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丧家之犬
    阴魔星域。
  
      聂天血脉突破之际,遭摄魂大尊伏击,差点魂飞魄散一事,无人可知。
  
      董丽一众人,还在阴魔域,观察着幽暗深渊的入口。
  
      袁九川,站在一块陆地,静坐着,吞吐着雷霆电芒。
  
      在他前方昏暗星海,便是聂天释放的赤红气血海,他能感受出,从那气血海动荡出来的,阵阵的汹涌血之能量。
  
      突地,就在旁边一方星海,空间如明镜,骤然透亮。
  
      袁九川一脸惊骇。
  
      他惊奇地看到,那明镜般的虚空,有一滴滴蓝汪汪的精血,凭空形成。
  
      “蓬!”
  
      明镜般的虚空,顿时震裂,蓝色血光四处溅射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,蓝发蓝眸的虚空灵族族人,浑身浴血地,从那震裂的空间缝隙内,飞逝出来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,赫然也在其列。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!”
  
      袁九川脸色一变,没有理会那些虚空灵族的族人,一步,就跨到裴琦琦身前,眼神凝重地说道:“你怎样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事,我父亲……”裴琦琦摇了摇头,哀伤地,瞥了一眼脸色苍白,神情惨然的裴御空。
  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
      道道灰白色的死亡力量,缭绕在裴御空身上,渗透向他血肉脏腑。
  
      连裴御空识海,都遍布着,众多灰白光线。
  
      精炼的死亡力量,烙印着法则奥秘,正在缓慢地,侵蚀着他的血肉和魂体。
  
      “族长!”
  
      一位神情阴鸷的虚空灵族族人,才开口,嘴角便有两条蓝色血光,如纤细的雪蟒,从口中飞出,似逸入虚空。
  
      他**着的手臂上,缠绕着,一条条银界蛇。
  
      可那些能打通空间,能够在虚空乱流深处,随意游荡的空间灵兽,此刻看着就像是一条条银色麻绳,没有一点生机灵动感。
  
      十几条银界蛇,该全部死绝了。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杜鲁太莽撞,害族长遭难!”
  
      阴沉沉的虚空灵族族人,扣住裴御空的左手,指尖湛蓝色的血脉精光,不断地往裴御空体内渗透。
  
      “别白费心思了。”裴御空惨然一笑,“我总归要死的。没有死亡之力的缠绕,我还是会死,只是早晚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天呢?”
  
      他猛地反应过来,四处张望,旋即就看到处于赤红生命气血海中,身影模糊的聂天。
  
      “裴御空是吧?”雷魔袁九川,冷哼一声,“你胆子不小,竟然敢算计我们少主。你们虚空灵族,真以为能够和灭星海叫板?”
  
      裴御空苦涩一笑,“我来,是希望能够向聂天,亲自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待在原地,最好不要妄动。”袁九川冷着脸,说道:“你识相一点,如今的阴魔星域,可不是你们虚空灵族,能够胡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胡来,我们现在拿什么胡来?”一位虚空灵族的族老,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,“我们在墟界,损失极为惨重,众多的族人,被冥魂族和白骨族所杀。我们来阴魔星域,其实……是打算避祸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避祸?”袁九川愕然。
  
      “虚空乱流地,也不安全了。”那位族老,一脸黯然地说道:“灭星海那边,没有得到秦尧的允许,我们也不敢涉足。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刻。
  
      虚灵教的姬元泉,叶文翰、储睿等人,率先察觉到异常,迅速聚涌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,一看到虚空灵族族人,找袁九川询问了一下,就很自然地,站在他们和聂天之间。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!”
  
      唯有姬元泉,还有一些虚灵教的教徒,迎向了裴琦琦,关切地询问。
  
      很快,他们就知道虚空灵族的族人,遭受了白骨族的重创,也被冥魂族打杀了一些族人,损失惨痛。
  
      在之后,阎魔大尊、雪魔和迪伦,董丽众人,也收到讯息,闻讯而来。
  
      一众人,反将虚空灵族族人,包围在内。
  
      “裴御空,你胆敢算计我们少主,死有余辜!”阎魔大尊一点不客气,瞪着气息微弱的虚空灵族族长,说道:“这些年来,我们和你们虚空灵族,一直相安无事。很多空间器物,也是拜托你们铸就,付出海量酬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不感谢就算了,还坑害我们少主精血,真是一群鼠辈!”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呵斥。
  
      雪魔和迪伦等人,也神色不善。
  
      虚空灵族在旁人眼中,或许来历神秘,非凡奇妙,可在灭星海的大枭眼中,也就那么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敢于和墟界三大奇族争锋的他们,说实话,真没有一个惧怕虚空灵族的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当年虚空灵族的族人,就是因为和墟界三大奇族交恶,被驱逐墟界,还被追杀多年。
  
      那位族老满脸苦笑,解释道:“那个,我们不知道聂天,和灭星海的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狞笑,瞪着裴御空,“你敢说,你不知道?”
  
      裴御空叹息,“我知道是我的不对,所以这趟来,是想亲自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实是避祸。”袁九川插嘴,“他们被白骨族的锐骨大尊,还有冥魂族给痛击,又要无家可归了。”
  
      很多人,幸灾乐祸地,看着裴御空等人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突然间,鎏金凤凰迪伦,得到了一个最新消息,“古灵族,炎龙族族长巴普蒂斯塔,被乾魔大尊轰杀。巴普蒂斯塔的龙骨、龙血,抛洒向魔域一界,被魔族族人,魔兽、魔虫蚕食干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?”
  
      众人轰然变色,震惊地,瞪着迪伦。
  
      很快,阎魔大尊和雪魔,也通过同样的途径,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  
      “巴普蒂斯塔,当年在灵界,对我很不友善。”迪伦垂头,“但我对他,其实并没有那么怨恨。而且,他当时穿越灭星海时,我还曾悄悄见过他,对他有过一番肺腑之言。没料到,哎……”他摇头喟叹。
  
      “哗!”
  
      浓郁的赤红气血海深处,聂天九大分魂,于灿然星辰神域中浮出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的注意力,被瞬间吸引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目光,凝视向聂天气血海中,神秘绚烂的星辰神域。
  
      “神域之变!”
  
      雪魔仔细看了一会儿,忽然惊异地说道:“少主的人族修行之道,似乎在这么一段时间,有了充足进步,奇怪。”
  
      “确切地说,是主魂,有了大幅度的提升。”阎魔大尊补充。
  
      “他这趟,不是应该是凝炼血脉,寻求血脉的突破吗?”董丽也疑惑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先前离去的,坠落到幽暗深渊入口的,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突然去而复返,从那深渊入口归来。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