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生木大尊陨灭地!
    灭星海。
  
      一艘五彩精金铸造的星河古舰,绘刻着千万复杂灵阵,虚空蛮横地飞逝。
  
  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  
      此古舰,坚固至极,无坚不摧,沿途的种种星河陨石,一碰即碎。
  
      有魔族的战舰,还有白骨族的白骨战舰,亡命逃窜。
  
      但那五彩精金铸造的古舰,则是像深海捕食的巨鲨,将魔族、白骨族的战舰追上,干净利落地,一一碾碎。
  
      “咻咻!”
  
      诸多流光炮火,从那战舰喷涌而出。
  
      只见一位位魔族、白骨族的血脉战士,断线风筝般抛落下去,却被流光击中。
  
      魔族炸裂为碎肉残肢,白骨族族人,则像是砸碎的瓷器,都瞬间爆灭开来。
  
      此星河古舰,名为虹彩舟。
  
      在灵界、人界,此舟不为人知。
  
      可在灭星海,在墟界,则是大名鼎鼎。
  
      尤其在墟界三大奇族族人眼中,此舟,简直就是绞杀生灵的凶器,不知收割了多少族人的性命。
  
      虹彩舟上,摆放着十八架比破穹晶炮,比碧海荡天炮,不知道高级多少倍的天虹神炮。
  
      十八架天虹神炮齐发,破尊灭神!
  
      异族大尊,人族神域,气血海和神域,在那些天虹神炮的炮火下,都要遭受重创,或直接陨灭。
  
      天虹神炮中央,一座空间阵台,骤然绽放辉芒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忽地从阵台迈出,面沉如水地,径直走向船舱,冲着一块七彩神石打造的宫殿,喝道:“主母,我从灵界而来,虚空灵族那边传递了最新消息。少主,在暗魂域被摄魂大尊伏击,千魂、凝魂、断魂一一出动,重创了少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啊!”
  
      神石宫殿,蓦地虹光万丈,传出焦急惊呼。
  
      “酆北罗,袁九川等人,御使着混乱巨兽,急匆匆赶去。少主,在裴琦琦的帮助下,从空间通道逃离,下落不明。”阎魔大尊道,“混乱巨兽,还有诸多天尸,依旧在暗魂域。摄魂大尊炼化冥河,夺取幽魂权杖,正试图以灵魂着手,驯服混乱巨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冥魂族!”宫殿中,传来一声厉喝,“灭星海这里,全力攻击冥魂族的驻扎地,魔族和白骨族,也不要放过。另外,唤醒你们的主上!”
  
      “遵命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尸骸禁地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,隐匿在冥魂族休养,聂天和裴琦琦两人,各自取出丹丸灵药,恢复伤势,滋养灵魂。
  
      袁九川,鼻孔处,雷霆电芒如纤细青蟒,进进出出。
  
      唯有天尸宗的酆北罗,并没有受什么伤,四处走动着。
  
      “早知道白骨族,有一处尸骸禁地,埋藏着无数尸骨。”他两眼发光,喃喃自语,“对你们而言,这奇诡不适应的尸骸禁地,我……倒是没什么。死亡之力,尸气,其实是相通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生灵惨死,不论是血肉精气,还是灵气,都会消散于天敌。消亡过程中,会催生出死亡力量,而白骨族族人,则是汲取死亡气息,炼化到血脉筋骨,强大自身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天尸宗,修行之术,稍稍有些不同。我们所做的,就是阻止那些强大的生灵,死亡之后,血肉精气和残存灵气,消散开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,将他们的力量,封存在尸体内,经过后天的淬炼,令那些力量蜕变为尸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尸力的存在,会让尸体能再次活动,只是没了灵魂,没了灵智。可我们有方法,去操控没有灵智的尸体,将失去灵魂,唯有尸力的尸奴,发挥出战力。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一人,自言自语,啧啧称奇地,看着数不尽的浮尸。
  
      “可惜,这具的力量,消散了太多,都被转化为死亡力量,供白骨族族人吸收了。咦,这具倒是好一些,可生前血脉等阶太低了。哎,这是一个,天然的尸库,每一具尸体,稍加炼制,都是尸奴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有强大的,十阶生灵的尸身,我倒是可以试试,炼制为尸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的话,就要动用别的手段,不枉费我来一趟尸骸禁地。没来前,还有些担忧惧怕,可现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在尸骸禁地,酆北罗的话语,都忽然多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玄天转尸术!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轻喝一声,突动用天尸宗的秘术,并释放他的神域。
  
      其神域,乃是无数尸力幻化的奇境,仿佛有一头头古老的神尸,以特殊的范围摆布着,吸纳着尸力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只见,尸骸禁地众多静止的浮尸,体内有灰白色的烟,飘逸而出,融入酆北罗的神域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眼睛猛地一亮,惊叫道:“这里,对我们天尸宗来说,根本就是修行宝地啊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忽有所觉。
  
      睁开眼,他瞄了一下酆北罗,突然道:“不行,我不能在这尸骸禁地久待。我的伤势,依仗那些丹丸药力,很难迅速恢复。还有,我在这里,血脉极其不适应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也就这里,不存在空间法阵啊。别的地方,你一露面,墟界各族强者,就会蜂拥而至。”裴琦琦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战斗,厮杀,魔族和冥魂族族人的死亡,才有助于我的痊愈。”沉吟了一下,聂天道:“你的血脉伤势,若得到我的帮助,也能快速恢复。但这一切,都建立在,我有充足的血肉精气基础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白骨族的领地,不是我的福地,这里的死亡力量,甚至会抑制我血脉的进阶!”
  
      “那,你是要出去?”裴琦琦想了想,说:“我先前消耗太大,恐怕没有足够的力量,再发动一次虚空穿梭。这片禁地,也有限制,会令我的空间血脉,变得不稳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无法以空间之力脱身,就走出这片禁地。”聂天霍然而起,向雷魔、酆北罗说道:“我们离开!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袁九川点头。
  
      酆北罗有些不情愿,不过还是以聂天为主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往死亡气息稀薄的方位走。”聂天辨别了一下,就作为领路者,在诸多浮尸中穿梭。
  
      一具具浮尸,从他们周边远去。
  
      一路飞驰,他们没有看到一个白骨族族人,也没有看到真正强大的浮尸。
  
      直到……
  
      当浮尸数量消减,死亡气息愈发稀薄,聂天以为即将从尸骸禁地离开时,突看到一具庞大至极的浮尸,静静漂浮着。
  
      那具浮尸旁边,再没有任何尸身,孤零零存在着。
  
      这片地带,繁星璀璨,明日和寒月并存,且不止一个!
  
      “这里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轰然一震,喝道:“我,我见过这里!那浮尸,分明是木族的族长,生木大尊的尸骸,他被白骨族所杀,烬骨大尊的死亡丧钟,曾经燃烧着的,就是他的骨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见过?”雷魔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师父,曾动用时光之力,让我短时间看过一下。”聂天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依我看,我们没有远离尸骸禁地,反而深入腹地了。”酆北罗愣了半响,道:“这里的死气淡漠,纯粹是因为这位木族族长的尸体,残存的生命气息,淡化抵消了死亡力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奇怪,奇怪。”聂天皱眉。
  
      巫寂动用时光之力,令他看到了生木大尊的尸体,还有邪冥族冥河大尊的尸体,和被斩断为一截截的异物臌?。
  
      巫寂这么做,必然另有深意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,生木大尊在这里,那师傅,还有时光长河,也在墟界某处?”他一头雾水,“生木大尊,该是被白骨族所杀,骨头被烬骨大尊所用,这具尸身还留在此处,那白骨族到底想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咚!”
  
      也在此刻,他心脏猛烈跳动。
  
      生木大尊的那具尸身,突释放出嫩绿色光晕,有丝丝的草木气血能量,异常主动地,朝着他聚涌而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身形一震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