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青天神帝
哧啦!
  
  尹行天手腕旋动,青泓剑笔直地,刺向彻骨щww{][lā}
  
  青泓剑,突生变异!
  
  清澈如溪河的青泓剑,似被洗尽铅华,一抹刺目的青芒,从剑刃内迸射出来。
  
  叮!
  
  尘封数十万年的,一声剑鸣,陡然响起。
  
  青泓剑,外层的蒙蒙青色流光,隐没到剑刃。
  
  那柄青泓剑,化为一柄,由某种完整青色晶体,而锻造出来的绝世神剑。
  
  “青天神剑!”
  
  “青天神帝!”
  
  碎星古殿的莫珩,还有通天阁的梵天泽,失声惊叫。
  
  呼哧呼哧!
  
  尹行天的剑之神域,随之蜕变,忽成为一片青光灿灿的,由无数道剑芒凝结的世界,在那里竖立着一座神山。
  
  神山上,插着一柄柄剑。
  
  仔细去看,就会发现所谓的通神剑阵,一柄柄缭绕着尹行天的剑芒,都和那座神山的剑,一一对应,并一一呼应。
  
  通神剑阵的剑芒,发出欢快低鸣,如回归家乡。
  
  从那座白骨王座内,好不容易挣脱的聂天,心神震动。
  
  在他眼中,此刻的尹行天,皱着眉头,苦思冥想的样子,颇为的陌生。
  
  “青天,青天神剑,青天神帝……”
  
  他低声呢喃着,那柄青色流光收敛到剑刃的,被称呼我青泓剑的神剑,突剑意如瀑布,轰然冲向彻骨大尊。
  
  蓬!
  
  那座,刚刚在彻骨大尊的血脉之力下,再次搭建出来的白骨王座,又一次崩裂解体。
  
  白骨王座,重新散架,成为一根根枯骨。
  
  枯骨中,刻印着的死亡阵列,都被青色的剑芒,尖啸着划的断层。
  
  彻骨大尊的眼珠子,首先浮现的,竟然是敬重,而无畏惧和愤怒,“你是何人?在人族的历史上,你绝非等闲之辈!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尹行天依然有效茫然,张开口,却不知说什么。
  
  可众人细看下,惊奇地发现,他眼瞳深处,似有数不尽的记忆光烁,正在炸裂,一段段遥远逝去的记忆,正在和他的灵魂融合。
  
  “青天老祖!”
  
  有通天阁的圣域炼气士,霍然大叫,“您,就是通神剑阵的缔造者,我通天阁历史上,那位最为著名的剑神——青天神帝啊!”
  
  “青天神帝,通天阁,那位惊才绝艳者!”
  
  “定然就是他!传说中,青天神帝乃通天阁古往今来,修行速度最快捷者。哦,不止是在通天阁,在人族历史上,都是如此!”
  
  “青天神帝,五百年时间,以剑入道,达神域后期!”
  
  “但,青天神帝如此快捷的修行速度,导致根基极其不稳固!他踏入神域后期不久,居然尝试着,想要更进一步,结果爆灭而亡。据通天阁的消息,他魂飞魄散,连转世重修的机会都没了啊。”
  
  “通神剑阵,就是在他的大智慧下,在通天阁被布置出雏形。然后,历经通天阁一代代的完善,才有此气象。”
  
  “难怪,难怪尹行天一跨入神域,立即引来通神剑阵的呼应!”
  
  “尹行天,被带入流云剑宗修行,每一次的境界,都将基石打磨到极致。在流云剑宗,尹行天是修行最慢,可也是最稳者。他,卡在圣域后期,卡的差点寿龄将至,都没有胆量,没有勇气去破境。”
  
  “他这么做,定然是青天神帝上一世遗留的意志,始终在影响他!”
  
  “上一世的根基不足,令他抱憾终身,所以才会在这一世,以相反的方式修行,每一步都无比稳固,没有一点破绽啊!”
  
  “难怪,难怪他的境界,能突然暴涨。一定是在强大的压力下,他那被封禁的意识,被一一激发唤醒。”
  
  “对剑道的认知,上一世的他,几乎就走到极致。这一世,又浸没了那么多年,如此积累,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,我人族都没有例外啊!”
  
  众人瞪着这一世的尹行天,上一世的青天神帝,振奋地议论着。
  
  “我……”尹行天抬头,眸中再没有青色光烁炸裂,“我醒了。”
  
  呼!
  
  刹那间,尹行天就逾越虚空,站到彻骨大尊前方。
  
  咻咻咻!
  
  冲天的剑意,从他的青天神域轰然而出,导致环绕在彻骨大尊周边,暗中潜隐着的,一条条的亡灵尸蛇,纷纷暴死。
  
  彻骨大尊眼瞳绽放的光芒,满是凝重。
  
  在这一刻,他知道一个真正能威胁他,势均力敌的对手,终于算是出现了。
  
  执掌通神剑阵,境界稳固增长,气势狂飙的尹行天,就是那个人。
  
  喀嚓!
  
  一截截枯骨,晃荡着,相互碰撞。
  
  被尹行天剑意绞杀的,条条亡灵尸蛇,由他的死亡意识牵引扭结着,再次复生。
  
  哐当一声,散架的白骨王座,又组合起来,处于他脚下。
  
  下一刻,尹行天和青天神域,就和彻骨大尊的死亡国度,交集在一块儿,两个完全不同的天地,似突然尝试着融合冲突。
  
  尹行天的青天神域,千万的剑芒,灵动的剑意有了意识,和那深埋在白骨王座的死亡国度,一缕缕的死亡精光,发起了战斗。
  
  两人所在星空,一条条全新的空间缝隙,硬生生滋生出来。
  
  阴魔星域的虚空,已承载不了他们的恐怖力量,原先存在着的封禁,就在两人开战的那一霎,就宣告失效。
  
  感受最明显,最敏锐者,就是裴琦琦。
  
  咻的一声,裴琦琦在愣神的聂天身旁出现,以界宇棱晶的穿梭之力,将聂天那具源生之体,都带离尹行天和彻骨大尊交战地。
  
  “阴魔星域的虚空封禁,已经失去了,如果现在要走,我可以……”
  
  这般说着,在她的背后,出现密密麻麻的,数不尽的空间缝隙,她仿佛将幻空山脉,那交织的空间缝隙,直接挪移而来。
  
  “我可以,带这里的人,去灭星海!”她高喝。
  
  然而,此时此刻,所有人都杀红了眼。
  
  她的呼喊,并没有引起躁动,连虚空灵族的族人,都麻木地,和眼前三大族族人,拼死战斗。
  
  “没意义了。”聂天神色阴沉,“我觉得,这场战斗注定席卷三界!逃离,并不能改变。”
  
  生命古树出现,浮陆,那头撕裂巨兽的气息,也被他感知。
  
  三界至强,都从潜隐状态走出,都在关注着幽暗深渊的开启。
  
  这是一场劫难,一次新的洗礼,弱小者,无从感知,而至强,则无法逃离。
  
  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