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消逝的真相!

      冥魂珠的器魂,从那枚珠子内,清濛的世界走出。
  
      出现于聂天的灵魂识海。
  
      器魂,就在聂天的识海内,以惊人速度凝炼变幻。
  
      变幻为,摄魂大尊的一道分魂。
  
      聂天突灵魂刺痛。
  
      他和器魂之间的,存在多年的连系,似被一柄剑,无情斩断。
  
      他再也感受不到器魂的气息,那位九阶大君的残魂,所有的意识都被抹除,一丝不剩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器魂已经不复存在。
  
      心中,忽溢满痛意。
  
      不久前,器魂还向他表态,希望他能分离一部分攫取的残魂,供器魂成长进阶。
  
      在阴魔星域,他也确实这么做了,器魂也没有令他失望,刚刚还在以提炼的精纯魂力,来反哺他,助他主魂的凝炼。
  
      一眨眼功夫,器魂就消逝了。
  
      取而代之的,乃摄魂大尊。
  
      “这器魂,汲取阴魔星域众多魔族残魂,总算是成长到,能容纳我的意志,能堪一用的程度。”摄魂大尊自顾自地说着,“其实,我等这一天,也等不少时日了。本以为,你该早早死去,不用我费那么多精力。”
  
      那枚冥魂珠,突落入他的分魂掌心。
  
      “轰!”
  
      冥魂珠就在聂天的识海中,绽放出璀璨神辉,青蒙蒙的光幕,宛如一个魂之领地,于聂天识海形成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主魂,包括九大分魂,齐齐被震动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一刻,聂天生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受摄魂大尊,才应该是冥魂珠的主人。
  
      那枚珠子,原先被器魂把持时,都未能发挥出如此玄妙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随着珠子的神辉璀璨,聂天能看到冥魂珠变得晶莹透亮。
  
      在那晶球的表面,游曳着万千青耀魂文,衍变着诸多精妙的灵魂真谛。
  
      那一道,摄魂大尊夺取器魂,所形成的分魂,握着冥魂珠时,如攥住一个天地,拿捏着自己的领域。
  
      刺目的光芒,从珠子内溅射开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主魂,还有九大分魂,注视着那枚珠子,魂体都刺痛难耐。
  
      “哗啦!”
  
      一条浑浊的,虚幻的冥河,显化出来,环绕着冥魂珠。
  
      “有没有一种熟悉感?”摄魂大尊的那道分魂,指向冥魂珠,还有环绕着珠子的冥河,向聂天发话。
  
      聂天轰然巨震,“暗魂域!”
  
      环绕着虚幻冥河的冥魂珠,就像是聂天在裴琦琦的空间通道中,抵达暗魂域那一霎,所看到的场景。
  
      青耀球体的暗魂域,被一条冥河圈着,还曾惊艳到他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眼前的冥魂珠,被那条虚幻冥河环绕着,和那一幕画面,有九成相似!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是聪明!”摄魂大尊畅快大笑,“冥魂珠,本有三枚,倒是辛苦你,将他们一一找到,并融为一体。”
  
      “感谢归感谢,不过这些年,你从冥魂珠内得来的精炼魂力,就一一交出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大招魂术!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轻喝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释放的青冥光芒,照耀于聂天识海,射在他的主魂,和九大分魂上。
  
      聂天痛呼,他的主魂,还有九大分魂,魂体忽然“冒烟”。
  
      “烟”,就是魂体身上,精炼的魂力。
  
      那些“烟”,自然而然地,受冥魂珠吸引,向冥魂珠而去。
  
      攥住冥魂珠的摄魂大尊,似掌控一个域界,一个独属于他的天地,一类似于暗魂域般的奇异空间。
  
      聂天愣愣地,瞪着眼前的摄魂大尊,脑海中,忽然浮现出许多讯念。
  
      邪冥族的历史上,诞生过一位旷世奇才冥魂大尊。
  
      此大尊是邪冥族,第一位真正参悟出冥河真谛,得到冥河认同的大尊。
  
      就是他,洞悉了冥域的那条冥河,乃墟界一位冥魂族强大族人的灵魂识海衍变。
  
      也是他,知晓五大邪神存在,炼化出三枚冥魂族,分散开来,去收集五大邪神残魂,还不融为一体,以免五大邪神残魂聚涌,能真正复活过来。
  
      同样是他,感悟出冥河内的魂之精妙,创造出冥魂邪典这本邪恶圣典。
  
      他的战力和才识,超越一切邪冥族的大尊,后继的冥河大尊,远不能和他比肩。
  
      冥魂大尊,乃灵界邪冥族历史上,真正的至强者。
  
      他在巅峰时,灵界的古灵族族人,都要暂避锋芒,妖魔族、幽族和骸骨族皆信服于他。
  
      他活着时,连人界的四大古老宗门,都在死星海连番失利,被重创数次。
  
      他曾是灵界至强者,其地位,堪比墟界的天魂大尊。
  
      遗憾的是,冥魂大尊在生命的末期,在参悟冥河真谛时,仿佛走火入魔,反不分敌我地,杀害了很多同族族人。
  
      最终,这位惊才绝艳的大尊,没有遭遇强敌,却在修炼时,于冥河内暴体而亡。
  
      “冥魂族,冥魂珠,冥魂大尊。以,血脉的源头墟界的冥魂族,来命名的大尊。连器物,都称呼为冥魂珠!”
  
      一连串的念头,闪电般,在聂天主魂记忆洪流中飞逝。
  
      一道亮光,骤然绚烂。
  
      “你,在墟界被尊称为摄魂大尊,那是因为墟界这边,早有冥魂族这个称呼了。若以冥魂大尊来命名,就是大逆不道,太狂妄。”聂天突然道,“然而,在你参悟出冥河真谛时,你却在灵界,以冥魂大尊命名了自己。冥魂大尊的称号,冥魂珠的名字,都说明了很多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你在冥河暴体而亡之后,反而去了墟界,成为了墟界的摄魂大尊。”
  
      眼看着,那枚冥魂珠,在摄魂大尊的手中,展露出的气象异景,聂天顿时醒悟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就是冥魂大尊!
  
      他这些年掌握的冥魂珠,就是眼前的大尊,所凝炼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难怪,罗万象秘密听命于墟界冥魂族,和邪冥族暗通款曲之后,修行的是冥魂邪典了。
  
      冥魂邪典记载的邪恶秘术,就是要献祭灵魂,才能沟通邪魂,所谓的邪魂,就是冥魂大尊自身,也就是眼前的摄魂大尊!
  
      “唔,你终于想通了。”摄魂大尊没否认,坦然承认了这个事实,“还有一点,你没有弄清楚。其实,并不是我想要污秽冥河,而是冥河,或者说是天魂大尊的残念,试图夺舍我,想通过我死而复生!”
  
      这道分魂,神色阴冷地,看着聂天魂体冒烟,淡淡地说道:“不然,你以为我为何会走火入魔,为何会在那条冥域的冥河,暴体而亡?你因为他天魂,是什么好东西?他坑害我在先,我侥幸活了下来,在墟界熔炼那条冥河,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,在我身上,他失败之后,又选定了你。只不过,你这个被选定者,被我捷足先登了而已!”(https:)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