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探知幽暗
殿主!
  
  碎星古殿的殿主——季苍,本为人界第一人!
  
  他没有消失前,不论屈奕、楚源,还是邵天阳等人,都不能与其争锋!
  
  外界,有谣言说季苍的失踪,乃灭星海秦尧的算计,可灭星海的大枭却知道,事实并非Щщш..lā
  
  季苍,不过是在灭星海游历一阵子,就去了墟界。
  
  灭星海的几位大枭,都知道灭星海时,他们的主上秦尧,和季苍有过一次对话。
  
  仅此一次而已。
  
  有没有大打出手,他们并不清楚,然后季苍就从灭星海离开了。
  
  之后,季苍开始在墟界各方频频出现,传言和冥魂族的千魂大尊,和白骨族的彻骨大尊,还有诸多墟界大尊,都有过交集和战斗。
  
  最近听到的消息,乃千魂大尊联手诸强,围困住季苍,但依然被季苍挣脱。
  
  再往后,关于季苍的消息,就失去了。
  
  再没有知道,季苍去了何处,是生还是死。
  
  如今,聂天却说幽暗深渊入口处,有一人虚弱至极,不断利用神通秘术,牵引星辰流光,那……
  
  “是殿主无疑了!”
  
  储睿深吸一口气,忽化作一道星辰光流,奔着阴魔域的幽暗深渊而去。
  
  一息千万里!
  
  “磁!”
  
  昏暗的星河,被储睿化作的星辰光流,凿开一条灿灿的光道。
  
  “幽暗深渊很危险,你!”莫珩轻呼。
  
  可惜,储睿在得知季苍,虚弱无比地深陷幽暗深渊时,已经听不得劝说,一意孤行地,率先射了下去。
  
  莫珩叹息,又能理解。
  
  以前还是星辰之子时,储睿和季苍的关系就好,季苍成就殿主以后,也对他信赖非常,助他成为副殿主。
  
  储睿和季苍的友情,好比他和秦尧,所以他很能理解。
  
  “副殿主!”
  
  窦天辰失声惊叫,等赶到后,就发现储睿化作的星辰流光,进入幽暗深渊入口,在那幽暗之地,所有星光忽然消逝。
  
  然后,谁都不能感应出储睿的气息,看不到一丝光亮。
  
  如石沉大海。
  
  俞素瑛等人,在这个时候,轻声解释,说聂天那截骨头,先前进入时,曾照耀出的异景,说擎天巨灵族长的尸骨,说众多的魔植妖花。
  
  窦天辰、祖光耀,还有一些碎星古殿的炼气士,听完之后,神情深沉。
  
  殿主季苍,都被困于其中,虚弱无比,擎天巨灵的高阶大尊,沉尸于内,那副殿主储睿深入,真能将季苍带出?
  
  “少主。”
  
  阎魔大尊、迪伦和雪魔,三位灭星海大枭的目光,停留到聂天身上。
  
  三人急忙劝说,道明幽暗深渊的恐怖,告知聂天幽暗深渊的诸多厉害凶险,说幽暗深渊入口众多,对此禁地,真正熟识者就是他父亲秦尧。
  
  他们要聂天,千万别轻举妄动,别为了一个储睿,害了自己。
  
  同样出自碎星古殿的莫珩,对此,不做评论。
  
  而窦天辰、祖光耀众人,得知聂天的那截骨头,能照耀出幽暗深渊入口玄妙时,就一脸期待地,望着聂天,眼中满是希冀。
  
  他们,是希望聂天能动用那截骨头,或利用某些神奇手段,将储睿,将季苍解救。
  
  “禁地,幽暗深渊,无数神秘蕴藏之地,至尊造就的地方。”
  
  聂天眯着眼,内心斟酌着,掌心握着那块星辰磁晶,一道道星辰力量,揉炼着魂力,注入那剥离出星辰磁晶,被他炼化的碎星,“或许,可以借助于碎星,一探究竟。也或许,星瞳天眼,也能奏效。”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一团团星辰光烁,从聂天眼中飞逸而出,落向阴魔域那山脉。
  
  一块块新炼制的碎星,暗含他的星辰灵力,他的精炼魂力,也注入其中。
  
  星瞳无形,能感知窥视,碎星蕴含星辰之力和魂力,能攻击实物,两者和他的星辰分魂,都有着紧密联系。
  
  “星瞳!”
  
  窦天辰眼睛一亮,也学着聂天,释放出自己的星瞳。
  
  其余人,眼看他们动用秘法,去感知幽暗深渊,稍稍犹豫了一下,纷纷出手。
  
  各类光团,魂力结晶,和他们心神互通的器物,都朝着幽暗深渊落去。
  
  噗噗噗!..
  
  诸多魂力和灵力汇聚的探知光团,尚未坠落到幽暗深渊入口,就如气球爆炸。
  
  碎星古殿的星瞳,碎星,还有俞素瑛的银球,一道净天神芒,姬元泉的虚空令媒,酆北罗的一簇尸毒磷火,迪伦的一片金羽,皆在途中炸裂。
  
  聂天所缔结的星瞳,也霎那爆灭,失去联系。
  
  他都闷哼一声,似被人朝着胸口,锤了几拳。
  
  反倒是从星辰磁晶剥离后,融入星辰灵力和魂力的碎星,坠落到下方时,突被另外一股力量引导着,消逝不见。
  
  他和碎星,断了联系。
  
  连梵天泽的一道精炼剑芒,都在途中,陡然崩灭。
  
  神域后期,剑道大成的梵天泽,惊喝一声,周身经脉中,如有万千剑流,猛地窜了出来,他再次哼了一声,又伸手指向幽暗深处。
  
  刺溜!
  
  一道,更为凌厉的剑芒,蕴含撕碎天地的意志,冲入其中。
  
  流光溢彩的甬道深处,那片真正的幽暗区域,突有一青褐色的树枝,猛地笔直刺来。
  
  蓬的一声,梵天泽的那道剑芒,就再次炸裂。
  
  碎灭的剑芒,凝为一点点晶粒,每一点晶粒,都有更微小带万千剑意,缕缕剑意,宛如鱼儿集体服了毒,突然死亡。
  
  一抹青意,从梵天泽那截指头上,悄然浮现。
  
  梵天泽神色周边,体内滔天剑意爆发,众人都看到,他连神域都祭出,以众多虚幻的剑影,冲击那截指头。
  
  慢慢地,那截指头的青意,才消褪。
  
  梵天泽吸了一口气,忽有些心有余悸,道了一声厉害。
  
  “是鬼灵草。”极乐山的圣域穆碧琼,幽幽说了一句,“天地间的魔植灵植,比血肉生灵的进阶更困难,需要的时间更多,还依赖种种机缘。”
  
  “鬼灵草,在传说中,乃冥魂族一位大尊陨灭后,以残魂所化。那位冥魂族大尊,自称为鬼灵大尊,存在的年代,还在天魂大尊之前。那个,好像鬼灵大尊的死亡,就是天魂大尊造就的。”
  
  “鬼灵大尊,被天魂大尊所杀,然后才有了鬼灵草出现。”
  
  穆碧琼解释。
  
  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雪魔惊道。
  
  “在我体内,有一株共生花。”穆碧琼回应。
  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