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你们是不是疯了?
    封禁许久的阴魔星域,突然呈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域外,姜青凰、酆北罗,尹行天、储睿一众人马,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。
  
      凝神一望,就看到近万米高的聂天,气焰滔天,浓烈而又狂暴的血之力量,聚涌为一头恐怖巨兽,撕咬着阴魔星域的层层域之界壁。
  
      深紫色,纯黑色,一层层界壁和阴魔幡,被撕成一片片。
  
      巨型化的聂天,仿佛一尊远古神魔,怪笑着,挥动着拳头,砸向天穹和八方。
  
      每一拳轰出,便有一道绚烂的能量光流,混杂着星辰、火焰、气血、草木和魂之异力,如奔涌的长江大渎。
  
      若仔细去看,就能窥见那能量光流中,有数不尽碎小的晶芒、电光。
  
      “轰!轰轰!”
  
      阴魔星域的穹顶,在那能量光流下,被凿开一个个巨洞。
  
      域外的人,仿佛看到有绚烂神虹光柱,炽烈地刺破昏暗云海。
  
      域内的迪伦,阎魔大尊,忽然神色放松。
  
      他们突然发现,来自于阴魔幡的力量,倾尽整个阴魔星域灌泄而来的浩瀚压力,消逝的干干净净。
  
      “轰!轰轰!”
  
      聂天连番挥拳。
  
      声声,如擎天巨灵先祖的不屈咆哮,似从遥远的年代,越过时光长河,传递而来,震的人灵魂颤栗。
  
      阴魔星域,众多域界星辰,都被光流击中。
  
      就见那些域界,璀璨的星辰,剧烈震荡,摇摇晃晃。
  
      透过界壁,能看到那些魔域的山川崩裂,江河断开,弱小的魔族族人,低阶的魔兽和魔虫,硬生生被聂天的暴怒拳力,给震杀而亡。
  
      一座座,恢弘壮阔的魔族宫殿,像是积木堆砌,儿戏般轰然倒塌。
  
      就这么一拳拳砸下去,轰出去,阴魔星域的一个个域界,不知道多少魔族族人,魔兽、魔虫,因他而亡。
  
      有的域界,内部结构都损坏,导致界壁失效,星外诸多渣滓流光渗透,造成更多生灵灭绝。
  
      “嗷嚎!”
  
      聂天嘶啸着,似狂暴巨兽的血腥咆哮,让阴魔星域还存活的魔族族人,都战战栗栗,仿佛听到了死神的呐喊。
  
      丝丝缕缕的血肉精气,从阴魔星域的众多域界,飘逸而出。
  
      本该消散在域界和星海的血肉能量,突然像是被一股强烈的磁力吸引,疯狂地流逝到聂天,成为他新的血肉来源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!你罪该万死!”
  
      魔族的恨天大尊,有过一番短暂的沉默,旋即猛地爆发。
  
      初始时,她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  
      等反应过来,方才发现阴魔幡被撕碎,她在震怒之际,就准备发飙了,便看到聂天的攻势,笼罩整个阴魔星域。
  
      然后就见,被她辛苦凝炼铸就的阴魔星域,域界内的众生相继灭亡。
  
      宛如末日神灵,向阴魔星域挥舞屠刀,痛下杀手。
  
      众生湮灭!
  
      “恨天大尊是吧?”聂天狞笑,“说实话,阴魔幡没有破掉,你以整个星域的力量为己用,还真是难缠。现在嘛,嘿嘿,也就不过如此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他一步跨出,就抵达恨天大尊眼前。
  
      捅破天的那截赤红骨头,顿时落入他掌心,骨头指向恨天大尊,聂天放肆地说道:“我罪该万死?你来杀我便是!”
  
      “你!”恨天大尊尖啸。
  
      “不来?”聂天哈哈大笑,“你不杀我,我就杀你,摧毁你的阴魔星域!你星域中,侍奉你的魔族族人,都将和你陪葬。你们三大族,在我们人界所犯下的罪孽,自己也该品尝品尝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般说着,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虚空轻点。
  
      道道赤红神芒,射向附近魔域内,还残存的九阶大君。
  
      九阶的魔族大君,一看情况不妙,各自施展血脉秘术,妄图以血遁逃离。
  
      赤红血芒,逐个穿透那些魔族的九阶大君,令他们化身的一条条血遁紫光,都中途爆灭。
  
      阴魔星域,突出现大片大片的紫色血雨,有声声凄厉的惨啸响起。
  
      域之外,先前还在争吵,剑拔弩张,仿佛下一刻就要放手厮杀的灭星海邪魔,和那些人界的来者,彻底停止了争吵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皆沉默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,聂天受了重伤?”半响后,碎星古殿的星辰之子,达到神域初期的窦天辰,神色古怪地发出声音,“我们从那些墟界魔族,得来的消息,难道是虚假的?这样的聂天,像受伤了?”
  
      无人回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,就是我们的少主,是我们主上秦尧之子!”酆北罗淡然一笑,神色倨傲,充满了信心,他对那几位叫嚣最凶的几位说道:“你们如果想要讨伐我们主上,和我们灭星海为敌,嘿嘿,放马过来就是!”
  
      “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。”雷魔袁九川,冷冷看了他们一眼,极其没风度地,冲他们吐了一口吐沫,“呸!没少主在人界、灵界,镇压炼狱大尊,轰杀烬骨大尊,请动撕裂巨兽出手,你们全部沦为尸体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失去季苍,还有各大巅峰神域的你们,还妄图和我们对峙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疯了?”
  
      身为混血者的姜青凰,也趁机讥讽,“区区人界,若非主上约束,早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。一群不知深浅的东西!没我们在灭星海,力抗墟界三大奇族多年,你们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她对聂天,已心服口服。
  
      力量恢复,御动着狂暴巨兽那截骨头,捅破阴魔幡,大杀四方的聂天,终令她清醒地明白了一个事实。
  
      别说她了,她父亲迪伦,也未必能胜过聂天。
  
      很多时候,如果双方实力等阶相当,才会较真地要争夺高低。
  
      而双方,如果力量和阶级差的太远,弱者,就只能仰望和敬畏了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其余灭星海的邪魔,都是冷嘲热讽,极尽侮辱。
  
      这是因为,一方面聂天展现出超强力量,另外一方面,由于阴魔星域的破禁,雪魔、阎魔大尊和迪伦,都已脱困。
  
      三位大枭的力量,完全能压制在场的人族来客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尹行天、俞素瑛此类最难啃的骨头,还是聂天的麾下,且泾渭分明地主动拉远了距离。
  
      这种状况下,那些叫嚣者,何来的底气和胆量?
  
  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  
      雪魔、阎魔大尊和迪伦,从混乱的阴魔星域飞离,落到姜青凰等人身旁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眯着眼,看着酆北罗,又看向储睿,还有之前叫嚷的最凶,如果沉默着垂头的几位人族圣域老叟,奇怪地说:“我们是来阴魔星域,救他们的,即使他们不在,不领情,也不应该恶言相向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恶言相向的,是我们的主上。”姜青凰哼道。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迪伦和雪魔,脸色都冰冷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你吗?”雪魔阴寒的眸子,盯上了储睿,“你是不是觉得,你也曾经是星辰之子,你是碎星古殿正统,就能妄自非议我们的主上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,不是我啊。”储睿苦涩地摊开手,表态和他无关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