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魔陨
    灵界,中州域。
  
      地底深处,那气息苍茫的空间,忽有团团能量洪流,冲向地表。
  
      一团团光亮,乃纯粹的能量精华,日月般,袅袅升起,又缓缓消失,将能量散逸在中州域,滋养万物。
  
      其中,有两团光亮内,托浮出两个人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和韩清。
  
      被困在地底深处,无法走出,却依赖地底异力修行的两人,莫名其妙的,被抛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两人神色茫然,不知所措,脑海所想的,只是那地底的雄壮大汉,仿佛大放光芒,周身喷吐能量江河。
  
      便在此时,中州域的星核,宛如一颗强劲的心脏,激烈跳动!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一声,震荡于至强脑海的巨响,猛地传来。
  
      旋即,就见偌大一个中州域,居然如浮陆般,慢吞吞地动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中州域,朝着寂星海的方向,晃晃悠悠地,飞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域界,在飞逝!”
  
      游奇邈和韩清,愣了一下,顿时醒悟,骇然失色。
  
      域界一角,正依仗着中州域的浓郁草木能量,茁壮成长的生命古树,突然生出感应,立即发出呼唤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木族的原木大尊,骤然化为一道绿色光流,坠落于地。
  
      “近期,人界那边有什么动向?”第三代生命古树的灵魂意志,直接灌注到原木大尊的识海,“这人族的起源地,中州域的地底,突生异变。中州域,向寂灭海而去,欲图越过寂灭海,去墟界的架势啊。”
  
      它的第一代,以通天彻地的力量,隔绝了墟界三大奇族。
  
      天魂大尊陨灭后,那条冥河,都被限制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……
  
      “人界并没有异常,反倒是众多人界的神域强者,圣域巅峰,一一从七星界海,向墟界进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得知消息,聂天,董丽,裴琦琦,这类新晋的天骄,也去了墟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灭星海那边,有阎魔大尊传来消息,说聂天一步入墟界,就去了炼魔禁地,大杀四方。好像,还要去冥魂族的祖地,去炼化那条冥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人界的众多强者,都认为墟界,埋藏着数不尽的天材地宝。以前,因七星界海没畅通,他们无法抵达,如今七星界海就敞开着,吸引了众多强者,不要命地冲向墟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原木大尊将有些落后的消息,迅速禀告。
  
      “墟界那边,定有惊天变局。”第三代生命古树,感受着中州域的飞逝,说:“这地底深处,那具埋尸的,被人族视为同族的族人,恐怕来历惊人。他,兴许和墟界的神秘禁地有关,现在中州域的移动,应该也和墟界禁地相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中州域,往墟界开赴?”原木大尊骇然。
  
      “还在缓缓加速,既然从寂星海而去,那,我的第一代躯身,就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。”生命古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唔,那两个被困地底的人,忽然现世了。”生命古树有些惊讶,“你和他们沟通一下,询问他们在地底,没有出来前,有没有什么发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几乎同时。
  
      因聂天消失,就在禁天星域,在垣天星域飘逝着的浮陆,也被那头撕裂巨兽驱使着,呼啸着,撞破层层能量壁垒,冲入灭星海。
  
      浮陆,如超大型星河古舰,却在灭星海中轻车熟路地,灵巧避过诸多凶险绝地。
  
      浮陆,或者说里面的撕裂巨兽,显然对灭星海并不陌生。
  
      这头潜隐于浮陆的星空巨兽,在漫长无垠的岁月中,仿佛曾游荡过三界,在最险恶之地,都颠簸流离过。
  
      浮陆在灭星海显现的消息,很快传递到聂瑾。
  
      聂瑾给出两个字放行。
  
      所有灭星海的邪魔外道,都尽可能避开浮陆,任由里面的撕裂巨兽,驾驭着浮陆,一路在灭星海横冲直撞。
  
      季苍、屈奕、楚源这类巅峰强者,当初逾越灭星海,遭遇的重重磨难,撕裂巨兽一概没碰到。
  
      没有遇到任何的外力阻碍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人界,幽泽星域。
  
      这片本属于封家的星域,在墟界、灵界异族侵入不久,便宣告沦陷。
  
      魔族和妖魔族族人,于幽泽星域有过一番血腥杀戮,令此星域无数生灵的鲜血,染红了一域界的汪洋深海。
  
      待到魔族退去,妖魔族被禁锢,幽泽星域的一个个域界,都荒无人烟了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就是那被充盈着鲜血的域界,深红色的海洋,突然涌动。
  
      血水凝炼,亿万生灵的鲜血,似被提炼着,一点点地精纯。
  
      深红海水下,有一巨大的魔影,若影若现。
  
      “嗤!”
  
      一束晶光夺目的电芒,从天而降,斩向深红血海。
  
      辽阔的深海,被那电芒,斩为两断。
  
      电芒,乃最最精炼的天地灵气,不掺杂一丝属性异力,不含一点杂质。
  
      就是突出一个纯粹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深红血海中,传出凄厉至极的啸声,“莫珩!你欺人太甚!我潜藏于此,已足够小心谨慎,不再去管三界纷争,为何咄咄逼人,不肯放过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上一世,就造下太多杀孽,这一次复活,也在灵界、人界,掀起无穷血浪。”莫珩冷漠的声音,在这一方天地穹顶,“炼狱大尊,犯下的孽,是要受惩罚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深红血海,突现密集的炽烈光芒,潜隐的魔影,顿时绽裂。
  
      “莫珩!你杀不了我!即使你,冲击到神域后期,你也杀不了我!”炼狱大尊叫嚣着,魔躯、精血和魂魄,一一分离。
  
      “再加我这柄青泓剑,如何?”有一笑声,竟从深红血海底下传来。
  
      霎那间,滔天剑芒,化作亿万游鱼,充满血海。
  
      血海中,一滴滴紫色精血,蓬蓬爆灭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域界之下,有一尊神之法相,挥动着神剑,破开界壁,从下方的一剑刺去。
  
      域碎,陆地爆裂,深红血海和炼狱大尊的血肉,皆被剑芒绞杀。
  
      炼狱大尊的惨啸声,从每一滴精血,从每一缕魂魄传来,“一个莫珩,一个梵天泽,你们皆跨入神域后期,趁我凝炼气血之际暗算我,卑鄙!”
  
      梵天泽浑不在意,还畅快大笑,“在你们眼中,反正我们人族,本就是如此。”
  
      当日,躲躲藏藏多时的炼狱大尊,被莫珩、梵天泽合力轰杀。
  
      一滴精血,一缕残魂未能逃出。
  
      游奇邈,罗万象和蒋塬池之后,人族,两位新的神域后期者,耀目而出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两位,才是当初神域中期时,力压群雄者。
  
      “是时候,去墟界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