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千刀万剐
    “恨天大尊败了。”
      玄清宫的俞素瑛,温婉地笑着,似看不到灭星海的邪魔,向人界而来的同伴兴师问罪,自顾自地,对尹行天说道:“墟界这边,还有答应我们的邵天阳,和炎龙族长。照这样下去,墟界势必陷入持久动荡。”
      尹行天不明所以,茫然道:“什么?”
      “还有一些,同样失踪在墟界的,四大古老宗门的巅峰者,有没有如邵天阳般被囚禁?”俞素瑛眉梢一动,说:“碎星古殿的殿主,传说只是陷入险境,似乎没有死亡。”
      储睿等人,眼睛猛地一亮。
      “墟界三大奇族,大尊众多,实力雄厚至极。单凭灭星海,或人界之力,想要和墟界久战,怕是都困难。”俞素瑛的视线,落向迪伦、雪魔,突然道:“人界那边,只要四大古老宗门认同的,往往就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      储睿率先表态,“聂天身份之事,我无权干涉插手。若殿主还活着,一切由殿主定夺!”
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储睿又道:“如果灭星海那边,知晓我们殿主的情况,还望告知。”
      叶文翰和姬元泉,互视一眼,齐声道:“形势紧急,理当先对墟界发难!”
      五行宗没人插话。
      叶文翰和姬元泉,沉默数秒,突讪笑一声,由姬元泉说:“我教教主,消失许久,不知如今在灭星海何地?”
      储睿等人忽然醒悟,那些消失在墟界的巅峰强者,兴许还是如邵天阳、炎龙族族长般,只是被困,还未死。
      和墟界接壤,争斗多年的灭星海邪魔,兴许知晓行踪。
      若能找到季苍、屈奕、楚源等人……
      迪伦微微一笑,不做多言。
      “你们!”阎魔大尊则是伸手,指向那几位圣域老叟,威胁道:“再让我知道,你们侮辱主上,休怪我们不客气!”
      那几人,忽然老实了。
      他们已意识到,储睿、叶文翰和姬元泉,都装傻充愣地,不再提秦尧的旧事。
      而迪伦、雪魔和阎魔大尊,都强的不可思议,非他们所能敌。
      不能敌,自然就要识趣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也在此刻,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洞穿一紫色域界。
      偌大一域,核心结构,被血芒绞碎。
      域界崩塌碎裂之际,魔族的恨天大尊,撕心裂肺地尖啸。
      聂天冷哼一声,说道:“成也阴魔星域,败也阴魔星域!”
      没有理会追击而来的恨天大尊,他庞大的躯身,如炮弹般,落向另外一个魔域,一进入魔域,就大肆破坏,毁山填海。
      新的魔域,在他恐怖的力量下,又遭受重创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五大邪神从冥魂珠飞逸而出,避开恨天大尊以后,就在阴魔星域飞旋着,趁机吞没亡魂。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掌控着珠子,也在吞咽残魂凶灵。
      一逮到机会,也会破坏那些魔域的实体,山川湖泊,宫殿琼楼,都将其随手摧毁。
      聂天,还有五大邪神对阴魔星域的破坏,直接反应在恨天大尊身上。
      连外界的人,都能看出聂天掐准了恨天大尊的命门。
      “你这家伙啊。”
      董丽幽幽一叹,从黑暗中走出,望着汹涌的魔气云海,慢慢消散,不再汇聚而来,还显得有些遗憾。
  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,将阴魔星域,和阴魔幡炼制在一块儿后,虽然能动用整个阴魔星域的力量,可星域的破坏,也同样会作用到她自身。”董丽动用力量,和黑玄龟尽可能地,汲取残存能量,“有得有失啊。”
      在阴魔幡,被狂暴巨兽的“裂域”,捅破后撕碎时,她就知道恨天大尊败了。
      果然。
      聂天只是动用狂暴巨兽骨头,击毁阴魔星域的域界星辰,恨天大尊的血肉筋骨,便在爆裂不休。
      还未血战,恨天大尊展现出的魔躯,都已血肉模糊。
      她臂膀,腰腹处,一滴滴紫色的精血,仿佛对应着阴魔星域中,诸多域界星辰的星核,随着域界的毁灭,精血爆灭,导致自身受了重创。
      她的血脉,她对阴魔星域的炼化,本就是魔族不正统的极端秘术。
      阴魔星域的域界消亡,会令她遭受重大的打击,星域慢慢恢复生息,她才能彻底痊愈。
      星海深处,有撕裂耳膜的啸声,陡然响起。
      血肉模糊,手持破破烂烂阴魔幡,追击聂天的恨天大尊,身形骤然虚空凝滞。
      她的魔族不灭体,如今比聂天反而矮一截,一身天然的魔甲,爆灭大半,魔甲下显露的紫色血肉,筋脉如断裂的游蛇,看着就令人头皮发麻。
      但,断裂的筋脉,依然在顽强地,重新黏合生长。
      可是,每当聂天动用星烁,挪移到阴魔星域一新的域界,狂暴巨兽那截骨头,朝着大地随手的一击,就会令她的筋脉,再断裂更多。
      紫色血光,不断迸射出来。
      恨天大尊似不知疼痛,似已陷入疯狂,她一身恐怖的气势,浓郁的魔力,就是找不到宣泄口,没办法轰击到聂天。
      因聂天根本无需正面战斗。
      聂天所做的,只是破坏阴魔星域,阴魔星域的破坏,就是在伤害着恨天大尊。
      这种伤害,似拿到小刀,一块块切割恨天大尊的血肉。
      缓慢,却非常有效,且不会伤害到自己。
      他在尽可能地,去重创恨天大尊,还保留力量。
      刺耳的啸声再次响起。
      混混沌沌的恨天大尊,似猛地恢复清醒,她死死地,瞪着聂天化作星芒,远去的影子,到:“你会死,一定会!”
      旋即,她竟舍弃阴魔星域,不顾血肉重创,向和尹行天、阎魔大尊相反而方向飞去。
      她一动,聂天,董丽,还有阎魔大尊、雪魔、迪伦,包括人族那些神域强者,都被惊动,一道道视线,一缕缕气机,都锁定了她。
      她不逃,众人很乐意看到,聂天一点点耗死她。
      她欲走,自然不行,自当拦截!
      “去!”
      恨天大尊抛出一滴,盛放在器皿的魔血。
      魔血,如紫色星辰,出现于阴魔星域。
      “呼!呼呼呼!”
      阴魔星域,众多域界内的汹涌魔气,忽然诡异地聚涌。
      聚涌向那一滴魔血。
      一尊庞大的魔神,仿佛从魔血内走出,以阴魔星域的魔气为力量,随意拉扯,就引发星域巨变,魔力的万千变化。
      魔神一分二,二变三,三化万千。
      所有欲图追击恨天大尊的人,突然都发现,他们眼前多出一个对手。
      一个令他们感到窒息,一点信心都没的,仿佛无敌的对手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