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误打误撞
生木大尊魂灭,可他一身的浓郁气血,依然未曾散尽。.
  
  此刻,聂天一抵达,无主的那些气血,竟像是找到新主,主动向聂天聚涌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酆北罗和雷魔,失声惊呼。
  
  聂天一震后,眸中有精光迸射,禁不住喝道:“多谢前辈!”
  
  生木大尊残存气血,对如今的他来说,堪比最顶级的灵丹妙药!
  
  低头,他能看到那嫩绿色的气血,宛如一条条有灵性的小蛇,游弋在他经脉血肉,将他绽断的筋脉修复,令细小的血肉纤维,重生再造。
  
  他被摄魂大尊重创的躯体,似被最厉害的医师,竭尽全力的疗伤。
  
  生木大尊,在以前的灵界,就素有善名。
  
  古灵族,还有妖魔族、邪冥族的族人,都受其恩惠。
  
  他没有消失前,灵界各大种族的强者,包括元魔大尊、冥河大尊,都要给他面子。
  
  他的血脉,在治愈异族伤创上,有奇效。
  
  没想到,他陨寂后,残存的气血力量,还能发挥出如此作用。
  
  “嗤!嗤嗤!”
  
  聂天胸腔、腰腹、后背,深可见骨的伤口,如被一只只看不见的手,修修补补,一点点地治愈。
  
  “浓郁的气血,所含的生命能量,偏向于草木治愈。这种力量,天生适合修补伤势。”
  
  聂天深吸一口气,心中泛出喜悦,“误打误撞地,竟然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。你,魂魄消逝,这具躯体……”
  
  他眯着眼,凝神细细打量。
  
  “聂天,这生木大尊应该是被白骨族族人,一点点抽离着力量。”酆北罗突然插话,“这位木族大尊,应该是很难斩杀的,木族的天木重生术,世间罕见。一滴精血,就能完成复生,而且比别的种族快的多。”
  
  “有一种说法,只要收集一滴修炼天木重生术,达到大尊级别者的精血,丢入任何一个草木茵茵的域界,精血就能吸纳草木精华,再次复活过来。木族的躯体,想要彻底敲碎,也很困难。”
  
  “这位大尊,魂魄被轰灭,可他的躯身,白骨族也难以短时间,以绝后患的除掉。”
  
  “因此,他的尸身,被投掷到尸骸禁地,借助尸骸禁地的死亡能量,一点点蚕食,直至耗尽最后一丝力量为至。”
  
  酆北罗解释。
  
  聂天愕然,“类似于魔族的炼魔禁地?”
  
  “差不多吧。”酆北罗点了点头,又说:“你注意看他的胸腔,那里有较为浓郁的死亡能量,包裹着他的心脏。他的心脏,好似不断在凝炼精血,被死亡能量耗尽,又从体内,再次去凝结。”
  
  “还真是。”聂天惊道。
  
  生木大尊胸口区域,确有一团死亡能量,凝而不散,其中还似有死亡法则,不时绽放出灰白电流,去殛灭生木大尊凝结的精血。
  
  “这里,绝不会安全。”酆北罗皱着眉头,“白骨族的族人,定能嗅到此地异常动静,兴许要不了太久,便能找来。”
  
  “生木大尊,血脉源头,乃生命古树。”聂天眯着眼,“师傅,动用时间长河的力量,令我偏偏看到这一幕,应该有深意的。”
  
  一念至此,他唤出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。
  
  “哗!”
  
  一缕缕精炼的血肉精气,如虹电,灌注向骨头。
  
  那截骨头,点向生木大尊胸腔,死亡能量汇聚处。
  
  狂暴巨兽的骨头,骤然爆出惊天力量,以裂域的天赋,震散那团死亡能量,使得生木大尊胸腔心脏处,新的精血,得以凝结而不灭。
  
  那一团死亡能量爆灭霎那,聂天突然清晰看到,生木大尊的血肉、晶骨、心脏,都缠绕着数不尽的灰白光线。
  
  那是,纤细了无数倍的死亡力量。
  
  死亡力量,已充满生木大尊这具尸骸,经过长年累月的侵蚀,导致这具血肉,内部已经腐朽。
  
  “谁?!”
  
  死亡能量炸裂霎那,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怒啸声,突然响起。
  
  但,只响了一下。
  
  可就这么一下,就震得几人面色森白,造成他们所处的区域,有诸多不知名的苍白力量,缔结为一截截白骨。
  
  白骨,乃虚幻之物,可看着却宛如真实。
  
  白骨之上,刻画着细致的图纹,像是死亡神祗的狞笑,令人心生畏惧。
  
  “彻骨大尊!”
  
  酆北罗骇然失色,“彻骨大尊的声音!那团死亡能量,源自于彻骨大尊啊!”
  
  他又惊又疑,“聂天,你将彻骨大尊的力量,都给抹掉了。你这截骨头,还真是非凡,可是……”
  
  “彻骨大尊既然生出感应,必会迅速抵达!”雷魔也惧怕了,“先是摄魂大尊,如今又惹了彻骨大尊,你还真是厉害。”
  
  “哧哧!”
  
  生木大尊胸腔底下,那颗其实已枯亡的心脏,竟再次凝结出,一滴如绿色宝石的精血。
  
  “就是这滴精血了!”聂天摊开手,轻喝道:“来!”
  
  那滴刚凝炼的,源于生木大尊的精血,顿时飞离,逸入聂天掌心。
  
  “只要我活着,我会助你这滴精血,找到一片新的域界,给你时间重生。”聂天收好这滴精血,郑重其事地立下誓言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一根根白森森的骨头,晃荡着,突然向他们发动攻击。
  
  几乎同时,生木大尊的那具尸身,狂飙出千万道嫩绿光束。
  
  精炼纯粹的草木能量,如海般,融入聂天。
  
  生木大尊的尸骸,则是迅速腐朽,他树藤般的筋脉,化作灰烬,灰褐色的肌肤血肉,如轻烟消散。
  
  一滴精血凝炼,被聂天所获,似令其得到解脱。
  
  他仿佛已知道,他拥有了重生的希望,残存的草木能量,就自然而然地,涌入到聂天体内。
  
  不再刻意地,守护着血肉,令尸身不朽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庞大的生木大尊,如灰烟消散。
  
  密密麻麻的灰色死亡力量,就在那片区域交织着,似有些茫然失措。
  
  死亡力量,始终在限制、侵蚀,消泯生木大尊的尸身,忽然发现目标烟化,来自彻骨大尊的力量,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样。
  
  “呜!”
  
  聂天则是仰天,发出一声畅快的轻啸。
  
  裴琦琦等人,都看到他体表深可见骨的伤势,就在这么一眨眼功夫,就全部愈合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