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诸强汇集
    人界,灵界,灭星海、寂星海,诸多天地,至强者纷纷嗅到墟界震动,通过种种途径,往墟界而去。
      其中,甚至有一些,被认为早已死去的大尊和神域者。
      也有从没在三界扬名,无比陌生的强者,突然冒出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七星界海。
      神符宗的景飞扬,神火宗的岳炎玺,立在一死星,俯瞰着下方湛蓝深海。
      华暮,也在当中。
      垣天星域、天莽星域和陨星之地,有很多境界不足者,没有被允许深入墟界,而是驻扎于此地。
      “炼狱大尊,真被轰杀?”岳炎玺突然道。
  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啊?”景飞扬神情肃然,“半日前,你们也都看到了,碎星古殿的莫珩,和那通天阁的梵天泽,一起坠落界海,冲入到墟界了。”
      华暮道:“应该错不了。”
      莫珩和梵天泽,皆入神域后期,两人出现于七星界海时,那种惊天动地的气势,骇人至极。
  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华暮犹豫了一下,忽然说:“我也去墟界了。”
      “什么?”岳炎玺愕然,“你还没有踏入圣域,你去墟界作甚?”
      华暮现今修为,乃虚域后期而已。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力量,其实连通过界门,都有些吃力。
      “我的境界和力量,当然不足。”华暮脸上笑着,可眼神,却阴郁凝重,“我有它。”
      他点向眉心。
      一株,妖异邪恶的树藤,于他眉心闪现。
      “天魔藤!”
      景飞扬和岳炎玺,见那树藤浮现,脸色骤变。
      树藤还没有完全地,凝现成形,两人的心境都被影响到。
      他们甚至敏锐地感觉出,七星界海的海水中,蕴藏着的魔气,都被引动。
      “它迫不及待了。”华暮解释,“迫不及待的,想要夺舍我,取代我。我渐渐力不从心,快要压制不住它。它要是被完全释放,我希望是在墟界,那里的强大生灵众多,应该能镇住它。”
      “而且,我通过一位被囚禁的魔族族人,知道在墟界,有奇物能炼化它。”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另有一个声音响起。
      “我和你一样,也要去墟界。”来人,为极乐山的圣女穆碧琼,体内有神异的共生花,她翩然而来,依然佩戴着面纱,“你我体内,都有异物存活着。我也在和墟界的异族,战斗时,释放出共生花。”
      “墟界冥魂族族人,认得共生花,说墟界有禁地内,也生长着此类异花。”
      “所以,我也要去墟界,弄清楚共生花的所有秘密。”
      华暮道:“那好,我们一道儿。”
      两人达成默契。
      没太多准备,他们就踏入湛蓝界海,从海底界门,冲入墟界。
      在他们之后,还有很多人族的圣域强者,远道而来,向景飞扬、岳炎玺发出请求,要去界海。
      景飞扬一一应允。
      对他们来说,巴不得墟界越乱越好,觉得这样的话,聂天、董丽等人,才能在墟界承受较小的压力。
      ……
      阴魔星域。
      聂天于此域深处,动荡着气血海,凝炼着主魂。
      在他周边,生人勿进。
      含有血脉者,是主动退避,以免被他的生命气血海,无意识地汲取了自身的血肉精气。
      其余人,被董丽勒令远离。
      失去恨天大尊坐镇,魔族的族人也被乾魔大尊的力量,带离的阴魔星域,一片死寂。
      保护聂天,等候他冲击血脉者,也就以他为中心,逐渐散开。
      散落在,一个个没有生机的,在枯亡的魔域上。
      阴魔域,以阴魔幡而命名,乃恨天大尊的苦修之地。
      非球形域界,阴魔域乃一块平坦的紫黑大陆,远观如阴魔幡。
      阴魔域,本魔气汹涌,如今不止是魔气消逝天地,连界壁都不复存在。
      没界壁,星海内的各类含有渣滓、毒素的要命的种种能量,便渗透而来。
      不知为何,同样是失去界壁的域界大陆,渗透到阴魔域的天地能量,分明要浓郁的多。
      这也导致,本漂浮在聂天头顶的,那一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嗅到阴魔域的驳杂混乱的能量,竟离开了聂天。
      那截骨头,“咻”的一下,出现于阴魔域。
      狂暴巨兽的骨头,宛如一道赤红闪电,横亘在阴魔域的高空。
      渗透到阴魔域的,各式各样的星海异力,受那截骨头吸引,悄悄流溢过去。
      通过这种方式,那截骨头,在恢复力量。
      星空巨兽奇异的血脉特征,令它们能汲取星海中,任何属性任何气息的能量,炼化之后为己用。
      气血,魔气、冥气、灵气,星海异力,酸毒,罡风等等,一切能量都能为它们供能。
      在阴魔域,有阎魔大尊,和一些听命于他,本出自灵界妖魔族的妖魔,还有酆北罗、雷魔一行人。
      他们,暂时待在阴魔域,四处活动着,想看看恨天大尊有没有什么珍贵的墟界奇宝,遗留在阴魔域。
      从崩塌的恨天魔殿,他们还真的有些收获,找到了一些魔晶,还有部分罕见的魔植。
      其中,就有天魔藤的种子。
      酆北罗,捏住天魔藤的种子,眼睛满是异样光芒,“这种奇异的种子,灵界那边魔域,也是有过的……”
      “灵界魔域的天魔藤,也是从墟界传过去的,毫无疑问。”阎魔大尊道。
      “这枚种子?”雷魔袁九川,拿着一晶球,看着里面一颗,如眼睛般诡异的植物种子,奇道:“很古怪,我看着这种子,都心慌慌的。”
      “那是魔眼妖花的种子。”阎魔大尊道。
      雷魔脸色一变,“魔眼妖花!就在在灵界妖魔族,排名第一的魔植?”
      “在灵界是排名第一魔植,在墟界不是。”阎魔大尊嘿嘿一笑,“别小看此类异物,你想想看,那木族的生命古树,也是此类异物代表。那生命古树的第一代,可是能够拼死天魂大尊的强大存在啊。”
      众人肃然起敬。
  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      阴魔域一处山脉,忽地动山摇。
      剧烈震动下,有千万条魔光凝炼的锁链,似突然迸灭消散。
      魔光锁链,仿佛是种种魔力法阵的结晶,被刻印在山脉地底,始终潜隐。
      此刻,随着阴魔域的魔气消散,界壁的撕裂,那魔力法阵便失去作用。
      然后,就在那山脉处,一幽暗深渊,呈现出来。
      “幽暗深渊!”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