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直捣黄龙!
    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绵长的冥河,环绕着域界,数十位耄耋之年的冥魂族老者,冲出暗魂域,围着冥河游荡着。
  
      每一位冥魂族老者,血脉都在九阶、十阶级别,可他们的生命气息,分明即将要油尽灯枯。
  
      浑浊的冥河深处,原本璀璨明熠的魂文,皆暗淡无光。
  
      鲜活的冥河,似……渐渐走向了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新生的族人,无法以血脉响应冥河,再也不能从冥河内,参悟出血脉奥妙。”一位族老哭丧着脸,绝望地哀嚎,“作孽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幽魂权杖遗落,我族那五位先辈,复活重生以后,竟然听命于人族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位人族族人,把持着幽魂权杖,正在炼魔禁地大杀四方!他所轰杀的,还有我们的族人啊!”
  
      “千魂!”
  
      “摄魂!”
  
      众多冥魂族族老,就在冥河周边,发出声声凄厉呼喊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魂音,本该通过冥河,传递到墟界族内各个要塞。
  
      可此刻,激发精血传递的魂音,再也不能借助冥河的力量,他们的魂念在冥河内,如于泥沼中穿行,艰难异常。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暗魂域内,一道身影飞逝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灭魂!”
  
      一位冥魂族的族老,阴森森地瞪着他,“你不是应该在炼魔禁地吗?千魂传讯于你,要你去炼魔禁地,配合罗万象轰杀那位叫聂天的小子,你为什么回来?”
  
      众多冥魂族族老,都恶狠狠地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在墟界战力排名第八的灭魂大尊,消瘦的脸颊,布满了狰狞疤痕,青色眼瞳中,透出一种灰暗,漠视生命的阴沉寒意。
  
      “炼魔禁地那边,我还没有抵达,三大族的合力,就溃败了。”灭魂大尊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罗万象已败亡,魔族的森屠大尊,反被一个精通光明力量的人族挡住。至于那聂天,战力滔天,还有我族五位先辈相助。”
  
      “白骨族那边,只有一个陨骨大尊,还在我之前被轰杀,连碎骨城都爆裂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种局势,我贸然前往,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三言两语,就将发生在炼魔禁地的变故,向诸位冥魂族族老道明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  
      得到消息的那些族老,轰然变色,连呼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有个事情,希望各位族老注意一下。”灭魂大尊眼睛闪烁着异芒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那位名叫聂天的人族混血者,不是强夺了幽魂权杖,而是……真正得到了权杖的认可!”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!”一位德高望重的冥魂族族老,暴跳起来,“幽魂权杖意味着什么,你们不会不知?除非得到天魂大尊的传承,不然绝不可能得到权杖认可!人族,凭什么能得到天魂的传承?”
  
      “他,炼制出了天魂印,而且能娴熟运用。”灭魂大尊又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天!这,这怎么可能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看错?他将天魂印炼制出来了,还能熟练运用?”
  
      各大族老,都炸开锅了,眼珠子都要爆裂。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重重点头,“虽非亲眼所见,可众多逃离的族人,都能证明此事。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,其中的器魂,就被天魂印扭转魂之本源,在极短时间内臣服于他!三界中,除了天魂印,再没有什么异物,能取得如此逆天的功效!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冥魂族的族人,忽沉默下来。
  
      好半响,其中一位族老,以充满苦涩的声音,喃喃自语:“莫不成,这位人族的混血者,真得到了天魂的传承?天魂的力量,能够被他所用,是因为认可了他?”
  
      “哧!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刻,浑浊的冥河中,沉淀在河底的众多魂文,有部分骤然闪耀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,顷刻间被冥河吸引。
  
      “啊!冥河,冥河又要复苏了吗?”有族老激动起来,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天魂不会舍弃我们!冥河的古怪,一定是另有原因!”
  
      其余族老也在大呼小叫。
  
      唯有灭魂大尊,脸色出奇地难看,如临大敌地看向一方昏暗虚空,低喝道:“聂天,可是你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还在欢呼中的冥魂族族老,听到这个名字,一个个吓的魂飞魄散,猛地看向那方昏暗处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血脉等阶,虽然不算弱,可他们漫长的寿命,其实都即将走向尽头。
  
      因血脉等阶,未能突破到大尊,或大尊的高阶,他们的力量,生命,战力,都在缓慢的倒退。
  
      有的人,战力已倒退数万年之久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他们,在冥魂族只是充当一个引导者,先贤,智慧教导的角色,至于战斗……其实早就不再适合他们。
  
      而聂天这个名字,他们从听说起,就知道有众多族人,被其屠戮。
  
      人界、灵界和墟界,都有冥魂族,还有邪冥族的族人,惨死在聂天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是我。”
  
      一声轻笑,从那昏暗虚空响起,聂天慢吞吞走出,他斜了灭魂大尊一眼,说道:“在场的数你最强,你应该就是灭魂吧?嘿,你是通过秘密的空间法阵,才能迅捷归来吧?我随后直达暗魂域,是不是很意外?”
  
      “并不意外。”灭魂大尊神情肃穆,旋即微微鞠身,向那些冥魂族族老说道:“诸位,烦请立即回归暗魂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,好好!”
  
      很多族老连连点头,逃一般地,飞向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一层层宝石般的光罩,在他们飞入暗魂域的霎那,顿时和界壁交融,将偌大一个域界笼罩在内。
  
      “多少年了?”有一位冥魂族的族老,看着光罩的祭出,感叹不已,“我族的幽暗魂界,恐怕数百万年,都没有开启过了吧?那么多年过去了,只有我们侵入别的域界天地,还从没有被人逼迫的,要开启幽暗魂界的地步!”
  
      他没有逃亡,依然站在冥河旁。
  
      在他身侧,还有三位冥魂族的族老,都流露出悲愤屈辱的神色。
  
      “幽暗魂界?”聂天眯着眼,出神地凝视着那层层暗淡的结界,“邪冥族的血脉天赋,也有一种叫幽暗魂界。那种魂术,应该就是以此结界命名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他突然释放出一缕精炼魂力,射向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他那如利刃般,能洞穿金石的魂力,一击中幽暗魂界,便石沉大海。
  
      其魂力,似融入幽暗魂界,成为其中的能量源。
  
      “咦,很厉害的结界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啧啧称奇,不吝啬地赞叹了一句,然后笑着说道:“就是不知道,如此奇妙的幽暗魂界,能不能挡得住这个东西?”
  
      他唤出了幽魂权杖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