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夺魂!

      冥魂珠在摄魂大尊手中,才叫物尽其用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释放出的光芒,照耀在聂天的主魂,还有九大分魂,令聂天连一点反击之力,都生不出。
  
      精炼的魂力,一缕缕地,因“大招魂术”的形成,飘逸出来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以器魂,而凝炼的那道分魂,则是渐渐凝实。
  
      冥魂珠大放光明。
  
      灵魂的刺痛,弥漫到浑身,那种无能为力,憋屈至极的感觉,令聂天几欲发疯。
  
      他生出强烈的挫败感。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,或者说是冥魂大尊,或许在很早之前,就能通过冥魂珠,感应到他的存在,知道他的所作所为。
  
      罗万象,去修行冥魂邪典,发动了一连串战争,积蓄出无数怨灵魂魄,献祭之后,和摄魂大尊获得沟通。
  
      而他,南征北战,颠簸流离在一个个域界,也造下滔天杀孽。
  
      那些被灭杀的残魂怨念,同样被冥魂珠吸纳,增强了珠子内的清濛世界,令其阔大,趋于真实。
  
      其间,是不是始终有一只眼睛,远在墟界,冷冷注视着他?
  
      他的一举一动,所作所为,难道都在摄魂大尊的眼皮子底下?
  
      还有,他这些年的行为举止,心境,有没有被摄魂大尊通过冥魂珠,给暗中影响?
  
      种种杂念,在其魂力被蒸腾,被摄魂大尊汲取时,不受控制地产生。
  
      “略有些可惜的是,我倒是过早地暴露,不然我能通过你,持续增强冥魂珠的力量。直到有一天,冥魂珠强大到,能控制那五位先辈的高度。”摄魂大尊颇为遗憾,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冥魂珠从炼制起,就是为了对付那五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珠子的存在意义,就是能够有一天,如天魂印般,牢牢控制他们五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做到的事情,你帮我达成了,而且更彻底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再努力,也只能令他们残魂聚涌,魂魄完整之后,夺舍年轻的冥魂族族人躯体,供他们重生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你,直接赋予了他们血肉,这就是连我都没办法了。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夸夸而谈,再没有避讳什么,或许是觉得局势已定,聂天根本蹦跶不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当年,参悟出冥河真谛,知道那条冥河还残存天魂大尊念头,知道那尊石像,就是天魂大尊的五位忠心扈从。
  
      从他想要摆脱天魂大尊起,他就在暗自谋划。
  
      他一边,向天魂大尊表示忠心,从那条冥河中,汲取着种种魂之精妙,另一边,则是悄悄炼制三枚冥魂珠,去聚集五大邪神的残魂。
  
      他和天魂大尊,各怀鬼胎,最终天魂大尊见果子熟了,他已踏入高阶大尊行列,要抹去他自主的灵魂意识时,他也发动了后手。
  
      最后的结果,他这具,被天魂大尊看上的躯体,被他自曝于冥河。
  
      他的精炼魂魄,通过种种布置,他参悟的灵魂真谛,对那条冥河和灵魂之河的联系,成功脱离灵界,以魂魄穿梭到墟界。
  
      魂飞墟界,他夺舍一位冥魂族年轻族人的躯体,取而代之,迅速成长。
  
      极短时间内,他就成为冥魂族的新星,其战力,压过了同时代的千魂大尊、灭魂大尊和凝魂大尊,成为墟界仅次于乾魔大尊的超强者。
  
      然后,他便对那条冥河下手,以能够紊乱天魂大尊残念的异物、虚空渣滓、各类毒素,去一点点侵蚀冥河。
  
      天魂大尊,在这条冥河遗留的残念,被他慢慢熔炼掉。
  
      这条冥河的秘密,诸多魂术,他都了如指掌。
  
      冥河,几乎成了他的手中利刃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你别以为你得到了他的眷顾。他所看重的,只是你这具奇特的体魄。”摄魂大尊阴森森地怪笑,“在灵魂造诣上,他称雄三界,只可惜冥魂族的血肉躯体,不如白骨族和魔族般强大,稍稍限制了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你,在他的眼中,就是一块瑰宝灵玉,远照当年的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能够以冥河形态,将魂念散播三界的他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已超过生灵物种的范畴。他的灵魂,能依附任何生命种族再生!在这种情况下,冥魂族族人躯体,反而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古灵族,魔族,这类气血旺盛,肉身坚韧至极,有无穷潜力者,才是良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你的存在,你血脉的爆发,你后来所显现的诸多神奇,彻底征服他。他或许还会觉得,当年还好我暴体而亡,死的不能再死了,不然夺舍了我,以我来复生,只会空留遗憾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夺舍了你,以你血肉重生,他才能没遗憾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嘿,这些秘密,我也是近期掌握幽魂权杖,和他斗智斗勇时,慢慢醒悟出来。你血脉的神妙,我也是刚刚获知不久,所以才要竭尽全力杀你!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里,摄魂大尊的那道分魂,凝实的眼瞳深处,突显贪婪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和上一次不同,我这次要诛杀的,只是你的魂魄!你这具奇异的躯身,我舍不得毁掉。没想到秦尧,还真的造就了一位,堪称完美的血肉躯体。你聂天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不是人族,甚至不是混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全新的,一种独特的,划时代的生命!”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低呼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主魂、九大分魂,似在突然间,汹涌燃烧。
  
      更多的“烟”,从魂体上飘逸出来,被那摄魂大尊以大招魂术,迅速凝结到自身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的主魂,慢慢地,都变得透亮了。
  
      宛如,虚无幻影,随时都会消逝掉。
  
      他清晰地,感应到灵魂的虚弱,他和五大邪神的联系,几乎断开了,他也没办法嗅到幽魂权杖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而且,听摄魂大尊说了那么多,他已醒悟出一个事实。
  
      ——幽魂权杖,还有他参悟的冥河真谛,都来源天魂大尊残念。
  
      可那天魂大尊,对他是不怀好意的。
  
      天魂印,能掌控五大邪神,对那幽魂权杖,对天魂大尊,真有用?
  
      “魂灭,躯体保留,你还存在着。知道为什么,我到了墟界之后,以摄魂来命名吗?那是因为,我钻研的魂术,能完美地摄取你的记忆,能够……以你而生!”
  
      以你而生!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的躯体,生出一种恐怖颤栗。
  
      他明白摄魂大尊这句话的含义!
  
      摄魂大尊,会熔炼他的一切记忆、魂念!能够以“聂天”的形态,行走于天地,旁人还看不出端倪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,还能继续修行,境界还能突破,血脉还能进阶。
  
      可这样的聂天,已经不是他,和他没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聂天,是披着聂天躯壳的,摄魂大尊!
  
      “不!”他的主魂,九大分魂,齐齐不甘心咆哮。
  
      生命血脉轰然爆发!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