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知难而进!
莫珩的神之法相,为一团纯粹的,以天地灵力凝炼的气流。
  
  阴魔星域的,一个域界星辰,受恨天大尊的牵动,撞向那团气流。
  
  轰!
  
  纯粹天地灵气化作的气流,顿时溃散。
  
  一个域界,轰击而来的力量,简直惊天动地。
  
  强如莫珩,也吃不消。
  
  不过,莫珩只是神之法相被撞的破碎,他哼了一声,在那域界飞过之后,居然再一次地,凝炼出新的神之法相。
  
  “再来!你倒要看看,你的神之法相,能撑得住多久!”
  
  恨天大尊怒极反笑,她两手虚空牵扯,一道道魂魄,和阴魔星域的星核沟通,以早些年遗留的后手,以魂魄夺舍星核。
  
  然后,众人就看到一幕奇诡画面。
  
  偌大一个阴魔星域,诸多的域界星辰,都在变幻着方位。
  
  星辰,不再璀璨闪亮,而是蒙着紫黑魔气,如硕大魔球,在星空中飞逝着。
  
  不止是人族族人,连墟界,三大奇族的大尊,都为之侧目。
  
  恨天大尊如此手段,令他们也感到相当吃惊,他们没有料到,在阴魔幡破裂之后,恨天大尊还能掌控阴魔星域。
  
  但是,他们也通过此事,明白了另外一个事实。
  
  ——给恨天大尊这么一搞,阴魔星域算是彻底毁了。
  
  每一个被她的魂魄,夺舍霸占的星核,都已经走向了死亡。
  
  星核枯萎,域界星辰就不会有能力,从外界的星河深处,吸纳天地能量转化,凝为纯粹的魔气,去滋养域界。
  
  这样,阴魔星域的域界,都将沦为死域。
  
  只看,那些奔着莫珩而来的,硕大域界星辰,外层的界壁一一淡化消失,就知道恨天大尊的手段,百分百会毁掉那些域界。
  
  “呼呼!”
  
  诸多三大族的星河古舰,自然而然地,由密集,变得散开。
  
  他们这是担心,受恨天大尊调动过来的域界星辰,会碾碎那些战舰,会令这一方天地,出现更恐怖的震动。
  
  “我们,也不能冷眼看着吧?”储睿灿然一笑,说道:“与其在幽暗深渊,沦为祭品和炮灰,不如多拉一些三大族的族人,让他们的鲜血,也多祭奠一些那绚烂通道!”
  
  这般说着,储睿大笑一声,凝为一道星流,也冲向阴魔域之外。
  
  “呼!呼呼呼!”
  
  星河中,奇异的能量桥梁再现。
  
  只见,那些被梵天泽一剑斩杀的,魔族和冥魂族族人的尸身,竟然和海族、月族族人一般,也输送到绚烂通道中。
  
  看来,本着不浪费的原则,三大族的族人,连族人的尸骨,也能牺牲。
  
  “走喽!此战过后,不论死活,足以自傲了!”
  
  虚灵教的姬元泉,背后绽现出,一缕缕明熠的空间光刃,他也在储睿之后,踏足天外。
  
  然后,则是窦天辰,祖光耀,俞素瑛,还有雪魔、迪伦,酆北罗,雷魔,残存的虚空灵族族人。
  
  几乎所有的,汇聚向阴魔域,在那绚烂通道上方的强者,都迎难而上。
  
  梵天泽的傲气,莫珩的不屈意志,聂天的冲出,杜鲁的死……
  
  这些人,感染了他们,令一些因三大族挑拨,生出异心者,都羞愧欲绝,一边暗骂自己不是东西,不该产生那些念头的同时,一边冲天而起。
  
  炎彬,张启灵,这类的圣域者,不属于四大古老宗门,不属于灭星海。
  
  可在此刻,他们都一脸坚毅地,祭出了圣域,脱离了阴魔域,涉足到星海,和那些魔族、冥魂族、白骨族族人,厮杀在一块儿。
  
  “前辈,你珍重,我去了。”
  
  聂天咧开嘴,大笑着,将那截狂暴巨兽的骨头召唤出来。
  
  “呼!”
  
  罗万象的星罗万象旗,如披风般,披在他血脉爆发,巨型化的躯体上,于他的星辰神域,似完美地融为一体。
  
  星罗万象旗内,还有一块块碎星,有星辰磁晶的存在。
  
  他非常清晰地感应出,他能从那一块块碎星,从天星花,从星罗万象旗中,汲取着源源不断地星辰力量。
  
  而不一定,非要完全地,依赖于星辰灵丹。
  
  这种感觉,令他很惊奇,也让他率先动用的力量,非生命气血,非火焰和草木,而是星辰奇力。
  
  “吾乃白骨族,锐骨大尊,我来破你的血脉!”
  
  一位高大的白骨族族人,在暴乱的星海中,慢吞吞地,向他走来。
  
  数不尽的死亡电芒,在这位施展白骨不破身,如山高耸的大尊身上,那些死亡电芒,还在这位大尊背脊处,化作一锋锐的尾巴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那尾巴,发出异响,透出极其恐怖的死亡力量波动。
  
  “星落!”
  
  突然间,聂天将碎星诀中记载的,玄奥无比的秘术,激发出来。
  
  有一只只星瞳天眼,忽地凝炼出来,一下子,就盯住了围攻莫珩的,那些阴魔星域的域界星辰。
  
  “轰!”
  
  他的星辰神域,他的星罗万象旗,同时爆发出神秘星芒。
  
  那一株天星花,枝叶摇曳着,如有奇异的吸力,依附向阴魔星域的域界星辰。
  
  “咦?”
  
  就在这时,聂天仿佛通过星瞳天眼,聆听到,那些域界星辰中,星核的哀求和痛呼声。
  
  星核,似感应到他,以残存的意识,来寻求他的帮助。
  
  他,宛如星辰之主,能得众星的信赖和认可。
  
  “恨天大尊,残魂,夺舍星核!”聂天神色一变,几乎在顷刻间,就洞悉了真相,旋即他的主魂,有一缕缕魂线,疯狂蠕动。
  
  “裂魂印!”
  
  一枚枚印记,从他的主魂凝结,又通过星辰神域,通过那星瞳天眼,直达到那些域界星辰内部。
  
  “裂魂!”
  
  聂天高喝。
  
  受恨天大尊牵引的,那些域界星辰内部,变得紫黑色的星核中,恨天大尊的一簇簇魂影,倏地四分五裂。
  
  “嚎!”
  
  恨天大尊的痛哭声,撕心裂肺,令人毛骨悚然。
  
  她缩在魔族族人中央的,那具略显干瘦的真身,像是得了癫痫病,痉挛着,不断地颤栗着,口吐的白沫和紫血混杂。
  
  融入星核的,一簇簇分魂,皆被重击消泯。
  
  这次伤创,不弱于阴魔幡被撕裂!
  
  “聂天!又是那个聂天!”
  
  她大呼小叫,在痛苦不堪时,不断仰望,找寻那道恐怖魔影,央求道:“族长,帮我报仇!我要亲眼看着那个叫聂天的小杂种,死在阴魔域,死在我面前!”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