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你愿做狗,我不愿!
    光柱内浮现,赫然是幽影会的会长,蒋塬池!
  
      那片区域,乃墟界所谓的光族族人聚集地。
  
      光族族人,血脉中蕴含光明力量真谛,传言在魔族黑暗之王没有崛起前,光族在墟界还有一定地位。
  
      随着黑暗之王的强大,魔族的鼎盛,光族被排斥打压。
  
      光族,一度沦为魔族的屠杀对象。
  
      此刻,那些光族族人,皆眼神狂热地看向蒋塬池。
  
      光族族人,皮肤较白,有着金黄色的头发,还生长着羽翼。
  
      而且,那些光族族人的羽翼,竟然也不一样,有的光族族人羽翼多,有的光族族人少,不过都是一对对的。
  
      在蒋塬池显出神之法相,如一轮释放出刺目强过的烈日,威风凛凛出现后,光族族人都朝着他顶礼膜拜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!”
  
      两人的视线,突然交击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
  
      他们之间的星海,如有一束强过,将所有昏暗驱散!
  
      令人不适的强光,就在他们中央蓬地迸发,使得很多异族关注者,眼睛都隐隐生痛。
  
      连魔族的森屠大尊,都愣了愣,攥住魔云戟,没着急对聂天下手,而是沉着脸,道:“光族族人,竟然以那种眼神,看向一个人族。那种眼神,那种礼仪,分明是将那位人族视为族长,视为族内的引导者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嘿,我们侵入人界失利时,反而有人族族人,在我们墟界掌控了光族!”
  
      看得出来,森屠大尊很是不爽,注意力悄然不觉间,从聂天转移到蒋塬池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!”罗万象也失声惊呼。
  
      他被两大邪神围击时,因蒋塬池的大放光明而震惊,凝神细看后,他身形巨震,喝道:“墟界,果真是一处奇地!连你蒋塬池,都在墟界突破了境界!神域后期啊,除我之外,又有一位神域后期,诞生在墟界!”
  
      “人族,竟成为了光族的族长!”
  
      海族、月族族人,三大奇族的族人,眺望着祭出神之法相,宛如硕大的太阳般,不断释放着光亮的蒋塬池,心生惊异。
  
      “蒋塬池!”罗万象高喝,“你能统领光族,果然非凡。但你,只是区区一人而已!光族在墟界,必须接受三大族的调度!你蒋塬池,身为光族族长,理该于我合力,诛杀聂天!”
  
      “呵。”
  
      蒋塬池低低轻笑,处于巨大光族中的他,眯着眼,远远看了一下罗万象,以极尽嘲讽地语气说:“罗万象,你愿意做狗,我可不愿。”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罗万象脸色瞬间铁青。
  
      蒋塬池的那句话,无疑刺痛了他,将他最介意的地方,**裸地剥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魔族、冥魂族和白骨族族人,也是神色巨变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光族,难道敢违背我们的命令?”魔族的森屠大尊,咧嘴嘿嘿狞笑,突然将矛头转向光族和蒋塬池,“区区光族,只有你一位外人,还有一战之力。除你之外,一位高阶大尊没有,这样的力量,敢和我们叫板,你是不是活腻了?”
  
      在他心中,光族和海族、月族一样,都是小族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族群,就应该乖乖听命于他们,乖乖在限定的时间内缴纳供奉,以此来获取生存空间。
  
      任何光族族人,就算是族长,和他讲话时,都要保持谦卑和顺从。
  
      如下位者,面对上位者。
  
      如果光族的族人,像蒋塬池般不服管教,不听命令,那就必须接受严惩。
  
      “森屠大尊是吗?”蒋塬池吸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光柱中,数不尽的光烁,如雨点般,被他吞没到神之法相,这令他的气势,愈发的惊人,连聂天都微微皱眉。
  
      没有跨入到神域后期前,蒋塬池和梵天泽两人,都是人族的战力滔天者。
  
      储睿、玄光羽、游奇邈之类,和他们的境界,在同以级别者,可都被他们压制。
  
      幽影域的力量,也仅次于四大古老宗门。
  
      光影同修的蒋塬池,不知道借助墟界光族的什么力量,居然成功迈入到神域后期,还得到光族族人的认可,获取统治权。
  
      这让在人界,摧毁了幽影会的聂天,都生出凝重感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觉得,蒋塬池的威胁,还要略高于魔族的森屠大尊。
  
      “我特意赶来,只是想要告诉诸位。”面对森屠大尊的威胁,蒋塬池没有丁点畏惧,“从今以后,墟界的光族,不再听命于任何人!你们魔族,还有冥魂族、白骨族,再也休想凌驾于光族!”
  
      “光族,以后只听命于我,我将庇护光族!”
  
      这番话,说的掷地有声,要多硬气就有多硬气!
  
      连聂天都为之侧目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,蒋塬池的出现,和罗万象一样,都是来围击自己的,没料到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敢!”森屠大尊勃然大怒,“区区光族,还敢和我们叫板?你叫什么,谁给你的底气?还有你们!”
  
      他指向蒋塬池旁边,那些有四对羽翼的光族族人,厉喝道:“你们,真的任由他胡来?他区区一个人族,真的能率领你们?”
  
      闻言,四对羽翼的光族族人,无比庄严肃穆地齐声道:“他叫蒋塬池,以后,都是我们光族族长!他的态度,就是我们光族的态度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这是你们自找的!”
  
      森屠大尊怒吼一声,如山般的魔躯,虚空横移,轰地一下就降临光族所在地,他那布满利刺的脚,狠狠地踩向光族族人的星河古舰。
  
      他这是要杀鸡儆猴,给光族深刻教训,以免海族和月族,还有别的小族,也和光族般不服管教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了,从今以后,光族将由我庇护。”蒋塬池抬起头,阴恻恻地瞪着森屠大尊,沉喝道:“影缚!”
  
      万米高的森屠大尊,被蒋塬池的光耀神之法相,照耀出来的影子,瞬间变得鲜活。
  
      森屠大尊的影子,居然霍地冲出来,抱住了他踩下来的那一脚。
  
      他那只脚,就要落向光族星河古舰时,突然顿住。
  
      森屠大尊再怎么发力,都没办法将近在咫尺的光族星河古舰,给踩碎。
  
      他还生出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,他的力量,对抗的,好像是自己……
  
      因他而显现的影子,似在调用他的血肉能量,反过来束缚他,让他无法尽展力量,去惩治光族族人。
  
      “阴影邪力,这是人界一个最歹毒邪恶的法门!”
  
      有从人界而来的,妖魔族的族人,大声疾呼,去提醒森屠大尊,“大尊!人族的幽影会,精通阴影邪力!当初幽族的异物臌?,横行于人界、灵界,最终都被阴影邪力束缚!大尊小心啊!”
  
      三大奇族在人界败北,从七星界海逃回墟界时,也带上一些有潜力的,对他们忠心的妖魔、邪冥和骸骨族族人。
  
      出自灵界的异族,自然是知道幽影会的,对阴影邪力也有一定认知。
  
      “阴影邪力?”森屠大尊的脸上,说不出的怪异,“光族,明明是血脉内,含有光明力量。这样的一个种族,为什么臣服于还修行阴影力量的人族?”他想不通。
  
      “有点尴尬啊。”被晾在一边的聂天,摸了摸鼻子,向其余邪神下令,“既然如此,你们合力,先干掉罗万象这个叛徒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