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重创
    摄魂大尊的指责声,轰天动地!
  
  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脑海,仿佛都被他的咆哮,掀动的波涛汹涌。
  
  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  
      从冥河飞出的,一条条较为纤细的溪河,飙射到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和聂天一样,五大邪神也在顷刻间,遭受重创。
  
      蓬蓬血雨,由他们血肉之躯内挥洒而出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才欲讲话,一股直达灵魂的寒意,突从眼前冥河透出。
  
      河底,摄魂大尊的那一道幽影,似冷冷看向她,“虚空灵族?嘿,你的那些祖辈,就是在我们的追杀下,不断在各方域界苟延喘息。就连你们虚空灵族的祖地,所谓的虚空乱流地,都曾被攻陷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你们,还敢来墟界作祟?”
  
      一道狰狞魂影,突从冥河飞出。
  
      那道魂影,一脱离冥河,突然化作飞烟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呆了一下,旋即就看到一抹魂影,于她的灵魂识海浮现,奔着她的真魂而来,似要将她的魂魄撕碎。
  
      难以言喻的刺痛,顷刻间,从其脑海爆发。
  
      她忍不住轻轻嘶啸。
  
      “咔咔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的骨头,都在一根根断裂,来自于冥河的恐怖冲撞力,蛮横到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!你做的不错!”冥魂族的族老,咧嘴狞笑,“区区低贱的人族,也敢来我们祖地耀武扬威,真是找死!”
  
      “杀,杀了他们!”
  
      其余冥魂族族人,吩咐叫嚷。
  
      连许多先前看到局势不妙,潜隐到暗魂域的冥魂族族人,都再次冲出结界,阴森森地瞪着聂天等人。
  
      昏暗之地,那条冥河绕着环,将聂天众人围住。
  
      如首尾相连巨蟒般的冥河,绽放出蒙蒙青光,耀的人眼睛,都有点睁不开来。
  
      许许多多,黯淡无光的魂文,似再次璀璨。
  
      唯一令人遗憾的是,璀璨的魂文,烙印的灵魂真谛,并不能被感知,被参悟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大人,早知道那聂天,把持幽魂权杖以后,会进入我们暗魂域。”灭魂大尊扬声高呼,“我也是奉摄魂大人的命令,在炼魔禁地示敌以弱,故意诱导聂天到来。事实上,冥河的连番变动,也是摄魂大人刻意而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做的一切,都是要聂天来暗魂域,来炼化冥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永远想不到,摄魂大尊的力量,早已能够和冥河共鸣!冥河的真正力量,大人能随意调动!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人族,敢过来送死,还真是可笑。”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冷笑着,对摄魂大尊极尽奉承。
  
      “唔,原来摄魂早有定计啊。”一位族老恍然大悟,连连点头:“好!很好!这聂天传言在灵界,还轰杀了白骨族的烬骨大尊。烬骨,也是排名前十的家伙,都被这家伙击杀。现在,摄魂该灭杀聂天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,摄魂的排名,都该动一动,让乾魔大尊挪个位置了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众多冥魂族的族人,像是过年般,变得兴高采烈。
  
      冥河内,聂天因重创的缘故,巨型化躯体重归原态。
  
      点点繁星,沙砾般,就在他身旁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那是,爆碎后的星辰神域,残留的星辰精华。
  
      连那一株天星花,都萎靡不振,一副要枯亡的架势。
  
      圣灵树和七十二根参天古树,流逸出一缕缕嫩绿色的草木精气,去滋养他重创的血肉,可速度还是过于缓慢。
  
      听着冥魂族族人,肆无忌惮的对话,聂天心思复杂。
  
      他万没有料到,冥魂族的摄魂大尊,炼化最后一条冥河,动用这条冥河攻击时,竟有如此恐怖威慑。
  
      他都没有来得及,去好好抵挡,就已溃不成军。
  
      同为墟界排名前十的大尊,摄魂比起烬骨,强了简直不止一个层次!
  
  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嗜杀邪神的魂念,都断断续续,“摄魂的强大,除了自身的缘故,更重要的是最后一条冥河!那条守护族内的冥河,有至尊最后残存的力量!炼化冥河的他,能动用至尊的力量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天魂大尊的力量?!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自然是。”嗜杀邪神叹息,“至尊战力,在他们所处的时代,几乎是无敌的。这种力量,唯有同级别者,方有可能一战。”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浑浊的冥河,忽然无数魂文,脱缰野马般要飞离。
  
      众多冥魂族族人,凝神细看,发现逸入冥河的幽魂权杖,似化作一位恐怖巨魂,怒啸着,要脱离冥河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?”
  
      冥魂族的族老,望着那恐怖巨魂,似回想起什么,轰然变色。
  
      “至尊!是至尊的残魂啊!”
  
      有的冥魂族族人,看到那巨魂,激动的都要恸哭了。
  
      “至尊残魂,在灵界邪冥族的所谓冥域,被污秽了。”摄魂大尊深深叹息,“唯有这条冥河,才能净化至尊残魂。我辛苦筹谋多年,就是为了等候至尊残魂归来,助至尊解脱,重新守护我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在河底,凝做的魂影,猛地飙射而出。
  
      他的魂影,比那巨魂小了无数倍,却在一霎那间,冲入巨魂的内部,似如他所说的那般,尝试着净化至尊残魂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!你该死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重创下,都发出愤怒至极的咆哮,拼命地挣扎着,要踏入冥河。
  
      他们反应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如他们复活觉醒般,天魂大尊的残存意识,逸入冥河之后,补欠部分残念,想要主动洗涤冥河,将摄魂大尊的意志抹除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,这是和天魂大尊为敌!
  
      “你们五位叛逆,就准备乖乖受死吧。”灭魂大尊哼了一声,主动迎上前,“摄魂大尊所做事,旷古烁今!和至尊一样,被区区灵界蛮夷玷污的你们,连回归都不配!更何况,还是侍奉人族归来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,是我族的耻辱啊!”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义正言辞地呵斥。
  
      “混蛋,你知不知道摄魂在做什么?”狂怒邪神尖啸。
  
      “不论他做什么,都是为了我族。”灭魂大尊一脸不耐烦,“你们五位的力量,兴许也该融入冥河,助摄魂大尊一臂之力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!”
  
      几乎同时,有一道道千魂大尊的魂影,从暗魂域飞出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