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白骨族长

  呼啦!
  
  狂暴巨兽的那截骨头,虚空划动,炽烈的赤红电芒,被火焰裹着,斩到锐骨大尊的锋锐尾巴。
  
  火光迸射!
  
  墟界战力排名第五的锐骨大尊,那布满倒刺,蕴满死亡精光的尾巴,有一根根尖刺炸裂。
  
  锐骨大尊痛呼一声。
  
  一座灰褐色,枯骨搭建的坟墓,被锐骨大尊从一艘白骨战舰内召唤出来。
  
  “灰墓!”
  
  锐骨大尊怒吼,团团灰白色的死亡能量,从灰墓中漂浮出来。
  
  灰墓的枯骨,喀喀脆响,突然爆开。
  
  搭建灰墓的枯骨,成为利刃、骨矛,缭绕着死亡精华,绽放出死亡力量的真谛,顷刻间化作一片骨矛海淹没聂天。
  
  噗噗噗!
  
  聂天的生命血盾,承受着暴雨般的密集攻击,那层柔韧的血膜结界,不断地凹陷下去,爆破不休。
  
  心脏处,精血一点点地被消耗着。
  
  “还好,还好……”
  
  感受着精血的燃耗,聂天并没有太多的不安,只要那生命血盾没有瞬间洞穿,就意味着还在承受范围。
  
  锐骨大尊,以白骨族的重器灰墓,制造出来的杀伤力,他也能撑住了。
  
  锐骨大尊的凌厉攻击,破不掉他的血盾,而被他掌控的狂暴巨兽骨头,则是在裂域的血脉天赋下,能轻易地刺到锐骨大尊的白骨之身。
  
  这令他,其实稍稍占据了优势。
  
  也让他,得以有闲暇观察战局。
  
  看了一下,他的脸色变阴沉了,一颗心也沉入谷底。
  
  墟界三大族的战力,实在过于恐怖,即使他分心,先前动用星落令诸多三大族的星河古舰爆炸开来,也未能彻底改变战斗的走向。
  
  炎彬、叶文翰、祖光耀,还有许多他或熟悉,或陌生的人,域灭魂消。
  
  人界这边的来客,其实也还算好。
  
  虚空灵族的族人,这么一阵子,死了七七八八了。
  
  跟随迪伦、阎魔大尊而来的,那些灭星海的邪魔外道,混血者,死伤更为惨重,有四成来人,永远丧失了再生希望。
  
  更多人,身负重伤。
  
  墟界三大族,魔族和冥魂族族人,八阶的血脉战士,数千人被杀,九阶大君,陨寂近百,十阶大尊,也有暴体而亡者。
  
  此战之惨烈,骇人听闻。
  
  他隐隐觉察出,惨死者,爆灭的气血海、神域、圣域碎片,血肉和残魂,都消逝到那绚丽通道,化作幽暗深渊这扇门,开启的祭品。
  
  “这一战,如此多的伤亡,恐怕在三大族,在乾魔大尊、彻骨大尊和摄魂大尊的筹谋和计划之内。”
  
  他强烈地生出,一切走向,都被控制的感觉。
  
  冥冥中,似有一只眼睛,漠然看着惨烈血腥的战斗,并且暗自保证,此战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  
  直到,祭品填满幽暗深渊,直到那扇门敞开了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遥远的星河某处,忽然有第三代生命古树的气息,流逸出来。
  
  聂天身形一震,茫然地看向一个区域,“你也来凑热闹了?你不是扎根于中州域了吗?”
  
  “聂天!”
  
  玄清宫俞素瑛的一声惊呼,突然引起他的注意。
  
  俞素瑛周遭,环绕着漫天的银色碎芒。
  
  那是净天神芒。
  
  可此时,漫天的净天神芒,竟被一根根消融。
  
  一并消融的,还有俞素瑛银光灿灿的神域!
  
  浓黑火炎,从一位血脉返祖后,形如蛮牛的魔族大尊鼻孔中,喷涌出来。
  
  炽烈的黑色火炎,覆盖了俞素瑛的神域,燃烧净天神芒,令玄清宫的不朽神器,都烧的熔化。
  
  魔族,黑炎大尊,高阶血脉,在墟界诸多大尊排名中,连前十都未介入。
  
  可黑炎大尊,依然是高阶大尊,这里又是阴魔星域,有浓郁的魔气可用,有乾魔大尊的一具分身在。
  
  “求救?”
  
  黑炎大尊咧开嘴狞笑,漆黑蛮牛般的魔躯,蹄足如千万斤的黑色铁锚,砸向俞素瑛,蛮魔之力!”
  
  漆黑蹄足,魔纹簇簇滋生,血脉骤然爆发。
  
  蛮力加持,火炎增幅,魔血沸腾,诸多奇奥的血之禁术,从那些魔纹中形成。
  
  黑炎大尊的蹄足,砸落下来的势头,惊人至极。
  
  俞素瑛神色惨然。
  
  呼!
  
  阴魔星域的一块陆地,星空横移,如庞大的流星,呼啸而来。
  
  黑炎大尊的蹄足,砸向失去界壁的,本被恨天大尊掌控的一方陆地。
  
  一块比离天域,小不了太多的陆地,骤然崩裂。
  
  诸多碎小的陆地块,缭绕着深黑色火炎,内部紫光明熠,向八方溅射。
  
  其中的,那块星核,同样碎裂开来。
  
  黑炎大尊冷哼一声,猛地扭头,凶狠地瞪了聂天一眼。
  
  聂天道:“看什么?”
  
  神魂念头一转,内心再次默念“星落”。
  
  然后,就见又有三块硕大的域界星辰,向黑炎大尊轰击而来,使得他疲于应付,无法集中力量,给予俞素瑛致命一击。
  
  可俞素瑛的净天神芒,还是被黑炎燃烧着,融化起来。
  
  俞素瑛的神之法相,都像是雪糕般,渐渐消融。
  
  她被迫地,恢复为本来的模样,苦涩一笑,正准备对聂天说些什么,突然一道灰白色光柱,如死神的判罚之光,当头轰落。
  
  嘭!
  
  俞素瑛的身影,净天神芒,顿时逸入那通往幽暗深渊的,绚烂光道。
  
  然后,霎那间炸裂,成为千万点银色光烁,就此消失。
  
  “俞前辈!”聂天爆吼,目眦尽赤,“彻骨大尊!”
  
  “是我。”白骨族现任族长,端坐在白骨王座,不动如山地,应对着莫珩和梵天泽两人的滔天攻势,还有精力和他讲话,“我看你,之前波澜不大,应该是死的人,和你还不够亲密。刚死的那个女人,总算是令你,稍稍激动了一些。”
  
  彻骨大尊头顶,尸骸禁地虚幻浮现,有缕缕精纯的灰白死亡能量,珠帘般垂落。
  
  这位白骨族族长,似可以从尸骸禁地内,不断地抽离死亡力量为己用。
  
  令弃下对手,两人并肩作战,对他一位攻击的莫珩和梵天泽,都有些束手无策。
  
  可莫珩和梵天泽,又知道他们必须合力,必须令彻骨大尊,不将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。
  
  不然,他对谁下手,谁就秒死。
  
  这位彻骨大尊,才是战场最强者,比那具被天煞限制的魔族族长,还要恐怖。
  
  因为,彻骨大尊降临的,乃是真身。
  
  而非乾魔大尊般的分身。
  
  “你去过尸骸禁地,趁我不备时,将那位木族族长的尸身,残存之力剥夺。”彻骨大尊森然一笑,突从端坐的白骨王座中,飞逸出成千上万的亡灵尸蛇,“我渐渐看出了,你,才是我的心腹大患。”
  
  “秦尧,我可以不在乎,天煞,也影响不了我。季苍、屈奕之类,也动不了我的根本。”
  
  “唯有你!才是我心腹大患!是我白骨族,必须要全力格杀的祸害!”
  
  成千上万的亡灵尸蛇,从白骨王座游出。
  
  梵天泽和莫珩无力拦截。
  
  亡灵尸蛇,吱吱尖啸着,无视中途战斗的任何人,直勾勾奔着聂天而来,“从此刻起,你将是我的首要目标。”
  
  锐骨大尊主动退却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