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撒网捕鱼

      那浩荡魔音,如蕴藏法则大道的韵律,无视空间距离,破空而来。
  
      被他叫唤到的阎魔大尊,不知道是不是受血脉的束缚禁锢,嗷嚎尖叫着,被迫在瞬间完成血脉返祖。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的庞大魔身,顿时呈现,背扛撼天魔柱,仰天干吼。
  
      哧哧!
  
      紫黑色,老树皮般的皮肤,似被利刃切割,鲜血迸射。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痛呼,他的两只手,已不再捂着眼瞳。
  
      他那大睁着的眼瞳,像是紫色的火炬,又有诸多电芒,于内生出。
  
      血脉异变的裴琦琦,猛然一惊,也立即看来。
  
      “乾魔大尊!”
  
      雪魔清冷的呼声,有些颤栗不安,充满惊惧。
  
      “阎魔大尊的血脉本源,乃魔族血脉,乾魔大尊则是如今这个时代,魔族的族长,大统领,魔族血脉最强者。”天尸宗的酆北罗,阴沉着脸,“乾魔大尊,该是以血脉秘术,从根源向压制着阎魔大尊。”
  
      聂天喝道:“同为高阶血脉,他,凭什么能如此轻易地,制衡阎魔大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同阶者,战力也天差地别啊。”酆北罗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趟,怕是要糟糕。真没有预料到,三大奇族的强者,出动了那么多,都向阴魔星域而来。”
  
      惶恐,已在迅速蔓延。
  
      裴琦琦执掌的界宇棱晶,一面面的棱镜,映照出来的景象,令所有人恐惧。
  
      很多人,终其一生都没有看到过,如此多的异族强者。
  
      一艘艘庞大星河古舰,密密麻麻的三大奇族族人,乾魔大尊,彻骨大尊,锐骨大尊,凝魂大尊,众多的魔兽,白骨巨人,碎骨城……
  
      “裴小姐!”
  
      “杜鲁!”
  
      莫珩和迪伦,几乎同时出声。
  
      他们向裴琦琦,身受重创还活着的虚空灵族杜鲁,提出了一致的要求——希望两人合力,看能否打开空间通道,直达灭星海。
  
      嗷!
  
      裴琦琦和杜鲁,还没有来得及给出答复,众人就看到阎魔大尊,雄阔如山的魔躯,溅射出条条紫色血光。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咆哮着,不断挪动,很快意识到,离那幽暗深渊入口接近,能消泯掉乾魔大尊的血之虐杀。
  
      他燃烧的眼瞳,闪过一道光芒,突咬牙道:“少主,我要被迫踏入幽暗深渊,否则我会被乾魔大尊,以魔器燃尽血脉。”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他巨大的魔躯,猛地射向流光溢彩的通道,奔着深处的幽暗而去。
  
      哧啦!
  
      万千瑰丽光芒,顷刻间淹没了他,众人能清楚地看到,他近万米高的魔躯,如落地的瓷瓶,碎为数百块。
  
      然后,数百块的血肉,抛落向幽暗深渊。
  
      “阎魔大尊,这是死,还是活了?”姜青凰沉着脸,向她父亲询问,“他的魔躯被碎成一块块,可我感觉,他的魂魄……好像还是完整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在那幽暗深渊入口,或许能重聚血肉,后续,就难料了。”迪伦答道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虚空灵族的杜鲁,满脸沮丧地说道:“我,我是没有能力,在这个时刻敞开虚空通道,建立和灭星海的连接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他轻轻垂头,阴鸷的脸上,全然都是痛苦之色。
  
      裴御空,虽为混血,可却是他的挚友,反而是在他强烈推动下,才成为虚空灵族的族长,将分散在三界,虚空夹缝的族人,一一聚涌起来,在虚空乱流地深处,为虚空灵族谋得一方净土。
  
      裴御空死了,族内很多族老,年轻的族人,也在墟界死亡。
  
      这个曾经翱翔三界,最为神秘的奇族,处于史上最弱小的时刻。
  
      这令他深受打击。
  
      “阴魔星域,已被幽禁,没可能和外界互通。”裴琦琦还算是冷静,“从那恐怖魔影出现,从那些白骨族族人,大量涌现,虚空就出现巨变。你们无法感知,可我却知道,那些墟界大尊的力量,渗透到阴魔星域的层层空间缝隙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止是我们,他们要过来,也需要穿越星河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,为什么界宇棱晶映照出来的他们,没有一息间,就在我们面前出现的原因。”
  
      一位圣域后期的老叟,听到这里,绝望地呼喊:“既然如此,就趁着他们没来,赶紧离开阴魔星域!”
  
      一呼百应。
  
      很多从人界而来的,不属于四大古老宗门的炼气士,都连连点头。
  
      裴御空的惨死,亡灵尸蛇的暴动,阎魔大尊的浴血,让他们的胆子,都快要被吓破了。
  
      死亡渐渐弥漫,所谓的幽暗深渊神异,也就顾不上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在这个时候,只恨自己被贪婪蒙蔽,居然敢不知死活地,来墟界,来这片险恶之地,寻求所谓的天地灵材,突破的大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!”
  
      皇津南冷着脸,指着他们,满脸厌恶。
  
      咻!呼呼!
  
      有的人,化作一道电芒,有的人,祭出了圣域,不顾他们的呼声,散逸开来,分头向阴魔星域撤离。
  
      他们只想,在那三大奇族的族人,没有完成合围,没有将阴魔星域罩住前脱身。
  
      阴魔星域何其大?
  
      三大奇族的族人再多,也不可能面面俱到,他们觉得总能找到机会,远离阴魔星域。
  
      和七星界海连通的界门还敞开着,只要逃出生天,就能由界门回人界,回自家的宗门大阵躲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果然是一群完全靠不住的家伙。”木宗的候初兰,看着就这么一阵子,便少了七成的族人,说道:“你们,居然会选择留下来,还真是奇怪。”
  
      有三成,不属于四大古老宗门的圣域强者,讪讪笑着,没有离去。
  
      其中有几人,聂天还都认识,都是张启灵、厉万法之类,一心想要交好于他,想通过他冲入神域者。
  
      “唔!”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的棱镜之中,陆续地,浮现出那些逃离者的踪影。
  
      逃离者,在其中照耀出来的景象内,有的被死亡枷锁,突然困住,血肉生机转瞬消失,有的看到空隙,一飞而过时,突爆炸开来,圣域都虚无了。
  
      界宇棱晶,一阵晃动,其中所有画面尽数消失。
  
      “逃离者,中途几乎都出了事。在阴魔星域的边沿之地,三大奇族设了禁网,在捕捞他们。”裴琦琦语气淡然,“我有种感觉,从幽暗深渊显现,我们就是鱼儿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