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谜团

      “摄魂大尊,就是曾经的冥魂大尊一事,如此大事,我要立即传递到灭星海!”迪伦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他,应该已经知道了。”聂天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迪伦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的主上,该知道冥魂大尊,就是如今的摄魂大尊了。”聂天犹豫了一下,给出解释,“他的魂念,通过三枚碎星古殿的印记,从灭星海跨空而来,助我抵御了摄魂大尊的灵魂奴役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,那就好。”迪伦道。
  
      “冥魂大尊,就是摄魂大尊!”
  
      其余众人,还处于震惊中。
  
      雪魔、阎魔大尊,诸多灭星海的强者,人族的储睿、梵天泽等人,皆神情凝重。
  
      “冥魂大尊!他,他在灵界的冥域,暴体而亡前,曾经游历过灭星海的。”阎魔大尊阴沉着脸,“在我们以前,灭星海的局势更复杂,冥魂大尊于上一个时代,曾在灭星海,也造下诸多杀孽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灭星海以前,也流传着他的传说。”迪伦点头,“可以说,在我们成名前,他才是灭星海的凶神。没想到啊,他居然会是摄魂大尊!难怪,难怪冥魂族族人,在灭星海战斗时,对很多区域都似颇为熟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冥魂大尊当年在灵界,让古灵族、魔族、幽族,几乎绝大多数种族,都为之认可。”阎魔大尊脸色阴沉,“以前的冥魂大尊,可谓是灵界的骄傲。他,对灵界,对人界,对灭星海,都了如指掌。”
  
      “难怪,罗万象能被他蛊惑,也难怪那些妖魔、邪冥、幽族族人,如此轻易地,就和墟界三大奇族达成默契。”
  
      一念至此,阎魔大尊身形巨震,又道:“或许,古灵族的数位大尊,元魔大尊、冥河大尊和通幽大尊、晶骨大尊,一位位抢着横穿灭星海,踏入墟界,去禁地探索,也是他暗自筹谋导致!”
  
      “毕竟,元魔大尊、冥河大尊、通幽大尊和晶骨大尊,都是不主张和墟界来往者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四位大尊,如果还在灵界,还活着,他们断然不会和墟界有什么瓜葛。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迪伦和雪魔,包括莫珩,都似被触动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,还真是如此。”雪魔深深皱眉,“灵界的诸位高阶大尊,人界的神域后期者,都是忽然收到神秘消息,说墟界的禁地,埋藏着的秘密,就要爆发出来。说,只要在墟界的禁地,有了收获,就能勒破自身境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高阶大尊,能进阶为如天魂大尊、碎骨大帝和黑暗之王般的至尊,神域者,也能再进一步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消息的来源,众说纷纷,忽然就在那些巅峰者中传开。”
  
      顿了一下,雪魔又道:“很多人猜测,是灭星海给出的消息,是我们流传出去。可我仔细询问过,我们灭星海这边,并没有给出这样的消息源。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,必然是摄魂大尊所为!”迪伦喝道。
  
      更多,关于那摄魂大尊的说法,从众人口中传来。
  
      聂天聆听了一下,就知道不论灭星海的三位大枭,还是莫珩、梵天泽,储睿那些人界的神域,都对曾经的冥魂大尊,怀有深深惧意。
  
      得知,冥魂大尊就是摄魂大尊之后,关于冥魂大尊的种种事迹,就被扒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众人深思之后,又将这些年来三界之祸乱,诸多诡异,没来由的事情,都和他联系在一块儿,然后发现很多问题、疑惑,都迎刃而解。
  
      聂天,也从这些至强老者口中,知道曾经的冥魂大尊,在灵界是何等的地位崇高,何等的强悍。
  
      那是,几乎统领了灵界,让人界四大古老宗门都被压制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,等众人消停下来,虚空灵族的裴御空,终一脸歉意地,领着身负重伤的族人,来到他面前,“我承认,我觊觎你血脉之神妙,暗中做了一些事情,我很抱歉。”
  
      他神色惨然,“现在,我已付出足够的代价,命不久矣,我特意前来是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在他旁边,裴琦琦脸色苍白,想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沉默了。
  
      裴御空一道歉,众人都停止议论,神色各异地,打量着那些虚空灵族族人。
  
      聂天皱眉,视线在他们的身上,一一扫过,尤其在裴御空身上,细细看了几眼,然后就得知裴御空血脉中,缭绕着化不开的死亡气息。
  
      这种气息,和狂暴巨兽骨头蕴含的,是同一种。
  
      他以前看不清,是因为血脉和境界不足,如今细看,就能发现有数不尽的灰白晶线,扭结着裴御空的血脉晶链,日夜侵蚀着他,蚕食着他的血肉生机。
  
      那狂暴巨兽的骨头,被他得到之后,耗费不知道多少年,都清理不掉。
  
      最后,在撕裂巨兽的帮助下,在他的血脉,还有狂暴巨兽的力量之下,终于成功消除那些死亡力量。
  
      而裴御空……
  
      “看在裴师姐的面子上,我不和你们计较,但,也就这么一次。”聂天沉吟半响,冷淡地说道:“再有下次,就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再有了。”裴御空保证。
  
      “聂天,他的伤势?”裴琦琦眸中,满是祈求。
  
      聂天轻轻摇头,“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不清楚,融入裴御空血脉的灰白晶线,出自于谁。
  
      可他却知道,由于裴御空不是狂暴巨兽,在血脉晶链都被扭结了那种死亡力量之后,几乎是没救了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突地,有一束星辰流光,从遥远的天际,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那星辰流光,本该飞逝向别处,却忽然受到星辰磁晶的吸引,中途改向,向聂天而来。
  
      蓬地一声,一块拳头大小的晶块,被星辰磁晶吸住。
  
      星辰流光突然消失。
  
      不久后,又有一束束星辰流光,从远方飞逝而来。
  
      后面的星辰流光中,没有奇异的星核碎片,只有星辰精,并不被星辰磁晶影响。
  
      那些星辰流光,一束束的,落入到幽暗深渊的入口。
  
      “咦!”
  
      望着一束束凭空出现,飞入幽暗深渊入口的星辰流光,碎星古殿的那些强者,细细感应,都暗暗惊诧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星辰流光,像是被人御使着,飞入到幽暗深渊入口。”储睿看了一阵子,突然道:“或者说,是被吸到其中。星辰磁晶,从那里面飞走,被你所得了,怎么还有星辰流光,被吸纳?”
  
      “里面有一个人,虚弱至极,似在动用力量,聚集星辰力量。”聂天伸手一招,星罗万象旗裹住星辰磁晶,落入他手中,“这星辰磁晶吸附住的,一块星核碎片,本来就该飞下去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人,虚弱至极?”储睿迟疑了一下,轰然巨震,“是殿主!”
  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