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暗之女王

  
      破开阴魔幡,深入其中的聂天,直觉天地豁然开朗。
  
      阴魔幡如昏沉深暗的云海,越过之后,底下的阴魔星域,才呈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个域界星辰,紫光熠熠,璀璨夺目。
  
      那些域界星辰,都是阴魔星域的,绽放出的紫色光辉,受恨天大尊的引动,朝一处流逝。
  
      一处,最浓郁的黑暗。
  
      想都不用想,聂天就知道,那浓郁黑暗之地,便是董丽所在。
  
      他的生命血脉,顿时生出感应,知道黑玄龟也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浓郁黑暗旁,一位干瘦的魔族女子,神色冰冷,滔天恨意,和气血混杂,眼神却复杂难明。
  
      她背后,有一艘艘星河古舰,有诸多魔族和魔兽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她冰冷的眸光,陡然凝视过来,终注意到聂天,“是你?你也敢透过阴魔幡,进入我的领地来?”
  
      那一截,赤红如神电的狂暴巨兽骨头,被汹涌魔气阻扰着,明明要刺向那女人,却反而渐渐远离。
  
      聂天招手,“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咻地一下,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便重返他掌心。
  
      也在此时,飘零的片片雪花,于聂天的头顶凝合,化作一体态娇小,身穿雪白纱裙的女子。
  
      女子容貌出众,神态清冷,以致人于千里的语气,淡然道:“见过少主。”
  
      “雪魔?”聂天奇道。
  
      女子缓缓点头,犹豫了一下,突然道:“我本姓白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何意?”
  
      “你的麾下白蔷薇,和我有些渊源,算是我族内晚辈。”雪魔回应,“天冰宗虽驱逐了我,可我毕竟出自雪域。雪域遭受厄难时,你能在雪域,尽可能护住大多数雪域域界,我算欠你人情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讶然。
  
      金光穿透,魔光飞落。
  
      迪伦和阎魔大尊,一左一右,站到雪魔旁边,恰巧听到这番话。
  
      “没料到,你和少主,还有这么一层渊源。”阎魔大尊嘿嘿一笑,“我就说嘛,认识你这么久,没见你这么上心过。你对主上的吩咐,都要酌情动手,对主母的差事,可是从不搭理的,这趟主动来墟界,我还疑惑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,谁说雪魔从不念旧情的?”迪伦也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!很好!”浓郁黑暗处,干瘦的魔族女子,突尖啸起来,“雪魔,鎏金凤凰,阎魔大尊,三位灭星海的大枭,齐齐来我阴魔星域,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,哪里?”阎魔大尊指向,浓郁的黑暗之处。
  
      “就是他们了。”聂天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浓郁黑暗中,一道倩影,悄然浮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是满脸惊喜的董丽,一袭黑衣的她,和黑暗融为一体,头顶着黑暗光轮,光轮中射出一道道,纯黑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光芒和飞来的紫色流光碰击,将一道道针对她的流光,殛的湮灭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董丽嗔怪地,瞪了他一眼,却一脸温柔,说道:“我没事的,那什么恨天大尊,不过是借助整个星域的力量,一点点消磨我而已。在我和黑玄龟的暗黑领域,什么阴魔幡,什么血脉之力,都根本奈何不了我。”
  
      她眸中异光一闪,嘴角逸出狡黠的笑容,“我是借阴魔星域,借这个恨天大尊,磨砺自己的黑暗之力呢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恨天大尊气急败坏,怒啸道:“贱婢,你窃取我族圣物,坑害我家族后裔,如今还敢来阴魔星域横行,当真以为能无法无天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无法无天了,你能奈我何?”董丽挑衅。
  
      笼罩星穹的阴魔幡,霍然一抖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瀑布般的魔力光河,被阴魔幡抽离域界的魔气,轰向董丽。
  
      董丽嗤笑着,潜入到那浓郁黑暗,将所有的炮火,一道道能量光河,吸引到黑暗深处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就见那瀑布般的魔力光河,如溪河入海,一一消失。
  
      那片浓郁的黑暗之地,渐渐弥漫开来,范围更为广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鎏金凤凰迪伦,眼神突然变得古怪起来,“看样子,我们是多此一举了。阴魔幡,封闭的阴魔星域内部,竟然又多出一片黑暗禁地。”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哑然失笑,“我们辛苦地,要破开阴魔幡时,那恨天大尊,原来和我们一样头疼万分啊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也顿时轻松。
  
      他瞧出来了,这位魔族的恨天大尊,以整个阴魔星域的力量,都奈何不了董丽那片黑暗。
  
      那片黑暗之中,唯有董丽和黑玄龟,其余人,并不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董丽,应该是刻意为之。
  
      她激怒恨天大尊,要恨天大尊掀起阴魔星域的汹涌魔气,去破开黑暗,攻杀自己。
  
      而她,则是以这方阴魔星域的魔气,凝炼黑暗力量。
  
      或者说,为黑暗光轮,为两块黑暗魔石,充盈更多的能量,助她冲击更高境界,助黑玄龟持续蜕变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多此一举了。”雪魔蹙眉,“有没有我们下来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奈何不了她,是因为黑暗光轮,因为两块黑暗魔石!”恨天大尊气急败坏,突然道:“但在我的领地,要对付你们几个,并非难事!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话音一落,一滴滴紫水晶般的精血,如一串珠子,从她体内飞出。
  
      滴滴精血,撒向深暗天穹。
  
      遮蔽整个阴魔星域的巨幡,如掀起了魔气云海,一股压碎天地的恐怖力量,从天而落。
  
      “唔!”
  
      身高九千,气血如火山爆发的聂天,轻喝一声。
  
      仰望天空,无边深紫色魔云,如天穹压迫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这具,堪堪恢复的血肉躯体,似被一座座十万丈的巍峨神山,压在肩膀和背脊,他一点点地,往下沉落。
  
      不止是他。
  
      鎏金凤凰迪伦的金色气血海,阎魔大尊的庞大魔躯,在这股倾整个阴魔星域的魔气重压下,也都不堪重负,叫苦不已。
  
      反倒是雪魔,神域分化,又成片片雪花,无视了这股压力。
  
      雪魔,胆敢进入阴魔星域,所依仗的,就是她奇特的神域奥妙。
  
      “杀了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恨天大尊大袖一挥。
  
      围绕她的魔族战士,魔兽,星河古舰,冲杀而来。
  
      附近域界中,密密麻麻的魔族血脉战士,也咆哮着飞离,不要命地奔着几人。
  
      “蝼蚁一般。”
  
      雪魔的清冷声响起,成千上万的魔兽,魔族战士,狰狞的身躯,被雪花飘落到身上,瞬息间被冰冻。
  
      一具具冰雕冰像,蓬地炸裂。
  
      顷刻间,阴魔星域的魔族战士,魔兽、魔虫,就死了数千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