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灭星海天骄
    聂天第一次看到,如此多的混血者!
      还在和白骨族族人战斗的,那些从灭星海而来的混血者,所动用的力量于他如出一辙。
      ——灵力和气血混杂!
      只有混血者,才能在人族境界不拉下的基础上,借助血脉力量,淬磨血肉骨骼,再多出一股战力。
      数百位混血者,血脉等阶较低,人族的境界,反而大多在虚域、圣域级别。
      唯有眼前的高挑女子,是在场众多混血者当中,血脉等阶最高者——九阶。
      她的境界,为圣域巅峰,有望在短时间内窥探神域。
      只是,落在聂天眼中,这么一位翘楚,也不足为奇。
      大尊,他都斩杀众多,何况是大君和圣域?
      “少主,她叫姜青凰。”酆北罗主动解惑,“圣域后期,血脉,来自于古兽族的凤凰一脉。在我们灭星海,她是三位血脉能达到九阶的天才。你也知道,境界的突破增进,相对还容易一点,血脉的进阶,当真是需要日积月累的时间打磨。”
      聂天讶然,“我觉得血脉的进阶,比境界的突破,似更容易一点。”
      此言一出,名叫姜青凰的女子,嗤笑一声,“大言不惭。你的修行,明明已经踏入神域,血脉,不还是于我一样?”
      “姜青凰,你闭嘴!”酆北罗狠狠地,瞪了她一眼,道:“别以为你父亲在灭星海,为高阶血脉,就能庇护你。你知不知道,你究竟在和谁说话?”
      “主上没有承认,他也没有踏入灭星海,我现在没必要恭维小心。”姜青凰仰头,瞥了一下聂天,说道:“现在灭星海那边,将你传的神乎其神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什么在灵界,轰杀烬骨大尊,吓退炼狱大尊,在炼魔禁地,连杀三位魔族的镇守大尊……”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她又说:“我是不信。”
      聂天神色错愕,指着她,对酆北罗说,“灭星海那边,如她般,血脉达到九阶的混血,仅三个而已?”
      酆北罗苦笑点头,“混血的计划,其实没有太长时间,而血脉的进阶,真的和时间挂钩。能有三位,进阶为大君,已经殊为不易了。可不是所有人,都像少主你一般,血脉天赋得天独厚,突破进阶之路,畅通无阻啊。”
      “太弱了。”聂天轻轻摇头。
      姜青凰,还有几位八阶血脉,境界达到圣域的混血者,都对聂天怒目相向。
      “那个,这里既然是白骨族的尸骸禁地,而他们就在禁地之外,和白骨族战斗,是不是意味着我们,都安全了?”聂天问道。
      “应该……应该是这样吧。”酆北罗答了一句,才以眼神询问姜青凰,似在问她:“可是如此?”
      “你似乎很怕?”姜青凰哼了一声,便娓娓道出墟界局势。
      聂天也从而知道,在他们一行人,被裴琦琦的力量,送入到尸骸禁地之后,墟界已经天翻地覆。
      魔族那边,炼魔禁地因董丽的现身,竟不复存在。
      火宗之主邵天阳,炎龙族族长,都因此脱困,且在通过魔族诸多火焰域界,汲取能量,恢复战力,灭杀魔族。
      董丽,还有人界的尹行天、储睿等人,也在魔族天地横行无忌。
      墟界的魔族,鸡飞狗跳,自顾不暇。
      另一边,虚空灵族的族人,在裴御空的带领下,捕杀冥魂族的族人。
      就这么一阵子,数位冥魂族大君,数百位冥魂族的潜力种子,都被虚空灵族所杀。
      据说,连凝魂大尊,都被裴御空重创。
      消息,通过虚空灵族传递到灭星海,灭星海那边也被震动。
      灭星海那边,和三大奇族交战的强者,连连发力,攻陷了三族,建造在灭星海的一座座堡垒要塞。
      还有包括阎魔大尊在内的,三位灭星海的强者,联袂进入墟界。
      姜青凰的父亲,就是其中一位。
      他们在墟界的白骨族和冥魂族,四处活动,向白骨族和冥魂族下手,令整个墟界都陷入动荡。
      眼前的姜青凰,生父乃古兽族,十阶血脉的凤凰。
      且为高阶血脉。
      这位高阶血脉的凤凰,十万年前,据说和炎龙族族长有了冲突,一番血战后落败,从此遁入灭星海,欲图逾越灭星海,寻找机缘,强大战力。
      许多年后,这位高阶血脉的凤凰,遇到了聂天的父亲。
      随即,就和聂天父亲走在一道儿,沦为聂天父亲的左右臂膀。
      姜青凰,乃是他和一位人族女子,诞生下来的混血女子,从小血脉就觉醒了,又能进阶血脉,又能修行人族的灵丹大道,被誉为灭星海最闪亮的明珠。
      姜青凰自己也认为,灭星海后起之秀,她该最为闪耀。
      然后,突然间,冒出了一个聂天来。
      聂天的身份,名字,渐渐为人所知,种种功勋战绩,宛如奇迹。
      少主的称号,在灭星海,也开始被人反复提起。
      所有在灭星海诞生,为了阻止墟界侵入,而和三大奇族战斗的混血才俊,光芒顿时暗淡。
      更有传言,聂天的生母,那个温婉的女人,曾笑言说她和聂天倒也般配。
      传言一出,就有人觉得,早晚有一天,聂天会被灭星海恭迎着归来,而以她父亲和聂天父亲的交情,两人有极大可能结合在一块。
      姜青凰终于开始留意聂天,然后就知道了董丽,知道了裴琦琦的存在。
      这令她勃然大怒。
      “所以,你不必担心了。”一番讲述后,姜青凰神色愈发冷淡,“我带你,去见我父亲,他就在周边坐镇。”
      “迪伦大人就在附近?”酆北罗大喜。
      “是。”姜青凰冷冰冰地说道。
      “这样就稳妥了。”酆北罗松了一口气,向聂天道:“有迪伦大人在,你的伤势,应该可以全部恢复。伤势痊愈了,你也是时候,走一趟灭星海了。”
      “灭星海啊。”聂天心生向往。
  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姜青凰在前领路。
      聂天一行人,后面跟随。
      天尸宗的酆北罗,则是轻声地,将灭星海的局势,不为人知的情况,向聂天提前道明。
      聂天认真聆听。
      随着酆北罗的讲解,迷雾重重的灭星海,像是雾气散尽,慢慢呈现出来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