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源生之体!

  聂天陡然色变!
  
  万没有料到,生命血脉的进阶,居然于此刻发生!
  
  此时,阴魔域外的战斗,如火如荼。
  
  灭星海的邪道,虚空灵族族人,人界的来客,还有墟界三大奇族族人……
  
  每一刻都有人在死亡!
  
  陨寂的大君,圣域强者,烟花般昙花一现,然后尸身如雨,坠落向深邃虚无。
  
  灭星海大枭天煞,以血灵宗的血腥力量,和乾魔大尊的一具分身,刚刚展开战斗……
  
  这种关键时刻,血脉的进阶,显得有些不合时宜。
  
  就在他暗自担心时,眼瞳蓦地一亮!
  
  他突然感应出,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,那道青色血气,催生出一条条纤细如晶丝的,全新的血脉晶链!
  
  而这些新生的血脉晶链,在他的心脏处,和血管明显连接!
  
  通过心脏血管,新生的血脉晶链,又沟通着浑身筋脉!
  
  轰!
  
  暴烈的生命气血,如火山喷涌出来,通过新生的血脉晶链,通过心脏血管,输送到他全身的筋脉,再通过筋脉,融入鲜血、骨骸和脏腑!
  
  “源生之体!”
  
  从新生的血脉晶链深处,迸射出,烙印向他灵魂深处的印记。
  
  他突然就意识到,他在生命血脉爆发之后,所谓的巨型化躯体,就是因生命血脉而产生的,源生之体!
  
  犹如妖魔族的妖魔不灭体,骸骨族的骸骨不破身,木族的天木重生术。
  
  就在此时,他霍然明白过来,木族的所谓天木重生术,只是源生之体的一个分支而已。
  
  如今,他的生命血脉跨入十阶,才算是真正地,洞悉了源生之体的真谛。
  
  咔咔咔!
  
  随着浓郁暴烈的生命血气,由新生的血脉晶链,灌注到血液、骨头和脏腑,他那硬如铁石的骨节,一阵阵脆响。
  
  他巨型化后的源生之体,一节节地攀升,再一次生长起来。
  
  一直到九千七百米,才堪堪停止下来。
  
  十阶血脉,源生之体,躯身再造!
  
  九千七百米,似为一个阶梯,一个极限。
  
  “咦!”
  
  下一秒,他又惊奇地发现,在源生之体完成新一轮的,血肉的铸造之后,他的生命汲取、潜能激发,这两个所谓的血脉天赋,自然而然地运作。
  
  不需要他,去额外地催动生命血脉,不需要他动用气血海。
  
  在源生之体的状态下,他这具奇异的躯体,会自发地,主动地,去汲取、蚕食,能够吞没到血肉能量,去强固、修复、补充的种种力量。
  
  阴魔域外,战斗血腥而又残酷。
  
  被轰杀的魔族、冥魂族族人,还有灭星海的一些灵界异族,混血者,那尚未消失的血肉精气,仿佛受到磁铁吸扯的铁块,主动飘逝而来。
  
  源生之体,纳入这些气血,经过生命血脉的凝炼,融入心脏,汇聚到鲜血……
  
  “咚咚咚!”
  
  心脏急剧跳动着,他眯着眼,暗暗体悟。
  
  “以往,气血的传递,凝滞许多,不够流畅。以往,率先爆发的,都是蕴藏在血肉的力量。想要从心脏,从生命血脉爆发力量,还要去燃烧精血,这又缓慢一些。”
  
  “如今,念头一动,心脏中暴烈的生命能量,能在新生血脉晶链的作用下,如电般,直达四肢百骸。”
  
  “心脏,像是一枚,聚涌着浓烈气血的灵丹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许多新的发现,令聂天的眼睛,越来越亮。
  
  然后,他又等待数秒,发现那道青色血气在源生之体呈现之后,新凝炼的血脉晶链,骤然放缓。
  
  新的血脉晶链滋生,意味着,一种全新的血脉天赋。
  
  而以往,在他的血脉进阶之后,一个血脉等阶该产生的全部血脉天赋,会在一瞬间都爆发。
  
  十阶,变得不太一样了。
  
  或许是十阶的血脉突破进阶,所需的气血太过于浩瀚夸张,不足以将一个个血脉天赋,于突破那一刻,完全地爆发呈现。
  
  “源生之体,只是第一个,后面的天赋觉醒,还需要时间。倒是,精血升华这个以前的天赋,唔,五千滴!”
  
  他忍不住轻喝。
  
  精血升华这个血脉天赋,是随着血脉的进阶,一直稳步提升的。
  
  七阶时,精血升华凝炼的精血,总额五十滴,八阶时,三百滴,九阶,为一千滴。
  
  如今十阶,他体悟了一下,发现极限达到五千滴,暴涨五倍!
  
  五倍的精血总额,意味着他能储备的血肉精华总额,涨了五倍,而且他还有预感,这依然不是极限。
  
  只要想到生命血脉的源头,那生命血海内无数的血滴子,他就知道,他以后还能提升。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他还在参悟出源生之体奥妙时,大长老莫珩,厉声喝道:“你在发什么呆!”
  
  锐骨大尊,如蝎子般,白骨深深的尾巴,如布满刀刺的巨蟒,凶狠地抽打过来!
  
  嗤嗤!
  
  星空突显道道裂纹,恐怖的死亡能量,从那尾巴中溅射而出,使得附近几个灭星海的阴灵教教徒,突然嗷嚎着,爆为一团血雾。
  
  聂天顿时反应过来。
  
  浓郁的血肉精气,顺着一条条血脉晶链,涌入筋脉。
  
  轰!
  
  一层青红色的血之光幕,如血膜,陡然生成。
  
  “生命血盾!”
  
  血膜形成的那一霎,他身形一震,瞬间明白这是在源生之体产生后,附带的防御结界。
  
  青红色的生命血盾,柔如棉,却韧性十足。
  
  蓬!
  
  锐骨大尊的巨尾,抽打在生命血盾之上,血盾爆出无穷血芒,和锐骨大尊寄予上的死亡能量,疯狂地冲击在一块儿。
  
  聂天闷哼一声,惊诧地发现,生命血盾竟然没有爆碎。
  
  他所损失的,只是霎那间,数十滴生命精血,被一下蒸发掉。
  
  “生命血盾,消耗的力量,为生命精血!”他顿时醒悟,“只要对方的力量,没有达到能碾压我,远远超过我的地步,生命血盾就能发挥作用。在源生之体,在生命精血的燃烧下,能抵御住极强的攻击!”
  
  一念至此,他立即振奋起来。
  
  在锐骨大尊,一脸惊愕时,他轰然射出。
  
  生命血盾撤销,他以九千七百米的源生之体,突然闯入到锐骨大尊的死亡气血中,手中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以开天的架势,劈砍了过去。
  
  “哧啦!”
  
  一道血之长河,划了出来,将锐骨大尊的死亡气血,都给截断。
  
  狂暴巨兽的骨头,先以裂域,破开锐骨大尊的死亡结界,再扎向他的腰骨,令其陡然尖啸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