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星耀
    狂暴巨兽绽放的赤红光芒,耀目无比。
      分散于阴魔星域附近的,诸多人族神域,异族大尊,在这一刻,都下意识地看向那截骨头。
      他们似看到,一头暴戾的巨兽,从深坑中陡然冲出。
      “幽暗深渊!”
      突有一声惊呼,略有些怯怯地,传了出来。
  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惊。
      储睿、叶文翰、姬元泉等人,在墟界待了一阵子,斩杀过不少魔族、冥魂族族人,通过那些人,他们也得知墟界真正的禁地,就是幽暗深渊!
      只是,幽暗深渊的入口无比神秘,不是人人都能找到。
      一听闻,有人呼喊出幽暗深渊,他们的视线,自然聚集过去。
      “梵老!”
      通天阁的叶文翰,骤然激动起来。
      “大长老!”储睿也惊叫。
      只见,在那阴魔域的方位,显露出碎星古殿的莫珩,通天阁的梵天泽,还有华暮,穆碧琼,加皇津南、候初兰等五行宗神子神女。
      呼喊出“幽暗深渊”的,乃极乐山的穆碧琼。
      他们一行人,远道而来,通过魔族诸多空间法阵,加华暮、穆碧琼的指引来到这一块。
      梵天泽神色凝重,道:“那骨头飞离之地,真就是幽暗深渊入口?”
      穆碧琼点头,“不错,告知我这个事实的,是我体内的共生花。那朵拥有灵智的妖花,从我进入墟界起,就在指引我。”
      “她没说错,下方,正是所谓的幽暗深渊的入口。”华暮一点眉心,指尖迸射出一道光柱,冲入要浮现的天魔藤,“她体内的共生花,生出了感应。我这一株,一直汲取我的力量生长的魔藤,也在雀跃欢呼。”
      他冷哼一声,道:“我没猜错的话,共生花也好,天魔藤也罢,或许都出自下方。”
      “梵老!大长老!”
      四大古老宗门的那些人,惊喜至极,看到两人之后,急忙赶来。
      “咻!”
      从幽暗深渊飞出的那一截狂暴巨兽的骨头,凝为一道赤红神电,恰巧从他们旁边掠过。
      骨头掠过时,他们突然颤栗了一下。
      仿佛狂暴巨兽的凶戾目光,在错身而过时,无意地,瞥了他们一眼。
      达到神域,圣域后期级别的四大古老宗门炼气士,竟不寒而栗。
      旋即,他们就注意到,那截骨头飞入聂天突然绽放的星辰神域。
      赶来汇合的,都是四大古老宗门的炼气士,还有人界其余宗门实力的圣域强者。
      他们如找到主心骨般,还没到来,就开始嚷嚷,“大长老,梵前辈,你们要为我们做主啊。那聂天,竟然是最大的邪魔外道——秦尧之子啊!”
      “你们都是知道的,秦尧当年在人界,造下多少杀孽!”
      “有多少天纵奇才因为秦尧的混血计划,一点浪花没泛起,就被异族的精血吞没而亡啊!”
      “他聂天,既然和秦尧有关,是秦尧之子,就不是我们一路人啊!”
      被灭星海的力量,被董丽等人压抑的,先前老实的那些圣域老者,大声疾呼,要莫珩和梵天泽主持公道。
      “聂天啊……”
      梵天泽愣了一下,眼神古怪地,看了一眼莫珩。
      莫珩冷哼一声,淡漠地说道:“一群废物。”
      “啊!”
      那些不属于四大古老宗门,大多为圣域后期者,听闻莫珩此言,都呆住了。
      储睿、窦天辰等人,早知莫珩和秦尧关系,又知道莫珩有一段时间消失,也和灭星海那边有关,看他这个态度,自然就明白了。
      “哎,这些人竟然能够在人界遭受大难时,存活下来。”五行宗的皇津南,摇头晃脑,“活着,难道不好吗?非要去找聂天麻烦,岂非寻死?”
      候初兰深以为然,重重点头,“岁数大了,脑子不灵光了吧。”
      “你们!”
      那些人,瞪着两位神子神女,欲图指责。
      “梵老?”叶文翰轻呼。
      梵天泽隔着昏暗星空,凝视向尹行天,看着处于尹行天背后的通神剑阵,道:“没想到,竟然是他得到了通神剑阵认可。”
      之前,引发通神剑阵异动的,就是他。
      “本以为,在我跨入到神域后期,能触动通神剑阵,令其为我所用。”梵天泽有些遗憾,又有些感慨,“尹老怪,厚积薄发,一飞冲天的架势,令人惊叹。一入神域,就能趁着通天域的灾祸,引发通神剑阵的认主,天时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。”
      “那剑阵?”叶文翰再问。
      “剑阵,一道道剑意,一缕缕剑芒,都是通天阁历代剑道先祖烙印下来。”梵天泽油然而生敬意,很严肃认真地说道:“得到通神剑阵的认可,就意味着那尹行天,得到了我们通天阁,历代先辈的承认!”
      叶文翰一震,旋即垂头:“明白了。”
      他内心的不甘心,因梵天泽的这句话,彻底消除了。
      在没见到梵天泽前,他还幻想着又朝一日,能够让尹行天将通神剑阵交出来,重铸通天阁的域之辉煌。
      现在他是死心了。
      “阁主,应该是陨寂了,阁主但凡还有残魂念头,通神剑阵不会如此轻易认主。”梵天泽轻轻叹息,“墟界啊,我只是想知道,阁主死在何人手中,死在何地。”
      “啊,阁主,于墟界殒灭?”通天阁的炼气士大惊。
      “通天阁的楚源,被白骨族的彻骨大尊轰杀。”迪伦的声音,悠然响起,“这是我们灭星海那边,得来的消息,真假不知。”
  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      就在此刻,聂天所在的星辰神域,骤然如一片璀璨星海,移动而来。
      “呼!”
      在那星辰神域中,突然飞出一张瑰丽的旗帜,如囊括众生百象,人间万貌。
      星光熠熠的锦旗,飘在阴魔域上方,将那些义愤填膺地,指责他的圣域老者,一个个卷入其中。
      被卷入的圣域强者,如被蛛网黏住的蚊蝇,怎么都挣脱不掉。
      “星罗万象旗!”
      “这,比在罗万象手中,威力品阶都厉害啊!”
      众人惊呼。
      莫珩眼睛一亮,看着那些只是被束缚,没性命之忧的圣域老者,淡淡地说:“聂天应该是,想要让他们闭嘴吧。”
      梵天泽点头,“也对,喋喋不休的,令人厌烦。”
      “我们也这样觉得。”姬元泉附和。
      俞素瑛凝视着星辰神域,看着那一株摇曳生姿,一片片树叶中,似蕴着一方星海的天星花,喃喃道:“聂天的神域境界,似乎,往前迈进了一筹。”
      “神域中期?他不是,应该在进阶血脉吗?”董丽惊愕。
      另一端。
      以裴御空为首的,那些伤势严重的虚空灵族族人,那杜鲁,一脸震惊地瞪着聂天。
      半响后,杜鲁缓缓垂头,以心声告知裴御空,“族长,这个叫聂天的小子,配得上小姐。也唯有他,和小姐是珠联璧合。”
      裴御空苦笑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