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河底幽影

  
      幽魂权杖一出,冥魂族的那些族老,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“呼呼!”
  
      沉寂了许久的冥河,突然汹涌,河底仿佛有一股力量,正在迅速复苏!
  
      所有冥魂族的族人,不论是紧靠着冥河,还是在暗魂域,皆生出感应。
  
      无数道目光,齐齐汇聚向冥河,神色复杂难明。
  
      唯有灭魂大尊,脸色平静,眼中没丝毫波澜。
  
      似乎,他早知道会这样。
  
      “是幽魂权杖的力量!”
  
      和聂天对话的那位族老,浑浊的眼瞳,终迸射出精芒,瞪着聂天厉喝:“权杖,乃天魂大尊遗物,冥河乃至尊的灵魂识海幻化而成。你依仗幽魂权杖,来我们暗魂域兴风作浪,真以为我们和魔族般好欺负?”
  
      “和魔族般好欺负?”聂天哑然失笑,“魔族那边,因炼魔禁地的存在,反而是一个麻烦。至于你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神色一冷,道:“我觉得可能相对而言,还容易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这句话,简直就是羞辱!
  
      还没有进入暗魂域的几位族老,被他这句话气的,差点都要吐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,你对这条冥河充满渴望。”聂天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释放你,让你自己来寻找答案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咻!”
  
      幽魂权杖从其掌心脱离,向最后那条冥河飞去。
  
      聂天过来的昏暗之地,裴琦琦慢吞吞浮现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之后,同样出自冥魂族的五大邪神,略有些犹豫扭捏地,也逐个显露出真容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现,冥魂族的那些族老,如遭重创。
  
  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族老们,指着五大邪神,结结巴巴。
  
      他们从年幼起,就膜拜天魂大尊,还有站在天魂大尊身后的,五位强大的邪神。
  
      对他们而言,天魂大尊,还有那五大邪神,就是一种信仰!
  
      眼见着,他们朝拜了数十万年的邪神,活生生地浮现出来,却分明站在聂天这个人族来犯者身后,以聂天为尊,他们的高傲,岂能让他们接受?
  
      他们,可是叱咤三界,最顶级的高等级生命种族啊!
  
      人族,算什么东西?
  
      “区区人族,也敢把持我族的圣物!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有一个低沉的声音,竟然从冥河底部,慢悠悠地传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的眼睛,骤然一亮,似等候了多时。
  
      一位位冥魂族的族老,先是愣了愣,旋即猛的反应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?是你来了吗?你不是应该还在闭关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的声音,从冥河的河底传来的。你,你人在何处?”
  
      “摄魂!你立即拿下这个人族的狂妄小辈!”
  
      几位族老,一听到那个声音响起,一个个突然变得兴奋,似充满了底气。
  
      之前神色严峻的灭魂大尊,也瞬间变得放松,似乎知道摄魂大尊既然出声,那聂天就势必逃脱不掉,将陨灭在他们冥魂族的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“不太妙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中的嗜杀邪神,嗅出不对劲,急忙向聂天传讯,“主人,最后一条冥河,先前复述的力量,再次沉寂。从那冥河内,我们已经感受不到,原主人的残存气息。另外一股力量,取代了主人,已把持冥河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最后一条冥河,完全被污秽了!”恐惧邪神道。
  
      也在此刻,聂天的主魂,生出一种刺痛,和巨大的不安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他只觉得,幽魂权杖正被一股力量,强行渗透进去。
  
      “我族的暗魂域,你竟然也敢闯。”摄魂大尊的声音,充满了轻藐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!”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环绕着暗魂域的冥河,宛如一条无比巨大的巨蟒,骤然向聂天和五大邪神所在地冲去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识海,仿佛要爆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,五大邪神,纷纷大惊失色。
  
      冥河,从天魂大尊陨灭后,就环绕着暗魂域,从未有过异动。
  
      如今,有人竟能御动冥河,以冥河来杀敌!
  
      冥魂族族人沸腾了!
  
      “主人!这股力量,太强大了,你……”嗜杀邪神急忙出声,提醒聂天速速逃离,因为从那条冥河内,他嗅到了原主的力量!
  
      聂天脸色凝重至极,一瞬不移地,紧盯着那条冥河。
  
      生命血脉全面爆发,他瞬息直达九千米,气血海祭出,连星辰、火焰、草木神域,都立即激发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也嗅到了强烈危机。
  
      在他眼中,那条狂涌而来的冥河,蕴藏着的力量,足以摧毁一个个域界,甚至能毁灭人界的一片星域!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浑浊的冥河底部,有一道幽影,似吞没着数不尽的魂灵,壮大而成。
  
      他显得很模糊,可聂天却知道,他在疯狂地狞笑。
  
      千万道魂之光烁,属于天魂大尊的印记,精妙的魂文魂术,似都被其一人夺取,化作他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聂天顿时明白,所谓的冥河浑浊,其实乃摄魂大尊,强行去炼化冥河!
  
      冥河,乃天魂大尊的残存意识、魂念变幻,能够供冥魂族的族人,参悟他的魂之精妙,早早获得战力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将冥河炼化,这是据为己有!
  
      他要以冥河,来成全自己,让守护冥魂族的那条冥河,成为他的武器,成为他血脉进阶的基石。
  
      而且,他似乎还成功了。
  
      所有沉落冥河的,众生的魂灵,都化作他的力量之源,成为他的利刃!
  
      冥河终席卷而来,聂天以生命血脉激发的气血海,星辰、火焰、草木三大神域,面对着咆哮的冥河,都变得无比脆弱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气血海如被一头千万里的星河古舰冲撞,瞬间崩碎,被打散的血光,化作漫天血雨,疯狂地回聂天皮肤。
  
      如梦如幻,璀璨瑰丽的星辰神域,旋即“蓬”的爆灭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惨啸声中,九千米巨大的聂天,骨骼炸裂,血肉模糊地抛射向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冥河河底内,那道巨大幽影,冷冷地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冥河还在冲击,一条条较小的河流,竟分而飞出,向裴琦琦,还有五大邪神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五位先辈,别怪做晚辈的心狠手辣,要怪,就怪你们眼睛瞎了,偏偏要去听命于一个人族!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你们,还不如,不复生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