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无尽的抗争
那道恐怖魔影,超越一切血脉返祖的魔族大尊,仿若由最纯粹的魔力凝炼。
  
  他的魔身,依然矗立在魔族众人中,可一只巨大的魔手,则是横跨空间,当头朝着梵天泽按下。
  
  那只手,如一片紫黑天幕,其中无数电芒交织,衍变出魔族独特的万千血脉真谛!
  
  其中,似有魔虫、魔兽,于他手心诞生,又随着光阴的流逝,或强大进阶着血脉,或在弱肉强食下,沦为别的魔虫、魔兽的食物。
  
  所有魔族族人,在那巨大魔手,虚空按下时,都一脸狂热。
  
  其中,有血脉低阶的魔兽,看着从那紫黑天幕中,浮现的诸多奇妙变幻,竟咆哮着,血脉都仿佛被激发,居然成功地破阶。
  
  还有八阶的魔族战士,从那大手中,参悟出了血脉秘术,神色狂喜。
  
  洞悉内情的魔族族人,魔兽,狂热而又贪婪地,死死瞪着那只手,唯恐错过细微变化,似知道其中藏匿着绝世机缘!
  
  “大魔手。”
  
  一声沉喝,如春雷炸裂,震的人脑海轰隆。
  
  梵天泽那柄青泓剑,以透亮清澈剑芒,凝炼出来的溪河,硬生生被那只紫黑大手,按向阴魔域。
  
  清澈溪河中,道道剑意游鱼,噗噗消逝。
  
  还有众多的,从那溪河溅射出来的剑芒,都在遮天蔽日的魔光吞没,凌厉至极的剑意,无形中就被抹掉。
  
  轰!
  
  天穹压顶般,梵天泽展现出来的神之法相,被压回阴魔域。
  
  梵天泽璀璨的神之法相,头顶漂浮着一柄虚幻神剑,神剑就是青泓剑的魂灵,如今在大魔手的镇压下,那青泓剑的魂灵突然扭曲着,如要爆灭。
  
  梵天泽的神之法相,也似被无数紫色晶光侵蚀,似碎裂后,重新拼装的瓷器,有数不尽的裂纹生出。
  
  蓬!
  
  从那些裂纹中,迸射出紫色电流。
  
  梵天泽的神之法相炸裂,他闷哼一声,口中鲜血狂飙地,向下方的阴魔域坠落。
  
  “梵前辈!”
  
  而这时,聂天恰冲天而起,生命血脉爆发后的巨型化躯体虚空横移,瞬间到了他身前。
  
  聂天伸手,那神之法相炸裂以后,通体浴血的梵天泽,落入他巨型化后的掌心。
  
  “哧!”
  
  一缕缕精炼的血肉精气,从聂天的掌心逸出,钻向梵天泽体内。
  
  梵天泽的皮肉伤势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痊愈。
  
  只是,梵天泽乃人族,最弱的就是躯体,他们血肉的恢复,根本不需要太多的生命之力,反而是丹田灵海,灵魂的重创,才是极难痊愈的。
  
  “聂天。”梵天泽在他掌心,仰望着他,一把抹掉脸色污血,眼中还绽放出令人惊异的光芒,“镇压我的,非乾魔大尊的本体,只是一具分身。不过,这具分身的力量,也强过你所看到的,所有的魔族大尊!”
  
  “别担心我,我还能战,只要稍稍休整一下即可。”
  
  “你,应该去帮莫珩,应该……”
  
  一句话尚未说完,忽然一道身影,反越过了聂天和他,顶着那紫黑光幕,顶着大魔手,迎难而上。
  
  哗!
  
  孔雀开屏一般,绚烂无双的通神剑阵,被尹行天释放出来。
  
  得自通天阁,被尹行天收取的通神剑阵,如今在其剑之神域中,骤现出刺目的光芒。
  
  一股,天地众生,剑道以我为尊的气势,从尹行天的剑之神域爆发。
  
  所有人都看到,这一刻的尹行天,那剑之神域中,数不尽的剑芒、剑意,似新生的生命般,传出一种喜悦、欢呼,恭贺自己获得新生的奇妙感。
  
  “剑意通神,剑芒有灵性,意识诞生……”
  
  身负重伤的梵天泽,呆呆地,看着从他和聂天身旁冲出,向阴魔域之外而去的尹行天,突然道:“这位尹老怪,厚积薄发的潜力,居然惊人至此!”
  
  咻咻咻!
  
  有丝丝缕缕的,欢快的剑意,居然从梵天泽的剑之神域,从那绚烂的通神剑阵飞逸出来,奇妙无比地,钻入到梵天泽体内。
  
  梵天泽眼睛一亮,只觉得丹田灵海内,枯竭的力量,迅速得到补充。
  
  那柄青泓剑的魂灵,也在这一霎,再一次振作,并且主动地,向他发出了战斗的意愿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同样出自通天阁的叶文翰,望着尹行天的剑之神域,还有那绚烂的通神剑阵,突然发出一声惊叫。
  
  旋即,众人就看到,从尹行天的剑之神域释放的剑意,和通神剑阵的一道道剑芒,完美融合,然后刺向天穹。
  
  “嗤嗤嗤!”
  
  乾魔大尊按下来,去镇压梵天泽的大魔手,被洞穿了数不尽的孔洞。
  
  “滚!”
  
  与此同时,从另一边飞出,避过大魔手的莫珩,拍向试图趁梵天泽重伤,要过来下杀手的恨天大尊。
  
  一颗颗,由极致的灵力凝炼的灵气球,随着莫珩的拍打,落向恨天大尊。
  
  那一颗颗灵气球,银灿灿的,光可鉴人。
  
  其内,一束束灵力光芒,如电如虹,蕴藏无穷奥妙。
  
  蓬!
  
  一颗灵气球,在恨天大尊的深紫气血海爆开,从中迸射出来的灵力光流,一下子就将恨天大尊的气血海,撕成无数片。
  
  新的灵气球,接连爆裂,恨天大尊突然凄然厉啸。
  
  她的深紫气血海,就像是先前的阴魔幡般,被莫珩的力量,给撕扯的破破烂烂。
  
  她的气血,骤然萎靡下来。
  
  “该死的,我要不是阴魔幡被毁,如果不是受了伤,区区一个莫珩,怎能伤我!”恨天大尊气急败坏,在众多族人,还有冥魂族、白骨族族人面前吃瘪,让她出离了愤怒,突然喝道:“阴魔星变!”
  
  轰轰轰!
  
  阴魔星域,一个个域界星辰,内部的星核,似突然被魔气渗透。
  
  在众人看不见的域界底部,有璀璨星核,骤然变成黑紫色。
  
  黑紫色凝聚,渐渐变幻着,化作了恨天大尊一缕缕魂影。
  
  在这一刻,恨天大尊的魂魄,似分散开来,逸入那一个个域界星辰,夺舍了星核。
  
  旋即,就看到一团硕大的紫色光芒,由天外飞逝而来,朝着莫珩撞来。
  
  离的近了,方能看出,那紫色光芒,根本就是阴魔星域,曾经的一个域界!
  
  以域界星辰为力量,痛击莫珩!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