉精气如溪河,汹涌而来。
  
  “退!”森屠大尊再一次低喝,“从此刻起,九阶者,也都退离到千里之外!”
  
  “迟了。”
  
  聂天长笑一声,又是一步跨出。
  
  一片片灿然星光,于他脚下绽放,他那一步,竟神奇地越过了森屠大尊,出现于那位魔族大尊的背后。
  
  “你们的大人,都说了要对我不择手段,那我也就不和你们客气了。”
  
  聂天不断挥手,掌心绚烂的星芒,凝为一个个星辰法阵,拍向那些墟界的大君。
  
  星辰法阵深处,暗含他的生命血脉,还有炽烈的炎能。
  
  然后,就见那些在墟界也小有名气的大君,如一只只鸟禽般,被他从虚空拍落向下方深暗星河。
  
  骨头爆裂声,不绝于耳。
  
  “啧啧,蝼蚁一般,实在太弱了。”
  
  他轻声嘀咕着,运转着星烁,随意地变幻方位,每每抬手一拍,就有一位墟界大君遭殃,爆体而亡。
  
  海族和月族的族人,吓的魂飞魄散,不断后退。
  
  聂天的凶残,对魔族、白骨族、冥魂族大君,那种碾压的屠杀,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,忽然从一些光族族人聚涌地,阴恻恻响起。
  
  空间阵法的波动,随之平息。
  
  聂天愣了下,就知道有什么人,借助空间阵法,从别的天地降临。
  
  只是,那人的声音,他异常熟悉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道光柱,如电破空。
  
  光柱中,显出一个身影来。
  
  “蒋塬池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