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艰险脱身
    墟界。
  
      亿万浮尸,如数不尽的蚊蝇,漂在虚空。
  
      那些浮尸,由许许多多的种族构成,人,灵兽,妖魔,邪冥,龙,应有尽有。
  
      还有更多叫不出名字,不属于人界、灵界的浮尸,混杂于内。
  
      若有白骨族、骸骨族的大尊强者,不难看出从那些浮尸体内,散出丝丝缕缕,死气精炼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诸多浮尸中,有一米粒光点,蓦然膨胀。
  
      数秒后,光点胀大为一条绚烂通道,旋即倒豆子般,倒出来一道道血肉模糊的躯体。
  
      最后飞出的,乃蓝衣染血,连界宇棱晶都无法握紧的裴琦琦。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!”
  
      没怎么受伤的酆北罗,急忙迎去。
  
      雷魔袁九川犹豫了片刻,选择站在聂天身旁,看着那一尊尊庞大无比,将数百浮尸撞碎的五大邪神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的肉身,伤口深可见骨,灵魂萎靡,眼瞳还有零星点点的火焰燃烧。
  
      眼瞳燃烧,意味着摄魂大尊的燃魂血咒,效果还没消退。
  
      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居然也依循着聂天的气息,穿透空间缝隙而来,黯淡无光的漂在聂天的脑后。
  
      “嗤!哧啦!”
  
      仰天而躺的聂天,脑壳方位,不时溅射出青芒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的拘魂幽手,像是一种独特的刺青,竟在聂天眉心显化出来,如摄魂大尊阴森诡异的面容般,嘲笑着众人。
  
  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
  
      雷魔轻声呼喊
  
      聂天似听不到他的声音,眼皮子打颤,仿佛还在和灵魂识海内,摄魂大尊残存的力量,进行着抗争。
  
      袁九川犹豫半响,沉声道:“得罪了!”
  
      他的一截指头,重重按向聂天眉心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暴烈的雷霆力量,轰入了在聂天眉心显化的,摄魂大尊遗留的拘魂幽手刺青。
  
      雷魔参悟的,三十六种雷霆道则,化作条条闪电,和那摄魂大尊的残存之力,疯狂地厮杀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袁九川如临大敌。
  
      他以雷霆法则,重击那鬼手时,竟隐隐听到摄魂大尊跨域而来的怒啸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残存余力,变幻为几十种凶魂恶煞,撕咬着那些雷霆道则,将他参悟的雷霆大道,一条条咬断。
  
      每断一道,雷魔就痛呼一声,脸色苍白一分。
  
      “唔!”
  
      另一端,裴琦琦下意识地,以玉手捂住丰唇。
  
      可在她青葱般的指头缝隙,却有鲜血,透过指缝流溢而出。
  
      一丝丝鲜血,如微小的蓝色流星,从她的指缝,飘逝到星空,似自然而然地激发了血脉天赋。
  
      奇诡异常的,那丝丝血迹,竟凭空消失。
  
      天尸宗的酆北罗,凑在她身旁,本欲出手相助,望着一丝丝明明流溢出来,不知所踪的血丝,满脸困惑。
  
      好半响,裴琦琦艰难地睁开眼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呢,他……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没有去看眼前的酆北罗,她的视线,四处游弋着,寻找着聂天的踪影,待到她发现聂天仰天倒地,反而被雷魔袁九川,以指头点向眉心时,她突极力晃荡着肩膀,厉声道:“雷魔,你敢趁他虚弱害他,不论你躲在三界何处,我发誓,都要斩杀你!”
  
      她并没有注意到,袁九川大汗淋漓,指头处,一枚枚雷电光球,如雷霆域界般湮灭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误会了。”酆北罗赶紧解释,“再多给袁九川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对少主不利。事实上,从七星界海归来,雷魔对少主已心悦诚服,倍加推崇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裴琦琦也冷静下来,看出袁九川是在援助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鲜血……”酆北罗奇道。
  
      “飞逝到虚空乱流地,虚空灵族的祖地。”裴琦琦明眸中,闪烁出复杂的情绪微芒,“发生在墟界的战斗,我们所遭受的重创,虚空灵族的那些族人,应该能迅速得到消息。这里是墟界,是三大奇族的领地,而我……血脉力量消耗太大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是很难,再连番动用空间力量,将你们平安送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将消息传递,就是想看看那些人,在知道我受伤,知道我们的状况后,会不会做出一些事情来弥补过错。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愕然,“什么过错?”
  
      裴琦琦沉默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憋屈嘶吼,在此地所有人脑海震荡。
  
      吼声,源自狂暴巨兽。
  
      雷魔袁九川的指头,突剧烈抖动,他就快要支撑不住,要被摄魂大尊的残存力量反噬时,突然看到一道道浓烈的赤红血气,从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灌注给聂天。
  
      吼声,就来自于那一道道赤红气血,是狂暴巨兽的怒啸。
  
      每一声怒吼响起,聂天眉心摄魂大尊遗留的力量,拘魂幽手的印记,就变得淡化一点。
  
      须臾后,那印记终彻底消失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残存的意志,终被狂暴巨兽,还由袁九川的雷霆法则,加聂天自身的抵抗力,给清除炼化干净。
  
      也在这时,聂天虚弱地睁开眼。
  
      “少主,你醒来就好。”雷魔粲然一笑,收回那截指头,突然喷出一口鲜血,然后就见许多碎小的电虹,从他体内飞出,又在霎那间湮灭。
  
      电虹中,竟然还有摄魂大尊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位冥魂族的大尊,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,都留有印记。”雷魔神色沉重,盯着那些湮灭的电虹,道:“我们现在的位置,应该已经暴露。那摄魂大尊,定能生出感应,或许要不了很久,就会有三大奇族的族人,给寻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道:“他们呢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。”袁九川苦笑着,让开身子,将后侧的裴琦琦、酆北罗,散落于众多浮尸中,血肉模糊一动不动的五大邪神,都呈现给他,“除了我和酆大人,其他人状况都不好,尤其是你和裴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短时间内,恐怕无力可用。”裴琦琦接过话,“我没办法,再来一次虚空穿梭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活着就好。”聂天坐直身子。
  
      一丝丝生命气血,在他四肢百骸,在五脏六腑飞窜,细致地感受着,这具躯体遭受的剧烈伤创。
  
      筋脉、骨头、血肉,或绽裂,或崩碎,或撕裂。
  
      浑身,没有一处不痛,没有一处不伤。
  
      那些伤势,还都在血肉内部,外边反而看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这具久经淬炼,他自以为强悍堪比魔族高阶大尊的躯体,从天木重生术修成起,还没有遭受过如此重击。
  
      不止**,他的灵魂也萎靡不振。
  
      分魂还好,他那参悟冥河真谛的主魂,都缩小了一大截,由以前凝实的状态,又变得模糊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感觉主魂若是脱离肉身,可能在外界待不了很久,便会走向消逝之路。
  
      这是,魂力耗费太猛,灵魂受了创伤的征兆。
  
      血肉的伤势,只要要充足的血肉能量补充,恢复的相对容易,可主魂的重创,就需要一些时间了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,连幽魂权杖都遗失了。
  
      这种挫败感,从他睁开眼起,就无时无刻地侵蚀着他,让他清醒地认识到,他和墟界巅峰强者存在的差距。
  
      他在炼魔禁地,斩杀三位魔族中阶大尊,借五大邪神力量,轰杀烬骨大尊,气势滔天,生出骄横无敌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这让他变得有些目中无人,觉得墟界所谓的排名前十的大尊,也就那样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的痛击,像是一盆冷水,直接浇灌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以血淋琳的教训,告诉他,他是多么的浅薄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在墟界的战力,仅第二,弱于魔族的乾魔大尊,可他动用冥河展现的力量,便能轻易重创他,甚至可以毁掉他。
  
      如今,摄魂大尊又拿到了幽魂权杖,实力恐怕再次飙升。
  
      那头,冲入暗魂域的混乱巨兽,都未必是摄魂大尊的对手,陷入冥魂族的围杀中,可能凶多吉少。
  
      “是我,太轻敌,太自以为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好半响,他叹息一声,说道:“从我踏入神域起,在灵界,战斗烬骨大尊、炼狱大尊,觉得所谓高阶大尊,也不过如此。这让我在墟界,都以为能横行无忌,太冒然地,就冲入了冥魂族的祖地,受到惨痛教训。”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,这里,这里是!”酆北罗见聂天苏醒,放松之后,终注意到周边环境,突发出尖叫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