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万域之王 >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三界大劫!
    天生巨变,众生皆被波及。
  
      灵界,天地能量的枯竭,人界的战乱,灭星海的暴动,墟界的种族更替……
  
      许许多多,潜隐了一个一个时代,数千年,数万年,本以为早已陨寂者,都如蛰伏的凶兽,一一醒转。
  
      此乃大劫将至的征兆!
  
      灭星海那边,所说的新时代将要开启,流传于灵界的末日传说,诸多臆想邪说,似都在逐渐上演。
  
      “灭星海那边,不用去了。”聂天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如果,我没有猜错,灭星海一样发生着惨烈的战争。乾魔大尊的本体,还没有显露,摄魂大尊和千魂大尊,也不知所踪。我总觉得,灭星海未必就会比我们眼前的危机小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或许,一切的谜底,都会在幽暗深渊内揭晓。”
  
      “幽暗深渊?”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突然间,被天煞纠缠着的那尊恐怖魔影,陡然气势如虹。
  
      “嘿!”
  
      乾魔大尊大笑。
  
      有几个之前聂天以星落,都未被牵扯的域界星辰,居然被那一尊恐怖魔影,伸出大手,将涌动的魔气,搓为一枚枚紫色光球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那几个魔气丧失,星核碎灭的域界星辰,震动着,崩塌解体。
  
      一枚枚紫色光球,魔光璀璨至极,一滴滴紫色精血,从光球中浮现。
  
      旋即,就见那些紫色光球,内部多出密集的赤红血线。
  
      赤红血线,在光球中凝结,化作一个个光头,**着上半身,肌肉暗红的强壮老者。
  
      老者**的上半身,有诸多血光如电迸射。
  
      那赫然就是天煞。
  
      分化万千的天煞,似被一枚枚紫色光球,暂时收入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雪魔,他这具分身的力量,正在持续增强。”天煞之音,从每一枚紫色光球传来,“我一人的力量,快要撑不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和魔族的恨天大尊,交战的雪魔,神色一变。
  
      便在此刻,那尊恐怖魔影,瞪着鎏金凤凰迪伦,灿然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嗷!”
  
      展翅翱翔,金色羽翼挥舞时,划出灿然金色火焰的迪伦,突然尖啸。
  
      森屠大尊的魔云戟,立即刺来。
  
      迪伦的金色眼瞳,猛地爆炸,有一簇黑色光团,从他眼内挣脱。
  
      “魔灵咒。”
  
      那一尊,乾魔大尊化作的恐怖魔影,沉声喝道。
  
      “凤凰血脉,涅??,再生!”
  
      迪伦的凤凰之身,突化作一片金色火海。
  
      他的筋骨、羽毛、血液,在金色火海中,以惊人速度重新生长出来。
  
      他和森屠大尊一战,经受的很多伤势,在重生时,仿佛痊愈了。
  
      可他的灵魂意识,他的血脉,经过这次重生,似有了不可治愈的伤势。
  
      古兽族,凤凰血脉,有涅??重生的天赋,可涅??重生并不是无限的,每次涅??重生,都会带来永久的伤痕,永不能恢复。
  
      呼!呼呼!
  
      金色火海中,那一簇簇黑色光团,被燃烧殆尽。
  
      那是,乾魔大尊施加的,不知何时在他血脉扎根的,一种恐怖的咒术魔灵咒。
  
      此咒术,以乾魔大尊的一滴精血,一缕魂念,诡异地形成。
  
      此咒,能在无声无息间释放,在浑然不觉时,突然爆发出来,湮灭魂魄,爆灭血肉躯体,令敌人万劫不复。
  
      乾魔大尊引发了魔灵咒,迪伦自知唯有凤凰血脉的涅??,唯有死亡,再重生一次,才能避过,就果断地发动了。
  
      魔灵咒,被燃烧殆尽。
  
      迪伦,新展现出来的凤凰之身,金色光芒暗淡许多,他的凤凰之体也明显缩小了一号。
  
      “父亲!”姜青凰发出悲鸣。
  
      “要继续于此,战斗下去吗?”裴琦琦轻喝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!”聂天重重点头,旋即就在星空中踏步,在源生之体的状态下,朝着交战最惨烈,墟界三大族族人聚集最多的区域走动。
  
      浓郁的血肉精气,自然而然地,被他吸纳。
  
      他的心脏处,先前消失的生命精血,一滴滴地,再次凝炼。
  
      “唔?”
  
  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的主魂,感受出一股股呼喊。
  
      来自于灵魂的呼喊!
  
      裴琦琦一脸惊异,看着被她的界宇棱晶开启的,一条条交织的空间缝隙。
  
      她看到,有五尊狰狞的邪神,像是从某种封禁的炼狱禁地内,慢吞吞地钻出了。
  
      那是,听命于聂天的五大邪神!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,一从空间缝隙走出,就突然膨胀。
  
      膨胀到九千多米!
  
      每一尊邪神,都持有着一样器物,每一种器物,都透出深沉、邪气滔天,浩浩冥力激荡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狂怒邪神,捧着一古朴厚重的战鼓,每敲打一下战鼓,就有漫天怒意如青色鬼火,从战鼓中飞出。
  
      嗜杀邪神,拧着一杆青色刀叉,岔子中透出的杀戮气息,将星空凿开一个洞口。
  
      那洞口,似连接无尽杀戮的深海,藏匿着最可怕的洪水猛兽。
  
      恐惧邪神的背后,多出深青色幕布,如遮蔽天日的翅膀,从中传来无穷无尽的恐惧邪念,有凄厉啸声,传递出来。
  
      那深青色的幕布,透出的气势,比阴魔幡都可怕。
  
      绝望邪神桀桀狞笑这,提着一柄魔刀。
  
      魔刀上,有一条条紫黑色溪河流淌着,河底下,仿佛有无数绝望的脸。
  
      怨恨邪神的手中,就拿着一只眼睛。
  
      一只,充满着滔天怨恨的鬼眼!
  
      “主上!”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抵达之后,搜寻到聂天,立即高喝。
  
      他们意气风发,战意滔天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身死魂消前,遗落在这一方天地的利刃重器,终于被他们一一找到。
  
      五样利刃,不仅没有锈迹斑斑,不仅没被时光侵蚀,竟然还变得,比当年更为锋锐强大!
  
      他们得到趁手利刃的那一刻,就从利刃内,再次提炼出冥力为己用。
  
      五大邪神几乎恢复到了巅峰战力!
  
      他们五位的归来,令聂天瞬间有了底气,也让在场的众多冥魂族族人,都脸色凝重,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  
      “乾魔大尊!”
  
  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聂天不再有保留,全力激发生命血脉的同时,也催动三枚灵丹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星辰、火焰、草木三大神域齐齐闪现时,他那具源生之体,被罩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再战!”
  
      ……