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多方震动
邵天阳和炎龙族长,眼睁睁看着汹涌魔火,环绕着董丽。.
  
  而董丽,则是视而不见。
  
  说来奇怪,董丽坠落炼魔禁地时,那些对他们而言,充斥着无穷恐怖的禁制,仿佛突然失效了。
  
  更惊人的是,他们的视线,感知,再也无法窥视到禁地上的星空。
  
  星空,一片黑暗,没有一点光亮能洒落。
  
  外界。
  
  那名受尹行天挟制,一动不敢动的光族族人,呆呆看向董丽坠落后,却黑暗散不开的区域,瑟瑟发抖。
  
  那种源自血脉的恐惧,竟然超越了,那道抵在喉咙处,剑意如要渗透血肉的剑芒。
  
  “这种气息,乃魔族至尊,黑暗之王的味道啊!”
  
  他内心在嘶吼,只觉得肌肉细胞,一滴滴的鲜血,都在颤栗。
  
  黑暗之王没有诞生,没有参透黑暗本源力量之前,光族还曾经有过一段荣光。
  
  光族遭受奴役,彻底被打服,甘愿受驱使,皆因黑暗之王!
  
  对所有光族的族人来说,黑暗之王都是天敌!
  
  这位魔族至尊,天生就是光族克星,令无数光族强者,血脉力量冻结,令光族的一个个圣地,化作废墟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须臾后,从人界而来的众多强者,就看到那炼魔禁地的魔火,忽然消停了下来。
  
  黑暗之力,充塞于禁地,魔火都被平息。
  
  一声解脱的龙吟,突从黑暗中嘶啸而出。
  
  “希望两位,能遵守承诺,令墟界乱起来。”董丽冰冷的声音,从黑暗中响起,“你们应该借助墟界三大奇族的力量,将你们的损耗补充。”
  
  黑暗逐渐消退。
  
  巨大的黑玄龟,以本体形态,蹲伏在炼魔禁地上方,发出阵阵悲鸣。
  
  “咔咔!”
  
  巨型马蜂窝般的炼魔禁地,内部传来骨节断裂的奇异声响,有点点漆黑光烁,混着魔火,飞向黑玄龟。
  
  无数魔兽、魔虫,发出恐惧的哀嚎,可依然逃脱不了死亡命令。
  
  包括一些魔族的血脉战士,也随之炼魔禁地的巨变,爆体而亡,一缕缕气血,融入黑玄龟。
  
  黑玄龟的龟背,有更多细密的黑暗纹理,被催生出来。
  
  眼眶深陷,气息萎靡的火宗之主邵天阳,浮现出来,轻声道:“这炼魔禁地,和那只灵龟是何关系?”
  
  “炼魔禁地,之所以神秘绝伦,是因为禁地揉炼了黑暗巨兽的血肉碎骨。”董丽回应。
  
  “那这灵龟?”
  
  “黑暗巨兽的后裔。”
  
  “原来如此!”
  
  “邵宗主!”
  
  储睿,叶文翰等人,狂喜地聚集而来。
  
  他们都没有想到,被炼魔禁地镇压的,还真的是火宗的宗主。
  
  邵天阳站在外面,恍如隔世,“实在没想到,我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。本以为,我会在炼魔禁地,被魔族族人,日夜汲取着炎力,终将死亡。”
  
  “冥魂族,最近的域界,在何处?”董丽冰冷的目光,突落向那位光族族人。
  
  那位光族族人,浑身一颤,急忙道明准确方位。
  
  “我们走吧。”董丽以心魂,沟通黑玄龟,道:“你的血脉来源,被黑暗之王击败,他自然要物尽其用。眼睛,骨头血肉,要么被炼制为黑暗奇宝,要么融入炼魔禁地,令这片禁地,成为魔族族人淬炼血肉之地。”
  
  “我们能找到这里,你能收回一部分,它残存的气血力量,已经很幸运了。”
  
  随着她的话语,炼魔禁地又恢复原状,依然有零星点点的魔火燃烧,可那些最恐怖的禁制,却失去作用。
  
  禁制,能如此强大,能令邵天阳、炎龙族长都挣不脱,还是因为黑暗巨兽的力量为引子。
  
  黑玄龟低低悲鸣几声,突以巨大蹄足,轰向炼魔禁地。
  
  “砰砰!”
  
  炼魔禁地爆裂不断,在其重击之下,碎为一块块巨石。
  
  其中的魔兽、魔虫、血脉低微的魔族战士,早就死了个透彻,这个不知因何而起,被黑暗之王加固,变得异常什么的禁地,就这样爆开。
  
  聂天、裴琦琦做不到的事,在董丽和黑玄龟的力量下,显得那么轻易。
  
  邵天阳、炎龙族长脱困,炼魔禁地被毁。
  
  魔族遭受重创。
  
  虚空乱流域。
  
  流光溢彩的瑰丽天地,有众多如银界蛇一般的虚空灵兽,汲取着纤细如丝的空间异力,壮大着血脉。
  
  虚空深处,有神奇秘界,唯有具备虚空灵族血脉者,方可一窥究竟。
  
  此刻,在那秘界内,一座由数不尽的空灵玉堆砌的宏伟宫殿,在璀璨虚空浮着。
  
  宫殿内,竖立着,一面面巨大的明镜。
  
  每一面镜子,都映照着一方域界天地,由人界的星域,也有灵界和墟界的星域。
  
  虚空灵族的族人,似借助那些明镜,监控着三界各地。
  
  时不时地,还有一道道蓝色幽光,在那些明镜进出,或踏入明镜对应的域界,或是刚刚归来。
  
  原来,每一块明镜,还能视作空间通道来用。
  
  “咻!咻咻!”
  
  其中一块明镜中,忽飞出,一丝丝蓝色电芒。
  
  电芒一在这方空间显现,似在此地奇特的力量下,被解析为讯息。
  
  “糟了,小姐在墟界,被冥魂族重创!”
  
  “墟界那边,摄魂大尊布下陷阱,令聂天,还有小姐差点死在暗魂域!”
  
  “小姐,如今踪迹不明,飞逝而来的气血中,还蕴含着丝丝死亡气味。”
  
  “白骨族境内?”
  
  有很多声音,从明镜内,或殿堂的虚空灵族族人口中传来。
  
  很快,最新的消息,被层层传递到虚空灵族的核心。
  
  殿堂密室中,有一血池,透出浓郁的生命气息。
  
  本该“死去”的虚空灵族族长裴御空,就浸泡在血池中,两眼空洞地,看向殿堂穹顶。
  
  穹顶上,布满了极其复杂的空间光线。
  
  “族长,小姐有危险了。”
  
  一个声音,从静寂的殿堂内,悄声响起,却显得有些刺耳,“灭星海那边,可能还没有得到消息。聂天,被冥魂族埋伏,和小姐一道儿,生死未知。”
  
  裴御空空洞无神的眼睛,渐渐有焦距了,“告知一下灭星海那边。”
  
  “族长,您?”
  
  “聂天的精血,只能延缓一阵子死期,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。”裴御空叹息一声,道:“也该出去了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