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身陷重围

  “咻咻!”
  
  千魂大尊的魂影,彩蝶般,从暗魂域翩然而起。
  
  近百道,都属于千魂大尊的魂影,一冲离暗魂域,就化零为整,凝而为一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转瞬间,千魂大尊就缔结成功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墟界浮现的千魂大尊,气势惊人,比聂天之前在人界所见的,不知道强大了多少。
  
  数不尽的青耀电芒,缠绕着千魂大尊,在他背后,一头头庞大的凶魂,皆有万丈高,透出凶戾、疯癫的力量。
  
  有的凶魂,为擎天巨灵形态,有的为巨龙,有的竟然是魔族的古魔。
  
  每一尊凶魂,都比五大邪神庞大,生前的力量,似都是高阶大尊。
  
  骨骼爆碎,经脉崩裂的聂天,由仰头躺着的姿态,缓缓坐直。
  
  他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眼前的千魂大尊,才配的上墟界第四强者的称号。
  
  那一尊尊强大的凶魂,虽没有实体,可给人的冲击力,震撼力,绝不逊色五大邪神,而那些凶魂龇牙咧嘴,散发出来的魂念,居然有金属利刃般锋锐感。
  
  魂力,也是一种力量,强到一定地步,穿金裂石,洞穿域界,轻而易举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裴琦琦惊叫着,“噗”的吐出一口蓝汪汪的精血。
  
  滴滴精血,宝珠般滚落到界宇棱晶,似将界宇棱晶的空间异力,激发到极致,“虚空,开!”
  
  她的纤纤玉手,似蒙着宝石般的蓝光,细腻的肌肤下,有细密的蓝色闪电交织。
  
  玉手,结出一个复杂的印记。
  
  印记一成,她的白皙如蓝玉的指头,蓬的溅出鲜血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闭塞的星空,仿佛被一尊亘古存在的神祗,以蛮力轰开。
  
  刺目的光芒,从界宇棱晶中绽放,旋即就见棱晶旋动,一面面的棱晶,顿时切割空间,令聂天背后的虚空,突显密密麻麻,数不尽的空间缝隙。
  
  宛如裂空域,那神秘的幻空山脉,布满无数交织的空间缝隙。
  
  聂天愕然。
  
  “你走!”
  
  裴琦琦高呼,指尖,不断有蓝汪汪精血迸射开来。
  
  支撑着界宇棱晶的运转,每一秒,都消耗着她的气血。
  
  她能感应出,她这具血肉躯体,急剧流逝着能量。
  
  一并流逝的,还有精气神,还有……不断被摄魂大尊重击的识海。
  
  只是,灵魂识海的伤害,聂天并没有察觉罢了。
  
  “裴师姐!”
  
  聂天突然红了眼睛,第一次生出,一股锥心的刺痛。
  
  这种刺痛感,非血肉的伤创,却痛彻心扉,令他心情无比压抑,极其的难受郁闷。
  
  “嗷!”
  
  残存的一滴滴生命精血,他放弃修复满目疮痍的血肉躯体,疯狂地灌注向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。
  
  骨头的骨膜,爆出赤红血腥的光芒,千万血脉晶链,陡然凝结。
  
  狂暴巨兽的虚幻巨影,顿时浮现。
  
  一尊尊,悬浮在千魂大尊背后的凶魂,和狂暴巨兽的虚影一比,突然小了一大截。
  
  “来!千魂,我能在人界,轰杀你的灵魂傀儡,血肉分身。在墟界,我依然能做到!”聂天神态癫狂,浑然不顾血流不止的躯体,迎着千魂大尊指使着,咆哮而来的凶魂,道:“给我死去!”
  
  狂暴巨兽的虚幻巨影,狂暴地冲出。
  
  一尊尊,被千魂大尊耗费数十万年,辛苦收集炼制的凶魂,嗅到星空巨兽的气息,本能地颤栗。
  
  可它们,依然无畏地,迎向狂暴巨兽的虚幻巨影。
  
  万米高的凶魂,疯狂嘶啸着,居然还能动用生前的血脉力量,或发出末日般的龙吟,或爆发出震碎天地的能量,或以无意识的魂力,向八方溅射。
  
  狂暴巨兽幻化出来的灵魂虚影,都未能占据便宜,还被那些凶魂的力量,给切割的有些零碎。
  
  不过,一霎后,狂暴巨兽又能重聚魂影。
  
  “呼!呼呼呼!“
  
  那些魂灵,虚空酣战着,强烈的灵魂波动,滚荡八方。
  
  另一端。
  
  灭魂大尊冷笑着,立在五大邪神之间,两手捧着一本厚重古朴的书籍,迅速翻页。
  
  每翻一页,他都洒落出一滴滴精血,滴在古书的页面。
  
  页面上的魂文,顷刻间被激活,皆成神秘的魂阵,从书中漂浮而出,就在虚空中膨胀,或化作青冥的结界,或化作巨大的刀剑,或成为冤魂恶灵,去抵挡五大邪神。
  
  古书,书本中释放的光芒,和灭魂大尊的鲜血和魂力糅合,使得他明明就在眼前,仿佛又藏匿在书页,令人不可捉摸。
  
  五大邪神都无法以灵魂意识,将他精确的锁定,种种魂术自然无从施展。
  
  “我来了!”
  
  又有一位,同样从暗魂域飞离的,冥魂族的凝魂大尊,厉啸着,霎那抵达域外战场,他和灭魂大尊开始并肩作战。
  
  凝魂大尊,赫然也是一位高阶大尊!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裴琦琦的呼声,急促无比,“别念战!走吧,先离开暗魂域再说!这里,不再适合继续逗留了!”
  
  她隐隐觉得,摄魂大尊早已在布局,其目标就是聂天!
  
  幽魂权杖,消逝在寂灭海、灵界的冥河,五大邪神,都是摄魂大尊看重之物!
  
  暗魂域的冥河异动,就是一个陷阱!
  
  摄魂、千魂大尊,都在暗魂域等候聂天主动闯进来,然后将冥魂族遗失之物,给重新夺回来。
  
  千魂大尊在人界的失利,也要通过聂天,来弥补一二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聂天忽然心底一惊,他的主魂,也敏锐地嗅出不妙。
  
  他发现,由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凝结出来的虚幻巨影,战斗时,悄然消失着魂力。
  
  包括被千魂大尊释放的,那一尊尊的庞大凶魂,也在消失着力量。
  
  那些力量,分别逸入幽暗魂界和浑浊的冥河。
  
  他着重关注冥河。
  
  冥河中,摄魂大尊的魂影,入驻天魂大尊残魂凝聚的巨大魂影,并动用浑浊冥河内,摄魂大尊烙印的力量,去同化天魂大尊的残念。
  
  幽魂权杖,渐渐被浑浊的冥河力量侵蚀。
  
  “血脉!燃魂血咒!”
  
  突地,从那条浑浊冥河深处,再次传来一个声音。
  
  这个声音,同样出自摄魂大尊!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簇由燃烧的精血,凝聚出来的青色血云,从冥河飞出。
  
  青色血云中,清晰地映照出聂天,裴琦琦,还有五大邪神的魂影。
  
  青色血云汹涌燃烧。
  
  裴琦琦突抱着脑袋,痛苦地轻啸,和灭魂大尊、凝魂大尊战斗的五大邪神,眼睛有火焰燃烧。
  
  “主人!”
  
  他们齐齐地,向聂天发出求救声。
  
  唯有聂天,面对着灵魂禁咒,其灵魂识海繁星璀璨,主魂内烙印着的,来自于天魂大尊的魂之奥妙,轰然爆出一股力量,阻止了灵魂的点燃。
  
  “咻咻咻!”
  
  忽然间,被裴琦琦激发血脉,由界宇棱晶打开的,一条条密集的空间缝隙,诡异地一条条交织。
  
  仿佛在此刻,有许多隐秘的空间甬道,强行地连接而来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裴琦琦都觉得意外,一脸茫然地,看向背后。
  
  数百条空间缝隙,麻绳般,一条条凝炼。
  
  不同虚空的通道,强行聚涌,化作一条巨大的,却不是很稳定的通道。
  
  通道中,流光飞逝,绚烂虹光璀璨。
  
  一个硕大的,将空间通道都涨大变形的,狰狞的兽头,突落入裴琦琦眼中。
  
  混乱扭曲的力量,充满了空间通道,令她的血脉力量,都被排除在外。
  
  “混乱的力量,这是……那头深埋碎灭战场的,差点沦为天尸的巨兽?”裴琦琦愕然,一时间,有些分不清状况。
  
  “少主!”
  
  天尸宗酆北罗的惊慌叫声,从拥堵不堪的空间通道传来,却被混乱巨兽的气息掩盖,显得很憋屈,很微弱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