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墟界巅峰战力
    “走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都在向聂天示警。
  
      他们都明白,炼化冥河,连幽魂权杖都掌控的摄魂大尊,比他们最巅峰时,都要强大一截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摄魂大尊,绝非在场的任何人,能抗衡的。
  
      连那头混乱巨兽,或许都非敌手。
  
      或许,等聂天的生命血脉进阶,抵达到十阶,方有一战之力。
  
      “哗哗!”
  
      冥河又在缓缓流逸。
  
      环绕着众人的那条冥河,像是一条麻绳,正一点点勒紧。
  
      被裴琦琦以虚空灵族血脉,催动界宇棱晶造就的,一条条交织的空间缝隙,正在逐渐消失。
  
      仿佛是被冥河的力量,给碾碎了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的幽魂权杖,遥遥指向聂天。
  
      他以魂念变幻的,所谓的拘魂幽手,直勾勾地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天穹崩裂,在聂天头顶处,数不尽的流光飞溅。
  
      流光,赫然是一束束空间异力,是虚空震碎时,受裴琦琦虚空灵族血脉的触动而成。
  
      只是,那些溅射的空间异力,竟不受裴琦琦所控,反向五大邪神激射。
  
      拘魂幽手,尚未落到聂天,那些溅射的空间光刃,则是穿透了五大邪神的血肉躯身,令那一具具庞大的身躯,顿时血流不止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的主要攻击对象,依然是聂天,依然是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和雷魔袁九川之流,压根,就没有被他放在心上。
  
      “嗷嚎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惨叫,凄厉至极。
  
      一块块血肉,从他们狰狞的躯身,被割裂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摄魂大尊释放的拘魂幽手,也在消失之后,转瞬间,于聂天的灵魂识海出现,恶狠狠地抓向聂天的主魂。
  
      聂天构筑的灵魂防线,在那拘魂幽手的力量下,全然不起作用。
  
      拘魂幽手浮现那一刻,锥心的刺痛,就从聂天每一个分魂传出。
  
      他突然承受了多出九倍的痛苦。
  
      “就凭你们,也敢在我们暗魂域捣乱。”摄魂大尊冷笑着,握着幽魂权杖,以利剑般,连连刺来。
  
      道道青耀神芒,星空飞逝。
  
  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  
      跟随酆北罗而来的,那些出自阴灵教、天尸宗、死咒宗的圣域炼气士,都被青耀神芒穿透,不论是圣域,还是血肉躯体,都爆灭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啧啧,不堪一击。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讥笑着,眨眼功夫,就将除酆北罗和袁九川之外的,所有圣域者轰杀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没死,是因为有众多天尸围绕着他,而雷魔还能活着,是因为袁九川修行的雷霆闪电之力,对那一束束青耀神芒,有天然的抵抗力。
  
      神芒,其实乃无比精炼的魂念。
  
      “当当!”
  
      聂天灵魂识海,承受拘魂幽手的拘禁抓击时,另有一道道神芒,刺向他胸前、腰腹。
  
      被摄魂大尊凝炼的精炼魂力,轰击他身上,如敲打在金铁上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咦了一声,轻笑道:“果然不愧是混血,血肉躯身的淬炼程度,令人叹服。只是,还不够!”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清澈的冥河中,又狂飙出一条明亮晶莹的溪河,如长虹,轰击到他胸前。
  
      骨骼碎裂声,顿时响起。
  
      聂天那具飚血的躯体,一支箭般,倒飞向裴琦琦后侧,一条绽裂的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惊骇之际,又猛地激发空间血脉,她把持的界宇棱晶,其中一面棱镜内,忽蓝光如海。
  
      她封禁在界宇棱晶内,关键时刻才动用的力量,顿时激发。
  
      “忽!”
  
      聂天飞向的那条空间缝隙,又绽裂了一些,其中还有银界蛇浮现,尝试一股吸力,主动吸扯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冷哼一声,眼瞳中一个奇诡的印记,骤然形成。
  
      空间缝隙中,一条条要协助聂天的银界蛇,在那印记出现霎那,每条银界蛇的蛇瞳,都出现了同样的印记。
  
      然后,条条银界蛇的蛇头,都炸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们都要留下,一个都走不脱的。”摄魂大尊神态从容,星空踏步,一闪间,就在惨死的人族炼气士中出现。
  
      他挥动幽魂权杖,只见那些圣域者的残魂邪念,连爆灭的圣域碎片,都被收集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!”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两个不同的巨响,同时传来。
  
      庇护着暗魂域无数年的,由众多冥魂族大尊构建的幽暗魂界,就在这一刻,终被混乱巨兽的巨钳,给轰击的破开。
  
      裂域这种血脉天赋,是每一头星空巨兽都能觉醒的,是用来专门破开域界的界壁,和各类的能量结界。
  
      幽暗魂界,既然是以能量凝结而成,自然也受裂域的限制。
  
      “吼!”
  
      一看结界破开,混乱巨兽骤然疯狂,其恐怖绝伦的躯身,立即冲向暗魂域,毁天灭地的巨钳,直勾勾砸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刚复活不久的星空巨兽,渴望着能量,不论是血肉之力,还是域界能量,都是它的力量来源。
  
      而暗魂域,则是充盈着独特的能量魂力!
  
      灵魂残缺的混乱巨兽,本能地渴望着,从暗魂域一条条溪河,散逸出来的魂力,这也是它舍弃其余,一抵达,接受了酆北罗的指使,就拼命地轰击暗魂域,想要破开进入的原因。
  
      它隐约感觉出,如果能从暗魂域的毁灭,汲取到足够的魂力,它一部分遗失的魂念,能被再次聚涌。
  
      只有那样,它才是完整的,是真正的混乱巨兽。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一声低喝,所有从空间缝隙而来的尸奴,不论是天尸,还是别的,都化作一道道白色电芒,逸入到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混乱巨兽,则是大肆破坏,巨钳砸碎山川,割裂湖泊。
  
      它用力一吸,暗魂域的种种异力,溪水,山川碎片,低阶血脉的冥魂族族人,都飞入它无底洞般的巨口。
  
      灭魂大尊、凝魂大尊,还有冥魂族的族老,都出离愤怒地,向混乱巨兽发动攻击。
  
      可这头混乱巨兽,落入暗魂域之后,突然就疯狂了,各类攻击袭来,反而刺激了它,令它更加不要命地,向暗魂域下毒手。
  
      “摄魂!”
  
      在声声怒吼下,摄魂大尊无奈,忽动用那条冥河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围绕众人的那条冥河,不再收紧,似化作一条巨蟒,游弋向暗魂域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挥动着幽魂权杖,不得不集中力量,集结冥河,去迎战那头混乱巨兽,“幽暗魂界,竟然如此脆弱,那么轻易地,就被轰破了。”他暗自腹诽不已。
  
      他一调转方向,千魂、灭魂大尊和凝魂大尊,齐齐奔着聂天等人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不由分说地,操控着一条空间缝隙,将聂天、五大邪神,还有酆北罗、袁九川,都给逐个吞没。
  
      众人身影,如道道虹电,逸入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最后才是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待到千魂大尊,还有灭魂大尊、凝魂大尊抵达,发现这一方星空,只剩下一条条不知通往何处的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而那些空间缝隙,也在一条条地,缓慢地愈合着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逃了,却遗留了混乱巨兽。”千魂大尊阴沉着脸,“也罢,混乱巨兽毕竟是星空巨兽,若能轰杀,或驯服它,对我们暗魂域,对我们整个族群,都有划时代的促进作用!人族,是没有可能,完全将星空巨兽力量发挥出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聂天,还有其他人?”灭魂大尊询问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是墟界,是我们的地盘。”千魂大尊沉吟了一下,“依我看,他们逃不了太远,那个有虚空灵族血脉的女子,也受了重创。”
  
      “等下,我会将他们的星空位置给你们,在他们的身上,我早已留下印记。”摄魂大尊的声音,又从暗魂域响起,“只要未入灭星海,以我们三大族的力量,找到他们,就是他们的死期!”
  
      “印记留下了就好!”千魂大尊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和魔族和白骨族沟通一下,让他们也准备一下,那个聂天如果不死,必成心腹大患!”摄魂大尊的语气,出奇地凝重,“就是现在,幽魂权杖我都未能炼化。我只是,暂时压制着魂灵的力量,短时间能动用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他没有向千魂大尊等人说,如今幽魂权杖的魂灵,其实早就变了。
  
      以前的幽魂权杖,魂灵是芭芭拉,如今的魂灵,其实相当于冥魂族至尊,天魂大尊的残念所化了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幽魂权杖汲取了寂星海,还有灵界的冥河余力。
  
      这也使得,幽魂权杖的威力,已超越了最巅峰时期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