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混战

      他猜测,蒋塬池该没有回过人界。
  
      不然,蒋塬池看到他的霎那,就该痛下杀手。
  
      幽影会,几乎是被他连根拔起,身为幽影会的会长,蒋塬池只要来过人界,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。
  
      “战吧,局势越乱,对我越有利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环顾四周,看着三大族的强者,突然间把蒋塬池视作仇敌,暗暗畅快,“墟界三大奇族的战力,会因为蒋塬池,因炼魔禁地的祸乱,被迫转移一部分。这样的话,灭星海那边,该能获得主动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合力,呈环形,将罗万象围住。
  
      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五种浓郁的负面力量,汇聚为海,淹没而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细细感知,隐隐觉得五大邪神散逸在墟界的负面海,和他们成功交融,又进一步增强了他们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罗万象绝对不是对手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。
  
      面对着汹涌的负面海,连那星罗万象旗的辉芒,都被遮蔽。
  
      锦旗上,繁星蒙尘,纷纷暗淡无光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骤然动荡开来。
  
      仰头,他忽然发现他的灵魂识海,显现出五口神秘的井。
  
      每一口井,都在喷涌着负面情绪,分别为怨恨、恐惧、绝望、狂怒、嗜杀。
  
      井,乃五大邪神以魂念模拟炼魔禁地,向罗万象发动的灵魂攻击!
  
      罗万象的识海,顿时被那些负面能量给搅乱,种种精妙的星辰法决,都因此失效。
  
      “绞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突然旋动开来,并以冥魂族的古老魂语,嘶啸着高喝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狰狞躯身,疯狂的旋动,似化作一磨灭天地,碾碎虚空的大绞盘,绞盘每转动一圈,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都变得残缺一些。
  
      神之法相缺少的的,其实乃罗万象精炼的魂力。
  
      “不!”
  
      因魂力的消逝,罗万象哀嚎着,连连动用三种他参悟的魂术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,由五大邪神合力推动的灵魂大绞盘,乃冥魂族的无上魂术!
  
      当年五大邪神以巅峰之力,推动着灵魂大绞盘对付天魂大尊,令天魂大尊都受困许久。
  
      “可怜啊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掉转过来,神态从容地,看着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啧啧地评价着,“以为感悟冥魂族的魂之精妙,就能在墟界立足,还能为非作歹。呵,殊不知,我所掌握的力量,能专门针对你这类人。”
  
      似由诸天星辰凝炼的,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迅速裂开。
  
      那种架势,就像有众多看不见的绳索,缠绕着罗万象的神之法相,勒紧后,将其分尸。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罗万象神之法相的脑壳,突有五道青冥光芒,冲天而起。
  
      光芒,似洞穿罗万象的脑袋。
  
      蓬地一声,罗万象的神之法相就解体了,然后化作千万束灰色的流光,朝着上方天穹,下方深谙星空逝去。
  
      灰色流光,乃罗万象的魂力和星辰之力的凝结,是他的力量来源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是墟界,在我们的天地,你想要逃离,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。”恐惧邪神狞笑。
  
      然后,聂天就看到五大邪神也蓬地炸裂,化作比罗万象多好几倍的青色电芒,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,去追逐罗万象的灰色流光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聂天忽然就知道,横行人界多年,曾一度压制着他,让他觉得压力巨大的这位碎星古殿的副殿主,怕是要完了。
  
      冥魂族,没有高阶大尊降临,先抵达的那些族人,骨子里敬畏着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不敢,也没有能力去插手,五大邪神对罗万象的追杀。
  
      “解决之后,你们迅速归位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以魂念,吩咐了一句,就将注意力放在森屠大尊和蒋塬池的战斗上,不再去理会罗万象。
  
      他对血肉精气永远有巨大的需求,可罗万象偏偏没有,不值得他在意。
  
      至于罗万象陨灭以后,造就的残魂,自当有五大邪神吞没,他也不愿去插一脚。
  
      “海族,月族,你们其实也没有必要,继续听命于三大族。”蒋塬池的神之法相,大放光明,他举手投足间,都挥洒出刺目的光明,以光明为利器,不断给予森屠大尊压力,“三大族,侵入人界败北,灭星海那边也未必能占到便宜。他们根本没有太多精力,去理会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海族、月族的大尊,听到蒋塬池这番话,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便在这时,一座白骨皑皑的城池,绽放着森白死亡光芒,悄然抵达。
  
      “碎骨城!”
  
      “陨骨大尊!”
  
      海族、月族的两位大尊,异口同声地惊喝,旋即忽然冷静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暗地里,要族内血脉低阶者,尽量不要参战,他们本身则不敢离去,还是逗留着。
  
      “陨骨大尊!陨骨大尊到了!”
  
      白骨族的族人,顿时欢呼起来,然后就见白骨族的族人,一个接着一个,飞向那座白骨城池。
  
      碎骨城,也对白骨族族人,展开了欢迎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死亡丰碑从城池内,猛地漂浮出来,陨骨大尊就在丰碑上,眺望着聂天,道:“你,就是人族的聂天?嘿嘿,有个虚空灵族的女人,好像非常在乎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在何处?”因他这句话,聂天突然注意到他,“碎骨城?我听人说过,烬骨大尊也有这么一座,和你一样的城池,是不是这样?”
  
      陨骨大尊眼神一冷,“没错,烬骨大尊是我的前辈。至于那个虚空灵族的女人嘛,她被我宰了,她的尸骨,就在城池内,你要不要进来看看?”
  
      “被你宰了?”聂天冷笑,“就凭你?”
  
      陨骨大尊一僵。
  
      “以你的力量,想杀她,只是做梦罢了。”聂天吸了一口气,“不过,我还是想进去看看。传说中,白骨族大尊的躯体,乃是世间最坚固。烬骨大尊,是被我敲碎骨头而亡,我倒是想看看,你的骨头,有没有他的硬!”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正闲着无事的他,虚空踏步,瞬息间就在碎骨城前方冒出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信,以你的力量,能轰碎他的骨头。”陨骨大尊反被激怒,眼瞳中苍白火焰燃烧,“他的那座碎骨城,也没有出现于灵界,不然以你的力量,绝不可能胜过,有碎骨城加成力量的他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