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悍不畏死

  陆续地,开始有三大族的星河古舰,开赴而来。
  
  阴魔域之外的星河中,漂浮着一艘艘庞然大物,凝神细看,能隐隐看到那些战舰上,站立着密集的三大族族人。
  
  有大尊,矗立于星空,俯瞰着阴魔域。
  
  冥气、魔气和死亡能量,一簇簇聚涌着,环绕在阴魔域外。
  
  这片天地,已经成为三大族的乐园,除非拥有独特血脉者,不然妄图在里面活动,将限制重重。
  
  到了这一步,再想要冲离阴魔域,怕是没了可能。
  
  恨天大尊的魔躯,也从几位大尊中显现,她眼中满是快意,冷冽地笑道:“你们以为破掉我阴魔幡,攻占了阴魔星域,就胜利了?嘿,我镇守的阴魔星域,就是为了守护那幽暗深渊的入口,在等待开启的时机。”
  
  “你们一头撞进来,只能怪你们,运气实在太差。”
  
  “这么多的祭品,再加上海族、月族那些小族族人,应该能筹集出充足的祭品了。”
  
  其余几位陌生大尊,也在谈笑,神态轻松。
  
  “祭品,只要保证足够,通道就不会暴乱。呵呵,有海族、月族那些小族垫底,或许所缺的祭品,已经不多了呢?”
  
  “再死一些人在里面,说不定门就会敞开,就能进入了。”
  
  “与其被我们轰杀,不如试试运气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三大族的那些强者,就在汹涌的外域能量中,笑着议论。
  
  他们似收到命令,并不着急开赴到阴魔域,向聂天等人扬起屠刀。
  
  他们想要看着聂天这一股力量,灭星海,人族散落之力,加虚空灵族族人,经过一番杀戮,然后兵不血刃地,踏入幽暗深渊。
  
  阴魔域中,那流光溢彩的通道周边,众人因他们的一番话,神色阴晴不定。
  
  有些人,开始考虑他们的说辞。
  
  祭品只要足够,门,就能敞开。
  
  然后,就能进入到幽暗深渊,既然有海族、月族等族垫底,那……
  
  “彻骨大尊!”
  
  虚空灵族的杜鲁,突然一声厉啸,之后就在众人的瞩目下,冲天而起。
  
  他冲向,一位高高在上,端坐着一白骨王座的强者彻骨大尊。
  
  白骨王座,于众多白骨战舰内,坐着的王者,眼瞳淡漠森寒,猛一看,根本不像是鲜活的生命,给人一种毫无生机,磨灭了人性的感觉。
  
  他一动不动,任由杜鲁冲过来,还淡淡道:“放他过来。”
  
  几位蠢蠢欲动,如锐骨大尊般的白骨族强者,闻言,都安静下来。
  
  众多强者,仰着头望着虚空灵族的杜鲁,凝做一道湛蓝色的,由无数空间光刃形成的电芒。
  
  那电芒,凿开幽禁星空,贯穿冥气、魔气、死亡能量的封禁。
  
  “蝼蚁一般。”
  
  彻骨大尊站了起来。
  
  他身子下的白骨王座,则是轰然飞出,如一座亿万高的白骨巨山,撞向杜鲁凝做的湛蓝电芒。
  
  望着由白骨王座,变幻出来的巨山,聂天轰然一震。
  
  他,曾在生命古树的指引下,于那神秘之地,见过一座山。
  
  那座山,刻印着数不尽的死亡法则,有无穷尽的死亡能量充盈。
  
  看着白骨王座,幻化出来的白骨巨山,聂天忽然就意识到,这位白骨族的族长,已经触及到死亡力量的本源。
  
  哧哧!
  
  杜鲁凝做的湛蓝电芒,被那座幻化出来的白骨巨山,碾为碎芒。
  
  杜鲁的躯体,几乎瞬间爆灭,成为无数蓝色血珠子。
  
  蓝色血滴子,瞬间被死亡力量渗透,成灰白色。
  
  并且,还有一条条新的亡灵尸蛇,在那一滴滴蓝色血珠子中,被催生孕育出来,会听命于彻骨大尊,攻击血肉生命。
  
  隔着星空,彻骨大尊大手一拍。
  
  数百颗,灰白色的血珠子,都滚落到恢复本来面目的白骨王座。
  
  呼!
  
  白骨王座又飞回去,彻骨大尊稳稳落下,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看向下方的虚空灵族族人,“裴御空死了,杜鲁死了,虚空灵族这个所谓的神秘种族,到了灭绝的时候了。原本,我们给过你们选择,只要你们乖乖依附我们,为我们做事,还是有活下去的价值的,可惜……”
  
  他显得有些遗憾。
  
  轰!
  
  就在这时,裴琦琦周身,陡然绽放出蓝汪汪光晕。
  
  一股灵动飘逸的气血,从她体内轰然爆发,她虚空灵族的血脉,在此刺激之下,竟然成功完成进阶。
  
  十阶大尊!
  
  杜鲁身亡,一位全新的大尊,则是忽然诞生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彻骨大尊的视线,凝望到裴琦琦,不由多看了几眼,点了点头,“是个好苗子,潜力很不错,很可惜没有继续成长的空间了。”
  
  “左右都是死,不如放手一搏。”
  
  通天阁的梵天泽,皱着眉头,在杜鲁之后,霍然冲向天穹。
  
  青泓剑释放出来的光芒,照耀了昏暗的阴魔域,洞穿冥气、魔气、死亡能量,如一道最绚烂的光,射向外域。
  
  “吾有一剑,破万法,敢诛至尊!”
  
  梵天泽灿然一笑。
  
  青泓剑的剑芒,凝为一泓清澈见底的溪水,其中似有一缕缕绝世剑意,如鱼儿游弋着,蕴含着无穷玄奥。
  
  “嗤嗤!”
  
  清澈溪河,冲出阴魔域,刺入外域星河。
  
  三大族的族人,在这一刻,看着那清澈溪河,许多人眼睛都在滴血。
  
  喀嚓!
  
  有几艘魔族和白骨族的战舰,被那剑芒迸射出的惊天剑力,给划成一截截。
  
  魔族和白骨族族人,都瞬间死了几十个。
  
  “胆敢!”
  
  白骨族的锐骨大尊,魔族的恨天大尊,还有森屠大尊,一起奔着梵天泽而去。
  
  梵天泽夷然不惧,哈哈大笑着,说道:“我这一生,早就活够了,至于能不能冲破神域的界限,看一眼全新的天地,我压根不在乎。我活着,就是要痛快!”
  
  哧啦!
  
  青泓剑随着他手腕旋动,划向恨天大尊的魔躯,剑芒锋锐所过,幽禁的阴魔星域,硬生生被切割开来。
  
  众多魔族中,那一道恐怖魔影,冷冷看向梵天泽,道:“胆量可佳。”
  
  “仅此而已。”他又补充。
  
  咻!
  
  就在此时,聂天也从阴魔域冲向天外,并在顷刻间,爆发了生命血脉。
  
  另一道身影,和他并排,赫然是莫珩。
  
  莫珩冲着他,露出一个显得有些别扭的笑容,“你小子,总算是长大了,没给你爹丢入。”
  
  “能看到你笑一下,也算无憾了。”聂天道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