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祭品
“还好,还好忍住了,没有着急~щww~~lā”
  
  赤霞星域的炎彬,声音轻颤,暗暗庆幸。
  
  界宇棱晶中,再没有画面呈现,可所有人都知道,墟界三大奇族的强者,正缓缓聚集。
  
  而且,暗中早有布置。
  
  不然,那些逃离者,不可能会那么精准地,被一一斩杀。
  
  “别再想着,从阴魔星域逃离了。”碎星古殿的储睿,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恨天大尊回来了,那些枯亡的域界,残存魔气,诸多魔阵,都是她的眼睛。就连幽暗深渊,被暴露出来,可能都是陷阱。”
  
  “阴魔星域,聚涌了所有人。”雪魔轻道。
  
  聂天神色一变。
  
  人界四大古老宗门强者,虚空灵族残存者,他,灭星海诸多邪魔外道,还有后续的莫珩、梵天泽。
  
  几乎所有,涌入墟界的外来者,在形势推动下,都来了阴魔星域。
  
  冥冥之中,有没有一只手,掌控着此事?
  
  未到达的,炎龙族长,被乾魔大尊轰杀,被解救出来的火宗之主邵天阳,会不会也遭受意外?
  
  星域幽禁,幽暗深渊呈现,众人齐齐到达。
  
  偏偏于此时,墟界三大奇族强者,如约好的那般,驾驭着星河古舰,共赴于此。
  
  要是说,一切都是巧合,聂天都很难相信。
  
  “阴魔星域,渐渐开始散逸出,死亡气息,冥气,还有魔气。”鎏金凤凰迪伦,眯着眼,以血脉感知了一阵子,说道:“那三种浓郁的能量,一点点地,涌向阴魔域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忽然生出一种感觉……”
  
  咻!
  
  便在此刻,有几位先前离去的圣域炼气士,去而复返。
  
  那些人,灰头丧脸地说道:“阴魔星域,星海之中邪恶能量滋生,阻碍着我们的穿透。我们,于星海中翱翔,圣域被侵蚀着,根本吃不消。反倒是,阴魔域这边,那些邪恶能量还比较稀薄。”
  
  他们所谓的邪恶能量,就是死亡、冥气和魔气的混合,对他们圣域确实有大影响。
  
  “依我看,说捕鱼,不够贴切。”迪伦的嘴角,逸出苦涩,“现在的情况,像是在赶羊,将羊群,往羊圈里面赶。”
  
  “我们是羊,羊圈是哪里?”聂天问。
  
  “阴魔星域是羊圈。”迪伦道。
  
  “不,我觉得,幽暗深渊才是羊圈。”雪魔低头,俯瞰着异光绚烂,内部幽暗的奇地,说道:“我的感觉告诉我,墟界三大族的强者,故意让我们聚集在阴魔星域,发现这一处幽暗深渊的入口。”
  
  “然后,想方设法地,要我们进入里面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茫然。
  
  “为何?”梵天泽都不明所以,“灵界和人界的,各方巅峰强者,想方设法地,都欲图冲入幽暗深渊。既然在幽暗深渊,存在着至宝,存在着踏入终极的秘密,那三大族该限制,该阻止才对啊!”
  
  “呼!呼呼!”
  
  如受到某种力量的推动,只见先前惨死的,人族炼气士的圣域,化作一片片瑰丽的异光,呼啸着,忽然涌入幽暗深渊。
  
  圣域碎片,尚未进入幽暗,就被其中绚烂的流光同化,成为其中的一部分。
  
  那通道,愈发显得流光溢彩,神异无穷。
  
  然而,看着通道的众人,却脸色铁青。
  
  人族圣域强者的碎片,和通道异光的交融,相应了雪魔的判断——幽暗深渊才是羊圈。
  
  “那个……”大长老莫珩,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你们的主上,对幽暗深渊了解一些,他曾有一个惊人的猜测。”
  
  “什么猜测?”梵天泽惊喝。
  
  雪魔和迪伦,还有诸多灭星海的强者,也都瞪着他。
  
  众人知道,莫珩下面的一番话,很可能就是三大族异动的真相。
  
  “他说,幽暗深渊的入口不止一个。有的入口,注定是死路。有的入口,则蕴藏生机。”莫珩不再隐瞒,“死路一条的入口,反而容易寻到,且看着一片光明,不会有诸多凶险。”
  
  “这类入口,绝对不像下面的入口,有数不尽的魔植、灵植择人而噬。”
  
  “看着一片光明祥和的入口,真踏入其中,绝无半点生机,必死无疑。”
  
  “他说,古往今来,不知道多少三界的巅峰强者,就陨寂在此类入口,连幽暗深渊的‘门’,都没有叩开。”
  
  停顿了一下,莫珩再说。
  
  “反而是蕴含生机,真正存在大造化,有无穷奥妙的入口,才凶险重重,有异物镇守。”
  
  “譬如这里,众多的天魔藤、鬼灵草、幽魂树,就是镇守入口的异物。此类入口,想要敞开来,想要以此进入幽暗深渊,需要海量的祭品。”
  
  “血祭,才能令入口畅通,令所谓的‘门’,被打开了。”
  
  “而血祭,要么是浩瀚的血肉生灵,要么,就是强者的血肉,圣域、神域碎片,越强大越好。”
  
  “这么说,你们明白吗?”莫珩道。
  
  通天阁的梵天泽,摸着鼻子,语气艰涩,“明白了,我们就是血祭的祭品!就像是遥远的荒古时代,被异族,被古灵族族人,投掷到深海,丢入神山,用来拜祭他们先祖的。如今,则是被三大族,用来血祭幽暗深渊这一处入口,令门打开。”
  
  梵天泽剑意通天,眸中,燃烧着无穷尽的暴怒。
  
  然而,绝大多数人,则是变了脸色。
  
  “秦尧的猜测,如果是真的,那我们可能就是祭品。”储睿叹了一口气,“很多时候,活着的祭品,被死的更好。以鲜活的形态,落入那片幽暗之地,血肉崩裂,魂飞魄散,应该能发挥最大的效果。”
  
  “祭品,祭品……”聂天瞪着流光溢彩的通道,脑海中,不断浮现出董丽坠落时的画面,“难道,她也成了祭品?”
  
  如梵天泽般,一股滔天怒意,一种不甘心不屈从的念头,不受控制地爆发。
  
  “将我们视作祭品,以我们的死亡,来叩开幽暗深渊的门!”他的心脏,似随着暴躁,激烈跳动起来。
  
  “聂天,你冷静一下。”莫珩轻喝,“冥魂族的摄魂大尊,该是要应付混乱巨兽,暂时不能亲临。可是,有乾魔大尊和彻骨大尊在,这一战就很难胜。而且,此地是墟界的阴魔星域,是人家的地盘。”
  
  “大长老,以你的看法,我们该?”聂天道。
  
  “你们。”莫珩看向迪伦,还有雪魔,说道:“应该有办法,去沟通灭星海吧。事已至此,如果我们不能踏入灭星海,就要那边动用全力了。另外几位大枭,秦尧本人,都要迅速现身,我们方有一线生机。”
  
  “阎魔大尊出事,我们就试了。”迪伦苦笑着摇头,“没用,讯念,魂丝,都无法传递。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