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重见天日
阴魔星域外。
  
  姜青凰一众人,凝视着,破开一道口,再没有愈合的赤红光洞。
  
  光洞周边,魔雾缭绕,透出诡异。
  
  酆北罗,袁九川,还有那些听命于迪伦、阎魔大尊的异族和人族强者,都默认未动。
  
  因为他们深知,处于阴魔星域的恨天大尊,有多么的恐怖。
  
  迪伦、雪魔加阎魔大尊,三位灭星海大枭,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聂天,如果都不能在阴魔星域,将那些人界来客救出,他们就更无可能。
  
  迪伦、阎魔大尊也没发话,他们不会轻举妄动。
  
  “我爹不会有事吧?”姜青凰沉默良久,忽地看向酆北罗,“那魔族的恨天大尊,真的有那么强大?”
  
  酆北罗点头,“在阴魔星域,她的确要恐怖数个级别。”
  
  姜青凰开始忧心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突然间,有一道空间缝隙,冷不防绽裂。
  
  旋即,便见姬元泉、叶文翰,还有尹行天等人,如一尾尾游鱼,从那流光溢彩的缝隙穿过。
  
  “嗯!”
  
  储睿,还有叶文翰等人,眯着眼,冷冷看向姜青凰,还有那些异族和混血者。
  
  聂天若是还在,会发现叶文翰、姬元泉那些人,一个个实力暴涨。
  
  储睿被炼狱大尊重创,伤势尽愈,且气象惊人,隐隐有突破的征兆。
  
  姬元泉和叶文翰,双双勒破境界,抵达神域中期。
  
  其余人,也都各有收获,战力狂飙。
  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叶文翰低喝。
  
  “我们……”姜青凰才要答话,忽脸一寒,“你们又是什么人?”
  
  “酆北罗,雷魔袁九川。”尹行天愣了愣,反应了过来,说道:“你们,之前可是和聂天一道儿?”
  
  酆北罗微微一笑,宽慰姜青凰众人,要他们稍安勿躁,道:“他们是少主的人。”
  
  “少主?”很多四大古老宗门的炼气士,面面相觑,莫名其妙。
  
  “就是聂天了。”酆北罗也不遮掩,以意味深长地目光,看了一眼储睿,淡然道:“我们收到消息,听说董家,还有你们被困在阴魔星域,特意远道而来,希望能从阴魔星域,将你们救出。”
  
  “没有人被困。”储睿开口,“董丽那丫头,撇掉我们,不顾众人劝说,一个人深入了阴魔星域。她进入前,要我们不用管她,自行活动。我们在附近的魔族星域,扫荡了一圈,就来和她汇合了。”
  
  话到这里,储睿犹豫了半响,道:“你们,来自于灭星海,是秦……”
  
  酆北罗肃然道,“秦尧是我们主上。”
  
  储睿脸色变了变,“果然是他。那,聂天……”
  
  “就是你猜测的那样。”储睿再道。
  
  “秦尧!”
  
  “聂天是秦尧的儿子!”
  
  “我的天!可秦尧,明明和我们一样是人族啊!”
  
  “秦尧居然还活着,还活的好好,而且在灭星海!”
  
  “秦尧那大魔头,比一些邪魔外道都要恐怖了,他居然是聂天的父亲!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一石激起千层浪!
  
  在场的众多人族炼气士,都是老一辈强者,对曾经光芒照耀碎星古殿,力压季苍的秦尧,可谓是知之甚祥。
  
  但他们中绝大多数人,对灭星海一无所知,也没有去过。
  
  他们并不知道,灭星海潜隐着一股,已超越四大古老宗门任何一方的力量,而这股力量的魁首,就是他们以为销声匿迹多年后,早就死去的秦尧。
  
  他们然后再次端详,便发现眼前的酆北罗,雷魔,还有那些人族炼气士,所修的灵诀秘术,都是残忍嗜杀的邪道。
  
  是曾经被他们追杀,被他们自以为清理干净的,邪恶宗门。
  
  姜青凰等人,也敏锐地察觉出,这些从人界而来者,不少人神态不善。
  
  尹行天、俞素瑛、血灵子等人,自然而然地,站在一块儿,和其余人撇清干系。
  
  俞素瑛笑吟吟地说,“诸位,以前什么仇怨,我们先放下。这里是墟界,你们面前的则是阴魔星域,乃魔族恨天大尊的领地。那个,我们是不是应该,先将阴魔星域轰破,先见到聂天和董家小姐再说?”
  
  “聂天为秦尧之子,被尊称为少主,便是邪道!”在一位圣域强者,冷冰冰地说,“在我眼里,那秦尧,和墟界的异族一样,罪无可赦。”
  
  竟有许多人,深以为然。
  
  姜青凰、酆北罗等人,脸色渐渐阴沉下来。
  
  阴魔星域外,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
  
  内部。
  
  千万魔族战士,魔兽,被雪魔悄无声息地冰裂。
  
  阴魔幡汇聚星液魔气,如一座座亿万万钧的巍峨巨峰,压迫向聂天,阎魔大尊,现出真身的鎏金凤凰。
  
  “呼呼呼!”
  
  惨死的魔族族人,魔兽,血肉精气如游曳的光鱼,逸入聂天释放出来的生命气血海,化作一道道精芒,充盈着聂天的筋骨和血肉。
  
  “喀!”
  
  阎魔大尊的魔躯,都有清脆声响,皮肉绽裂。
  
  鎏金凤凰迪伦,金色羽毛,迸射出灿灿光芒,拼尽了全力。
  
  反倒是血脉,未跻身到十阶,未成大尊的聂天,以巨型化躯体浮现,硬抗着阴魔幡集结的整个星域魔力,并没有碎骨崩断筋脉。
  
  他只是觉得,有些沉重而已。
  
  “比在暗魂域,遭受摄魂大尊御动的冥河撞击时,这具血肉躯体,竟然强大坚韧了许多!”他眼睛陡然一亮,惊奇地发现,在不知不觉间,他的躯体似再次强固了,已经能够和高阶大尊比肩。
  
  天穹压迫的力量,不弱于上次冥河的冲撞,他竟已能够适应。
  
  被雪魔所杀的魔族、魔兽,散逸后,被吸引过来的血肉精华,闪电般,又在趁机地,融入骨头脏腑,强固血肉。
  
  心脏处,有新的血脉晶链,密集而成。
  
  “快成了!”
  
  深吸一口气,他用力地攥紧,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。
  
  掌心和骨节接壤处,刺目的赤红光芒,宛如绚烂彩虹。
  
  “生命糅合。”
  
  内心一声轻喝,气血和狂暴巨兽的力量,似契合无间。
  
  霎那间,他生出化身狂暴巨兽,称霸星河的奇妙感。
  
  一头,由他和那截骨头的气血,混杂而成的巨兽,于他头顶缓缓凝成,冲着那一点点压迫下来,紫色魔力涌动的云海,恶狠狠的撕咬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紫色云海,还有阴魔幡,应声而碎。
  
  深暗的阴魔星域,无数魔族族人,突看到灿灿星芒,穿透密集树丛般,渗透下来,令阴魔星域重见天日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