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亡灵尸蛇
    变故来的猝不及防!
      条条苍白灵蛇,似由裴御空的血肉生机,孕育出来,却含有浓郁的死亡力量。
      离裴御空最近的,几位虚空灵族的族老,率先遭难!
      那几位,血脉只是八阶、九阶左右,伤痕累累的族老,眼看着苍白灵蛇钻入体内,才醒悟过来。
      可惜,已经迟了。
      条条苍白灵蛇,一入他们体内,就在疯狂地蚕食他们的生机。
      白骨族,彻骨大尊的死亡血脉,他冷森的狞笑声,都从那条条苍白灵蛇响起。
      “亡灵尸蛇!”
      出自灭星海的阎魔大尊,陡然变色,急喝道:“离虚空灵族族人,都远一点!所有被亡灵尸蛇,蚕食血肉者,都会造就出更多尸蛇!”
      聂天皱眉。
      他也看到,被一条条所谓的亡灵尸蛇,钻入到体内的虚空灵族族人,哀嚎着,血肉渐渐萎缩。
      血肉的萎缩,使得那一条条亡灵尸蛇,迅速壮大。
      短短数十秒,那几位虚空灵族族人,就含恨而死。
      “刺溜!”
      更多的苍白灵蛇,从那些虚空灵族族人体内,飞逸出来。
      “该死的!这些虚空灵族的家伙,简直就是祸害!”
      “自己倒霉也就罢了,偏偏要来阴魔星域,害的别人和他们一起遭殃!”
      灭星海的邪魔外道,人界的炼气士,都被那些亡灵尸蛇攻击,一个个朝着裴御空,还有虚空灵族族人咒骂。
      一片鸡飞狗跳。
      杜鲁,还有裴琦琦,另一位达到十阶的虚空灵族大尊,反而没有被亡灵尸蛇攻击。
      看样子,亡灵尸蛇具备灵智,知道什么人,较容易的拿下,能较快蚕食血肉,什么人,不是它们能应付的。
      离混乱区域,有一截距离的聂天,伸手一捏。
      一条苍白色的亡灵尸蛇,被他的力量,隔空抓了过来。
      他以两指,掐着那条所谓的亡灵尸蛇,动用生命血脉感知,分明嗅到一缕微弱的,却异常疯狂的魂丝。
      “彻骨大尊!”
      他冷哼一声,两指之中,烈焰燃烧。
      被他捏住的亡灵尸蛇,在噼啪的火焰中,很快就化作灰烬。
      他再次细看,很快就发现新的亡灵尸蛇,攻击的目标,都是人族的圣域,还有灭星海那边血脉等阶,较低的异族和混血者。
      “亡灵尸蛇,只是为了制造混乱。”他瞬间明白。
      “抱歉了,是我,对不住你们,对不住族人……”裴御空的气息,已细弱游丝,他能感受到体内仅存不多的生机,还在被吞食着,他满脸愧疚地,看了裴琦琦一眼,轻道:“保重。”
      呼!
      裴御空倒头,向那幽暗深渊栽去。
      绚烂的异光,在通道内陡然狂飙出来,将裴御空消瘦躯体,搅的支离破碎。
      虚空灵族现任族长,就此陨灭。
      一条条,从他体内孕育出来的,新的亡灵尸蛇,被幽暗深渊入口处,众多魔植、灵植合力攻击。
      亡灵尸蛇一一化作灰烬。
      阎魔大尊、莫珩、梵天泽等强者,眼看那亡灵尸蛇制造混乱,突然出手。
      在阴魔域上空,四处寻找目标,专盯着较弱者下手的一条条亡灵尸蛇,渐渐被斩杀。
  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
      这时候,裴琦琦则是失魂落魄地,看着那绚烂通道内,仿若化作虚无的裴御空,明亮的眼眸,先是哀伤,渐渐地,被仇恨充盈,“白骨族,彻骨大尊,锐骨大尊。”
      界宇棱晶,滴溜溜旋转着,如一多面体的冷钻。
      一束束空间光刃,在她的血脉力量,空间异力的交融下,于她的背后,编织为一幅瑰丽的奇画。
      那奇画,乃是她常年在幻空山脉,观想参悟交织的空间缝隙,领悟而出。
      幻空山脉密密麻麻的空间缝隙,蕴藏着无穷空间至理,她的血脉连番破阶之后,才悟出奇妙,以血脉、灵力借助界宇棱晶,模拟施展出来。
      哗!
      诸多空间光刃,洞穿星空,造就出绽裂的缝隙。
      缝隙密布的残缺天地,似能连接向虚无尽头,暗含着虚空真谛般。
      她晶莹如玉的指头,点向一条条亡灵尸蛇,那条条苍白小蛇,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,扣住了七寸,塞入到她背后的诸多空间裂缝。
      一闪而逝。
      极短时间,所有的亡灵尸蛇,就死的干干净净。
      “哧哧!哧哧!”
      绚烂的,通往幽暗深渊入口的通道内,有湛蓝血芒,顽强地飞出。
      湛蓝血芒内,有裴御空的不舍,眷念,对她的愧疚。
      那是,裴御空身殒魂灭后,残存的最后一丝血之精华。
      那是裴御空,早就暗中准备,以秘法封禁的力量。
      湛蓝血芒,飞入裴琦琦穴窍,令裴琦琦穴窍内的一个个天地,一下子变得生机勃勃,如能沟通万界。
      “父亲。”
      裴琦琦闭着眼,灵魂意识在一个个穴窍穿梭,在每一个穴窍衍变的天地空间,都似看到裴御空,由虚幻,变虚无,直至再无踪影。
      “哧啦!”
      有道道蓝色精芒,从她的心脏,迸发出来。
      裴琦琦一震后,眼眸睁开,旋即就见界宇棱晶光华万丈,一面面镜面中,对应着阴魔星域周边的,魔族的片片星空。
      “啊!”
      注意到裴琦琦的,那些战力强大的大尊和神域,轰然变色。
      从界宇棱晶的镜面内,他们所看到的,乃是数不尽的魔族、白骨族和冥魂族族人,能看到一艘艘星河古舰,众多的魔兽,魔器,白骨巨人,正朝着阴魔星域聚涌,如蝗虫般,多不可数。
      在里面,他们还看到了彻骨大尊,锐骨大尊,还有冥魂族的凝魂大尊、灭魂大尊,有看到魔族离去的恨天大尊。
      还有,一位隐藏在滔天魔气中,如远古魔神般的恐怖魔影!
      盯着那魔影,只看了一眼,众人便太阳穴突突地跳动,仿佛只是看着他,只是在心中默念他的名字,就被他感应出,自然而然地遭受了某种法则力量的打击。
      “乾魔大尊。”
      连阎魔大尊,都发出一声痛苦呻吟,两手捂着眼睛,似想要将脑海中,先前看到的画面忘却。
      似乎,唯有这样,那乾魔大尊才不会注意到他,不会将视线,凝聚在他身上。
      “阎魔……”
      一个浩荡的,充满着威严,肃穆的宏大魔音,隔着无穷星河,突在阴魔星域响起。
      阎魔大尊,捂着眼睛的两只手,指缝中鲜血流淌。
      “怎如此之强?”聂天骇然失色。
      其余人,看着阎魔大尊的狼狈模样,也面若死灰。
  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