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二章 天煞
    “少主小心!”
  
      酆北罗、雪魔和雷魔,齐声高呼。
  
      雪魔更是舍弃冥魂族的凝魂大尊,奔着聂天而来。
  
      她的脸上,流露出赴死的决心!
  
      雪魔忽然消逝。
  
      漫天晶莹雪花,悄然飘零,飘零到聂天头顶,一方虚无。
  
      每一片晶莹雪花,都充盈着雪魔的精气神,是她精妙神域,细微化的展现,是奇异的神域入微。
  
      乾魔大尊,那庞大到不可思议的恐怖魔神,再次冷哼。
  
      哼声,引发魔力潮汐,虚空惊变!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一簇簇魔力云彩,衍化出魔族众生的变迁史,能看到低阶的魔虫、魔兽,从古老魔池孕育出来,从幼小时,便开始互相撕咬吞食的画面。
  
      “魔生万物。”
  
      乾魔大尊的声音,如透过时光,从墟界最远古的时代,传递过来。
  
      魔音,暗含大道至理,似述说着诞生起源。
  
      聂天瞳孔一缩,依仗着生命血脉,居然感知出那簇簇魔云中,有新生的魔虫、魔兽,由乾魔大尊飘忽的杂念,一缕意念,汇聚出魔力生长出来。
  
      一念,生诸天万魔!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他又骇然发现,片片晶莹的雪花内,突显微小的魔虫。
  
      由乾魔大尊杂念,孕育而生的魔虫,居然出现于雪花中。
  
      雪魔的入微神域,就这样,被其轻易破掉。
  
      再然后,片片雪花,从聂天身旁划过。
  
      晶莹雪花中,雪魔的精气神,她的意志,如被淡化,或者说,是被同化……
  
      晶莹雪花,变成黑色,成为紫色,依然晶莹。
  
      可雪魔的气息,那种冰冷,但明净的感觉,则是消失不见。
  
      取而代之的,乃是逐渐滋生的,一抹邪恶疯狂!
  
      雪魔,即将真正魔化,真正入魔!
  
      “醒!”
  
      涌动的魔云中,一个血腥刺目的文字,骤然出现。
  
      一瞬后,聂天突然看到那道恐怖魔影,轻咦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他那庞大到不可思议的魔躯,像是被无数黏稠的线条,黏在了身上,这令他只是活动手臂,动动指头,都吃力起来。
  
      黏糊的线条,乃气血凝炼。
  
      擎天巨灵血脉,灵兽之血,巨龙气血,妖魔族、邪冥族、幽族之血,各式各样的气血,皆混杂在黏糊血液内,如大杂烩。
  
      天地间,不知道有什么人,可以聚集如此多众生之血,将其凝在一块儿。
  
      聂天感到吃惊,然后,又觉得有些熟悉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血灵子的血之神域,迸射出惊人血芒。
  
      血灵子睁大眼,望着乾魔大尊,还有那黏糊着恐怖巨影,令其束手束脚的黏糊血线,喃喃道:“这种气息,这种气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聂天也顿时反应过来,“血灵宗,炼血术!”
  
      只有血灵宗,才能将众生之血,炼化到自身的“域”,用来强大自身。
  
      糟粕,精华,血灵宗是不理会的。
  
      他们所修的灵诀,就是这般奇诡。
  
      “天煞!”
  
      鎏金凤凰迪伦,和森屠大尊激战时,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,顿时喜悦惊叫,“你,居然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天煞!天煞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太好了!”
  
      所有出自灭星海的邪魔外道,不论是谁,听到迪伦的嚷嚷声,都忽然振奋了。
  
  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  
      从聂天身旁飘落的,片片雪花之中,数不尽的魔虫,被血之光点碾碎。
  
      雪花忽地汇聚,凝为一簇。
  
      雪魔脸色森白,眼瞳中,不断有紫色电芒,被其以极寒之力冲击,溅射开来,“天煞,这次又多亏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一个粗犷豪迈的声音,就在那恐怖魔影前响起,“虽然,只是他的一具分身,可也有他三成的力量。三成的力量,也没那么容易对付的。希望,能顶得住,能等到主上抵达。”
  
      涌动的魔气,早已从聂天这边离去。
  
      那恐怖魔影的注意力,在所谓的天煞出现之后,分明放弃了他,都转移到不见真容的天煞身上了。
  
      天煞,灭星海六位大枭之首,在灭星海的战力,仅次于秦尧!
  
      “天煞,天煞,你所修行的,是我……”血灵子终于反应过来,激动地,看着乾魔大尊所在的方向,“不知阁下,是我血灵子那位先辈?”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师傅要活着,看到我,都要喊我一声师叔!”天煞哼道。
  
      血灵子又是一震,旋即突然咧开嘴,嘿嘿怪笑,“那就好,那就好,只要证明你是我血灵宗的前辈,我就放心了。看来,我所追寻的道,是正确的!终有一日,我也能如你一般是,达到你的境界和高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先活下去,再说大话吧。”天煞哼了一声,不客气地教训道:“没聂天那小子帮你,你连圣域后期都勒破不了,还敢大放厥词?你唯一作对的事情,就是将血灵宗的道统,在离天域延续下去,没让血灵子断绝传承。”
  
      血灵子讪讪干笑,“对对对,您老人家教训的是。”
  
      面对血灵宗的一位古老先辈,他都从未听过的人物,他只能乖乖服软。
  
  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  
      那道乾魔大尊的分身,受那些黏糊血线的爆灭,魔影血光四溢。
  
      乾魔大尊不惊反笑,“嘿,秦尧没来,是因为摄魂大尊吧?摄魂大尊,阻扰了秦尧,却漏过了你,可能是你的不幸。”
  
      “摄魂大尊!”聂天皱眉。
  
      从那一句话,他忽然明白,在他的灵魂识海,隔空一战的摄魂大尊,还有他的生父秦尧,已经在墟界,或在灭星海的某地,有了一场全面战争。
  
      混乱巨兽的威胁,应该是被冥魂族,暂时放在一边了。
  
      秦尧,还有灭星海的另外两位大枭,没有出现于此,必然是摄魂大尊,和冥魂族其他的族人,将他们拦截下来。
  
      人界众强,灭星海诸邪,墟界大拿……
  
  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三界诸生,都被牵扯于内。
  
      这可能是一场,蓄谋许久,席卷三界万千生灵的战争。
  
      此战,关乎千秋万代,关乎幽暗深渊,可能会造就出至尊,也可能,令很多生命种族,就此灭绝,连星空巨兽,都兴许会消失。
  
      越是强大的生灵,强大的种族,越是无法避免。
  
      “咚!咚咚!”
  
      一念至此,他心脏暴跳,生命血脉的进阶,突然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……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