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内部分化
“裴WwW..lā”
  
  轰杀魔族的聂天,一看到她现身,灿然一笑,“你没事就好。”
  
  裴琦琦神色清冷,没有理会,而是将注意力放在炼魔禁地。
  
  “嗤!”
  
  一束束蕴含空间血脉的力量,注入到界宇棱晶其中的一面,那一面,顿时浮现出邵天阳的火焰幽影。
  
  “空间,连通!”
  
  裴琦琦低呼,一截晶莹如玉的指头,重重按向那一面,有邵天阳位置的棱晶。
  
  万千奇光,从她指尖和棱晶的接触点,蓬地爆发。
  
  她虚空灵族的血脉,轰然而动,周身穴窍中的一片片空间,似在强行沟通着棱晶内的天地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她眉梢一动,眸中闪现一抹惊异。
  
  有种泥泞般的阻力,在她和棱晶连接的炼魔禁地存在,那阻力是如此诡异,居然导致她的空间血脉,都不能敞开。
  
  她猛地低头。
  
  炼魔禁地,无数玄奥莫测的禁制,仿佛突然被激活触动。
  
  就见汹涌的魔火深处,闪耀而出亿万紫色幽电,电芒相互交织着,编织成秘阵,隔绝一切力量的探索。
  
  包括空间异力!
  
  “算了……”
  
  轻轻嘀咕一句,裴琦琦就不再费力,只是将一缕魂念,通过界宇棱晶,传递给邵天阳,“不是我不愿助你,而是我的力量,我的境界和器物,尚且达不到穿透炼魔禁地的禁制,把你和那位炎龙,从中带离的地步。”
  
  邵天阳在炽烈魔火中,脸色灰暗,无奈叹了一口气。
  
  炎龙族长,看着他神色的细微变化,如被浇了一头冷水,喃喃低语:“连这位精通空间力量,具备虚空灵族血脉者,以空间至宝都不能穿透到禁地,那我们,恐怕是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。”
  
  他和邵天阳的力量,时刻都在流逝着。
  
  终究有一日,他的气血会耗尽,而邵天阳的火焰灵丹,火焰神域也会燃尽。
  
  那时,就是他们的末期。
  
  他们的血肉、力量来源,还有灵魂,都会被炼魔禁地的魔火,一点点地燃烧殆尽,不留一丝痕迹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嗜杀邪神横渡星河,倏然而至。
  
  罗万象持有的,那猎猎作响的星罗万象旗,高高飘扬着,被他给带了回来。
  
  星罗万象旗中,浮现出一张扭曲变幻着的魂影,它被嗜杀邪神的灵魂秘术,给死死压制着,动弹不得。
  
  “主人,罗万象已经伏诛。这件不朽神器,我们帮你带回来了。”
  
  嗜杀邪神毕恭毕敬地,向屠戮着魔族族人的聂天行礼,那星罗万象旗则是飘逝而出,奔着聂天而来。
  
  “星罗万象旗……”
  
  聂天轻声嘀咕了一句,嘴角逸出一缕微笑,“不朽神器,都有器魂。这个被罗万象驯服,被他炼化的器魂,抹掉着实可惜。不抹掉的话,器魂又不会乖乖听话。既然如此,那么就只能另辟蹊径了。”
  
  “嗤!”
  
  一枚青色印记,光球般从冥魂珠飞出,霎那间射向星罗万象。
  
  印记中,仔细去看,能看到一条条冥河。
  
  那些冥河交织在一块儿,仿佛生灵的经络,还沉淀着数不尽的细小魂文,烙印着冥魂珠的精妙魂术。
  
  很多冥魂族族人,四散逃逸者,身影突然凝滞。..
  
  他们神色错愕地,转过头来,呆呆看向那青色印记。
  
  “天,天魂印!”
  
  “天魂大尊最精妙的魂术,天魂印!”
  
  “他,他竟然能炼制天魂印!”
  
  了解天魂印的冥魂族族人,呆若木鸡,一个个神色茫然,直接傻眼了。
  
  暗魂域的冥河长存,能以魂念徜徉冥河,感悟天魂大尊遗留魂术的冥魂族族人,都深知天魂印的奇诡和凶悍。
  
  天魂印,乃天魂大尊最核心,也是最招牌的魂术。
  
  众多冥魂族的大尊,都未能从冥河内,感悟出天魂印的精妙,不能炼制出天魂印出来,聂天区区一个外人,凭什么可以?
  
  能炼制天魂印,岂不是证明了一个事实——聂天得到了天魂大尊的残魂认可!
  
  “五大先辈,选择听命于他,他能把持幽魂权杖,难道说……天魂大尊的魂之传承,被他得到了?”有冥魂族族人,不由深思,“他是强行得到的,还是天魂大尊的遗留残念,主动对他的挑选?”
  
  就在冥魂族族人,震惊不已时,那枚天魂印逸入星罗万象旗。
  
  锦旗中,器魂浮现的魂影,猛地绽放出光芒。
  
  光芒为青色,魂影头部方位,一枚和五大邪神眉心全然一致的青色晶体,突然绽放。
  
  星罗万象旗的器魂,其中罗万象烙印的,所属于他的残念,禁制,魂之束缚,顿时被天魂印融化。
  
  取而代之的,乃是聂天的意志,聂天的魂印!
  
  “妙哉!”
  
  聂天禁不住笑了起来,因为他已经清晰地感应出,他和星罗万象旗正一点点的变得亲近起来。
  
  器魂,已经在迅速接纳他,承认他为新主。
  
  “五品的不朽神器啊,罗万象费尽心思,好不容易将器物的等阶,再次提升了一截,转瞬又落入我手,哈哈!”
  
  纵声大笑的他,伸手,突然指向残存的白骨族族人。
  
  星罗万象旗骤然飞出。
  
  如一片灿然星海,那星罗万象旗将一位位逃离的白骨族族人,给卷入其中。
  
  神器中,数不尽的星辰颗粒,如棱角锋利的碎钻,将那些白骨族族人的骨头,切的纷纷断裂。
  
  白骨族族人的死亡惨叫,不绝于耳。
  
  有苍白的气流,从星罗万象旗中,一缕缕流逸而出。
  
  注意到冥魂族族人异状的聂天,只是追杀魔族族人,汲取他们的血肉精气,连刚以天魂印感化的星罗万象旗,也只是追杀白骨族族人。
  
  冥魂族那边,他刻意地忽略了。
  
  他想通过这些冥魂族的族人,为他传递消息,这个消息就是五大邪神听命于他,他能将炼制的天魂印施展。
  
  “暗魂域的那条冥河,我也要一并炼化,或许等我去暗冥域时,冥魂族内部会有不同的声音。”聂天嘿嘿低笑,“内乱,有时候更加容易导致崩溃。我就要冥魂族中,有不同的声音,和主流的声音对抗!”
  
  ……
  
  人界,七星界海。
  
  董丽、血灵子、尹行天一行强者,悬浮在湛蓝海洋上方,俯瞰着海水,神色沉重。
  
  姬元泉、叶文翰、储睿,还有四大古老宗门的众多强者,眼神肃穆,也盯着界海,看向界海底部,应该处于畅通状态的界门。
  
  “以前,需要足够强大,才能进出界门。”虚灵教的姬元泉,眯着眼说道:“墟界三大奇族到来后,不知通过什么手段,令界海的海水变得稳定。经过我现在的判断,只要达到圣域的人族,就能通行。”
  
  尹行天道:“异族,因血肉强大,更容易进出。”
  
  “你们如何决定,我们不管。”董丽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但我夫君,已经杀入墟界,我们会去墟界和他汇合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