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残酷献祭
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涌动的浑浊能量,于阴魔域的虚空,搭建成一座犹如实质的桥梁。
  
      此桥梁,泛着青色、黑色、紫色和森白淡光,似突然形成,然后延伸向千万里之外。
  
      议论中的众人,望着凭空形成的桥梁,神色惊异。
  
      更惊异的事情,很快上演。
  
      桥梁延伸处,忽有一道道身影,如米粒光点,浮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光点中,裹着一位位海族、月族,还有一些墟界稀奇古怪种族的族人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,血脉等阶大多在八阶、九阶。
  
      其中,还有两位罕见的初阶大尊。
  
      可在此刻,处于青色、黑色、紫色光团的他们,就像是待宰羔羊,没一点反击之力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还活着,可他们的表情,眼神,透出的意味,仿佛在诉说着……他们已经死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在那光团中,一点点地,飞逝在桥梁上。
  
      然后,落向幽暗深渊那绚烂通道。
  
      蓬!噗噗!
  
      光点,在那绚烂通道中,逐个爆灭。
  
      各类颜色的鲜血,混杂着碎骨、脏腑,就在通道内抛洒下去,如甘露血雨,滋养着底下的灵物、魔植,血祭幽暗之地的门。
  
      “海族,月族的大尊,他们族内的血脉战士。”迪伦呆呆地望着,神情低落,说道:“这桥梁,有乾魔大尊和彻骨大尊的气血,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簇金色火焰,从他指尖飞逸而出。
  
      灿灿的金色火焰,蕴含十几种凤凰血脉,还有几滴精血如金色钻石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金色火焰,碰触到浑浊能量汇集的桥梁,顿时爆裂。
  
      一声冰冷的哼声,似隔着无穷星河,轰然传开。
  
      桥梁中,一位被青色光点裹着的月族九阶族人,浑浑噩噩的意识,仿佛有霎那恢复,她看到了眼前的场景,看到了雪魔、迪伦,还有一众灭星海的凶神,可她……只是凄然地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似知道,眼前这些人,改变不了他们月族的命运。
  
      月族,海族,还有先前违背三大族命令的,墟界第二阶梯的生命种族,几乎在一霎那间,就被三大族攻陷。
  
      攻陷后,族内的血脉战士都被禁锢起来,然后被封禁了血脉力量和灵魂念头。
  
      一个个地,被送往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血祭……”
  
      她内心满是苦涩,看到那幽暗深渊入口的那一刻,就知道他们被三大族禁锢,而不是当场格杀,就是为了弄到这里。
  
      沦为献祭的祭品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裹缚着她的光点,终坠落向幽暗深渊,在那绚烂通道中,恐怖的流光,将她的血肉灵魂,瞬间绞碎。
  
      “总算是,解脱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魂灭前,她反而轻松了。
  
      宛如雨滴垂落,诸多光点,裹着海族、月族等墟界异族,飞逝向绚烂的流光通道,其中绝大多数人,血肉和灵魂瞬息湮灭。
  
      有极少数,血脉反而不是特别强悍者,无比幸运地,居然没有被撕碎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,不知道是血脉特殊,还是身怀异宝,亦或者灵魂动荡怪异。
  
      自以为必死的他们,居然安然无恙地,穿越了绚烂的通道,顺利地降落到幽暗中央,到了门的附近。
  
      只是,他们接下来,将会碰到数不尽的魔植、灵物,后面的命运如何,就不得而知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有人先我们一步,沦为了祭品。”玄清宫的俞素瑛,沉默了很久很久,才轻声对聂天说道:“不过,似乎并非所有人,都会在中途惨死。会有幸运儿,能成功越过通道,能降临到地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些人,若是能够躲避魔植的杀戮,兴许有机会踏入幽暗深渊。”
  
      木宗的候初兰,动用一道草木灵力,试图救下一位海族少女。
  
      蓬!
  
      嫩绿灵力炸裂,候初兰闷哼一声,嘴角染血。
  
      那位睁开眼,眸中灵动,一脸哀求的海族少女,还是坠落到绚烂通道,霎那间,化作一团血雾爆灭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!”天尸宗的酆北罗,猛烈地咳嗽着,吸引了众人目光。
  
      待到众人,都看向他时,他极其冷酷地说道:“诸位,首先我们没有力量,去解救这些海族、月族等异族。其次,我们最明智的做法,是就这样看着他们,一一进入。如果主上所说属实,这一处幽暗深渊的入口,需要祭品,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,祭品的数量,应该是有极限的。或许,待到他们死的差不多,祭品充足了,我们再坠落时,安全性会大大提升。”
  
      话到这里,他一脸无奈地说:“以我们眼前的力量,是没有可能和三大族抗衡的。我们从那棱晶看到的,几乎是倾囊尽出的三大族。别说主上没有到来,真来了,在墟界也不一定能成功将我们带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或许该想一想,幽暗深渊的入口,那门的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一番话说完,众人沉默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,真的没有选择,必须要化作祭品,看造化运气地,通过那恐怖的流光通道,深入到幽暗之地。
  
      那么,待到海族、月族死绝,所需祭品充足了,他们再落入,是不是会安全很多?
  
      人,都是有私心的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,可能海族、月族等异族的死亡,能成全自己,能降低自己的风险,大家都在犹豫中沉默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就是默默地,看着桥梁架空,看着海族和月族族人,相继飞入。
  
      反正不认识,反正他们也是墟界异族,反正没任何交情,或许以前还被三大族驱使着,助纣为虐……
  
      他们这般安慰着自己。
  
      以下去的,我有种感觉,我行!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时,极乐山的穆碧琼,双眸绽放出不似人类的光芒,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,她那曼妙身影,倏地落入。
  
      妖异的共生花,忽在她眼瞳深处呈现。
  
      无比的顺利,没激发任何异变,没引起任何绚烂流光的攻击,她轻飘飘地,逸入那片幽暗之地,融为幽暗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行。”
  
      然后,则是眉心深处,浮现出天魔藤的华暮。
  
      和穆碧琼一般,他是第二个,没遭受一丁点流光攻击的,且极其轻松地,就穿过通道,坠落到幽暗之地的人。
  
      而在同一时间,在他们坠落时,那通道内,有十几个月族、海族的八阶、九阶战士,爆灭而亡。
  
      董丽、阎魔大尊、华暮和穆碧琼……
  
      董丽遭受强势攻击,依仗黑暗光轮,成功越过流光通道,降临到幽暗中央。
  
      阎魔大尊,血肉爆灭,灵魂未消,也落入幽暗之地,又再次凝炼希望。
  
      华暮、穆碧琼,则是没遭遇任何危险。
  
      还有很多月族和海族幸运儿,也顺利地,深入到地下。
  
      这说明,坠落通道并不是一点存活可能都没有,意味着还是有一线生机的。
  
      但,如果和三大奇族的乾魔大尊、彻骨大尊战斗,恐怕就一点生机都没了。
  
      众人沉思时,所有海族、月族等异族族人,都消失在幽暗通道,其中九成九的死亡。
  
      极少数者,活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,该轮到你们了。”一个冷幽飘忽的声音,从天外传来,“你们应该都清楚真相了,那我不妨明说,门的敞开的确需要祭品。祭品的数量,是有极限的。到了极限,再踏入通道,就会安然无恙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何时到极限,还要死多少,我们就不清楚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,你们可以自己驱赶一些人,令他们先入其中。待到,后续者不再被攻击,就意味着祭品充足,然后进入就能直达幽暗深渊,去你们梦寐以求的地方,寻不世机缘。”
  
      那冷幽声,充满了蛊惑韵味,隐讳地告诉他们,他们可以互相残杀,为自己争取存活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……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