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破壁而入!
雪花片片,却稀稀拉拉。.
  
  偌大一个阴魔星域,因突降的雪花,虚空泛起晶光电芒,并渐渐密集。
  
  聂天举目眺望,能看到无垠的阴魔星域,每一方境地,都开始有雪花飘零。
  
  星河一片寂寒,所谓的雪魔,则不知所踪,又仿佛无处不在。
  
  是真正的,无处不在。
  
  “奇哉!”
  
  观望半响,聂天禁不住赞叹,“如此神域,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”
  
  “少主慧眼如炬。”迪伦笑道。
  
  出自雪域天冰宗,中途除名的雪魔,修行的冰雪奥诀,神妙无比。
  
  聂天第一次看到,有神域强者,神域是如此分裂散开的。
  
  雪魔的神域,由片片雪花构成,飘落到阴魔星域的雪花,每一片,都是她的神域碎片,雪花飘零之际,她神域的精妙之处,便悄悄散布开来。
  
  不断地,有晶莹雪花爆灭,绽放出冰冷光泽。
  
  冰光在阴魔星域,衍化出冰川、冰棱、冰雹,种种看似有形,实则无形,却寒力凝炼。
  
  而阴魔星域的魔族,举头望天,能看到满天冰雹,冰棱如暴雨抛落,能看到一座座冰川,轰撞到域界的界壁,和魔力潮汐抨击的光芒四溢。
  
  有一遮蔽星域的紫色幡旗,从每一个域界眺望,都能清晰看到。
  
  仿佛那幡旗,就在他们域界之外,和界壁融为一体,将他们所处的域界死死庇护着,隔绝了冰寒力量的渗透。
  
  大战,看似瑰丽绚烂,却凶险至极。
  
  由雪魔的零碎神域,变幻出来的满天雪花,在那阴魔星域将诸多极寒法则奥义,一一激发动用,却一直没有破开任何一个域界的界壁。
  
  所有极寒力量,都仿佛被无处不在的阴魔幡,硬生生吃下。
  
  半个时辰后。
  
  坠落向阴魔星域的片片雪花,违反常理地,逆天飞舞。
  
  雪花,欲图脱离阴魔星域。
  
  “想走?”
  
  恨天大尊的尖啸,从阴魔星域轰然而出,旋即就见一头头魔兽,咆哮着冲出。
  
  那些魔兽,眼瞳空洞,魔力汹涌,却没有生机。
  
  魔兽身上,则是有魔族的战士,身披魔甲,手持漆黑长剑,化作一黑色洪流,蚕食着那些飞天的雪花。
  
  不论魔兽,还是骑士,血脉皆为九阶,不算厉害。
  
  可他们化作的黑色洪流,却被一股气机牵引,令他们整体的力量,和阴魔星域呼应,突威力暴涨。
  
  “蓬!”
  
  飞天而起的雪花,渐渐碎灭。
  
  阴魔星域外,阎魔大尊和鎏金凤凰迪伦,对视一眼,同时射出。
  
  瞬息间,两人便出现于阴魔星域上方星穹深处,齐齐怒喝。
  
  “滚!”
  
  迪伦以十阶的凤凰之身显露,有朵朵金色火苗,带着凤凰一族的涅??异力,飘向那漆黑洪流。
  
  霎那间,那些魔兽和魔甲披身的魔族骑士,就随着朵朵金色火焰,炸为血雨残肢。
  
  阎魔大尊哼了一声,撼天魔柱携无尽凶威,轰然砸向阴魔星域。
  
  “灵界妖魔,本为我圣族后裔,你逆反灵界也就算了,还敢在墟界逞凶。”恨天大尊啸声惊天,“阎魔!你不配拥有,我圣族的血脉!”
  
  “配不配,不是你说的算。”阎魔大尊冷笑,其庞大魔躯显化,两手抱住撼天魔柱,朝着阴魔星域,连番地轰撞。
  
  撼天魔柱,每一次撞击,都像是轰击在巨大的擂鼓上,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。
  
  阎魔大尊自己知道,每次的撞击,都砸在阴魔幡上。
  
  阴魔幡坚韧顽强至极,丝毫未损,反倒是阎魔大尊自己,被那反震力,震的巨臂,不断地飙射出魔血。
  
  聂天看了半响,发现不论雪魔,亦或是迪伦和阎魔大尊,轰撞半天,都未能破开阴魔星域,将力量和气血渗透。
  
  三位,都在灭星海六位大枭行列。
  
  “厉害,和阴魔星域融为一体,以整个星域为气血海,这恨天大尊当真不凡。”聂天不由称赞,“就是不知道,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施展裂域血脉天赋,有无可能破开阴魔幡笼罩的星穹界壁。”
  
  “呼!”
  
  那截赤红骨头,被其召唤出来。
  
  与此同时,他沉寂许久的生命血脉,轰然爆发。
  
  姜青凰,还有诸多跟随迪伦、阎魔大尊的混血者,和异族,率先生出感应,满脸惊憾地瞪着聂天。
  
  聂天躯身,节节攀升,直达九千米。
  
  血脉爆发时,在他们所有人的感应出,此刻的聂天,都像是一座沸腾的火山,喷涌着光焰和暴烈气血。
  
  这种气血的爆发,比起之前聂天动用生命汲取,吸纳血凝丹时,不知道恐怖了多少。
  
  “唔!”
  
  眼看着那截骨头,注入血肉精气,也在疯狂涨大的聂天,眼瞳中突显精芒。
  
  他敏锐地嗅到,他心脏处,处于青色血气的血脉晶链,忽然催生出一一条条。
  
  一条条,全新的血脉晶链!
  
  这趟被摄魂大尊重创,以生木大尊残存气血,以一枚枚血凝丹,还有魔族血肉精气恢复的生命血脉,似反而被激发引燃!
  
  蠢蠢欲动地,似乎想要加速地,向十阶蜕变。
  
  “破而后立,若真能如此,也不枉费我,遭受一番挫折!”
  
  聂天大喜过望,气势蓦地狂飙,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凝为一虹电光流,赤红色的气血汇聚,幻化出狂暴巨兽的魂之巨影。
  
  “嗷!”
  
  狂暴巨兽的巨魂,发出毁天灭地的怒吼。
  
  虹电光流,如劈开浑沌的一道赤红电柱,刺向阴魔星域。
  
  星空巨兽独有的,撕裂域界界壁,破开能量防护的血脉天赋,倏地爆发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纱布撕裂的声音,刺耳响起。
  
  伴随着恨天大尊的尖啸。
  
  昏暗幽深的阴魔星域,似凭空多出一口光井,延伸到星域内部。
  
  赤红电柱,隐没于内,一闪消逝。
  
  聂天和那截狂暴巨兽的感知,顿时被切断般,竟不能嗅到丝毫的气息。
  
  而这时,鎏金凤凰迪伦,还有阎魔大尊,都呆呆看向那被破开,如天井般的缺口,迟疑不决。
  
  “我先去一步。”
  
  丢下这句话,血脉爆发的聂天,如一巨石,轰地透过那缺口,越过阴魔幡,落入了阴魔星域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迪伦和阎魔大尊,顿时头疼起来,看着出现的切口。
  
  雪魔也好,他们也罢,连番的轰击,都只是以器物和气血力量。
  
  他们其实不愿,以身涉险,以身躯坠落阴魔星域。
  
  因为他们明白,在阴魔星域外面,和在里面和恨天大尊战斗,压根就不是一回事。
  
  墟界和灭星海的强者,都有一个共识不在阴魔星域和恨天大尊战斗。
  
  可现在,聂天已降落其中。
  
  “哗哗!”
  
  漫天雪花,逆流而上的架势,再次逆反,突飘零到缺口,进入阴魔星域。
  
  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